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第22章:艰难困苦

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 作者: 夺命书狂

十系魂力的融合与十系领域的融合,最大的区别就是,十系领域融合的过程中多了功力的融合,可易峰的十系功力原本就已经融合,所以这个多出来的过程可以忽略。

没等两位合体后期高手的攻击落下来,山洞之中的易峰就纵身飞起,一脸愤恨地看着敌人。

那老家伙听易峰如此说,明显顿了顿,随后才道:“你这是在考验我那为数不多的耐心!”

易峰最惧怕的就是五爪金龙的天赋神通,因为那将会完全封锁时空,自己就会被定格在当场,任凭敌人宰杀。于是,易峰全力鼓动剑元力,同时将十系神灵之力疯狂地灌注于斩天剑中,对着那根雕刻着五爪金龙的柱子横着斩去。

易峰一头暴汗,暗道这魔化神婴太有型了,太能耍酷了,可他却不敢将魔化神婴唤醒去训斥人家;而在远处眺望的九魅狐妖明显有点紧张,反倒是与易峰关系亲近的易可儿一点都不激动,还劝说韩烟儿不要担心。

易峰听了,肃然答道:“弟子一定不负师傅所望,早日进入金丹期。”

跟着,易峰又试着施展了几次镇天诀。现在他结出镇天诀的速度加快很多,而且镇天诀中蕴含的九系神灵之力也强大很多,直接导致镇天诀的威力比之偷袭黑甲鬼灵时强了百倍不止。那仙符速度极快,几乎是顷刻之间就追上了易峰。

原阳仙君方才也想过逃走了事,但他宗门的无数弟子恐怕就会因此受到牵连,仙帝的怒火,可不是那些弟子能够承受的。

可宝贝终究是宝贝,既然得到了,焉有弃之的道理。

凌灵软中带硬的话语,让易峰很是不爽,他道:“满意的交待?呵呵,我对此事最满意的想法便是结果了你那嚣张而又愚蠢的侄儿!”

易峰感觉到身后有劲风袭来,当即一掌拍了过去。

“呵呵,那就不是我该考虑的了,我只想继续活命,至于她能不能理解,就是她应该考虑的了。”易峰笑着截住了斩天的话语,斩天也瞬时默然无声。

此时,易峰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便是点了点头对那女子说道:“你若能救我,我肯定会如实相告。”

易峰的进度飞快,但是不常在飞庐山出现,认识他的人,两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易峰尝试着穿越星河一次,易峰的速度不如那女子,那女子带着易峰却也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到达最近的一颗星球。当然,一年的时间对于神界大多数修士而言,都不算什么,很多天神想要从一颗星球到达另外一颗星球至少都得十年,当然,若是能有一件强大的飞行法宝也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没等易峰多看几眼,那大个子怪物也冲进了大殿,身后却没有跟来无数鬼头。

对于此,斩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在斩天强大神识的窥测下,却是发现,这极品仙剑似乎也已经认主,而且主人还应是一位魂力修为高深的仙帝。

等麒炎在伤愈后调息了一段时间后,易峰取出了那颗可以提升魂力的极品神丹,同样是让冷依依先服用下去,随即是麒炎帮助她将药力引入识海,缓缓地壮大着冷依依的魂力修为。说是缓缓的,实际上那魂力进步的速度却是令人咂舌,几乎是只用了一盏茶的工夫,冷依依的魂力就直接越过了神人级而进入了大神级。

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易峰心中,灭天印与遮天旗若是去了别的时空,那将会如何寻觅?寰宇空间无数,想要在其中找出两件法宝,简直比凡人在大海里捞针还困难。

任谁也无法相信,本来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两宗高手,竟会如此陨落。

漫天的鬼头无法阻拦黑水玄蛇,甚至不能让其速度降低一丝一毫,而血灵镜的血色剑光却是直接被黑水玄蛇无视,剑光击打在它身上只能冒出宛如金石交击一般的火星。

那是时空的限制力,乃是宇宙之中最为强大的一种能量之一,斩天剑居然可以撼动它,说明斩天剑的诅咒被破解后,其威势绝对又提高了很多。

那银色巨剑轻轻颤动,而那烟雾也是缓缓凝聚……

易峰心中冷笑,现在的他,可不是普通的融合期修士,不仅身体强健,而且内力充盈,稍稍让真元力在身上流转,便不惧狂风肆虐。但是,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他,还是不敢表现的太过镇定,装模作样地扭动着身子,口中还时不时发出阵阵惊呼,以示自己对于高速飞行的不适之感是那么的强烈。

在前方,肉眼看不太远,但耳朵里却传来了咔咔的声音。

这头骨龙也没有攻击易峰,不过它那两个眼窟窿里的幽火却跳动的更加旺盛。

易峰此时忽然明白过来,那些强大的修士之所以来此,似乎其中的目标,必定有吸收炼化这种绿色幽火来壮大精神力。

“她现在就在这个星球上吗?”易峰跟着继续问道。要不了多久就要冒险了,易峰可不是对那女子有什么想法,而是要弄清楚情况而已。美丽的女子,易峰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了,岂有会为未曾谋面的女子动心的道理。

那朱雀也没有任凭易峰主动攻击,它在一声清越的凤鸣之后,全身火焰猛然高涨,而后一道凝化成为凤凰一般的火浪扑向了易峰。

天空更显低沉,沉闷的阴气,伴随狂风肆虐。

几乎是只用了十天不到的时间,在所有二流仙门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整片海域的三流以及三流以下的仙门,全部更名康庄仙门,而易峰也将目光盯向了几个二流仙门。

唯一可做的,似乎就是将两种酒水再炼制出来一批,而后继续淬炼肉身。

一直努力炼化了一年时间,易峰才将那缕星辰真火完全融入到星辰之力中。

而在战斗还未白热化时,易峰就通知了辰震仙帝,让他带着易可儿、韩烟儿与康庄仙门弟子赶紧撤离。这么一帮高手在此拼斗,搞不好整个星球都能给爆了。

这三位超级神兽也是太过骄傲和自信了,以他们的本事,虽然在不发动天赋神通的情况下也可以独战两位帝级后期仙人,但想要破开此阵,就算是他们一起发动天赋神通都未必能够。他们应该在阵法尚未发动之际,就逃走或避开而战。

九系神灵之力没有让易峰失望,镇天诀也没有让易峰失望,那神君受仙界时空限制下,虽然瞬时结出无数法诀,但遭遇镇天诀这种逆天法诀后,依然不敌,连连被破。

数十位祖神的化身,与十几位几乎到了祖神之境的强者,这样的战力绝对恐怖,他们个个都携带着强大的法宝,几乎都是鸿蒙至宝级别,斩天剑与戮天枪虽然完成终极蜕变,成为逆天级的存在,但在如此多强者包围之下,也是被压制得死死的。

本源之力,撼天动地,乃宇宙位面之精华,其威势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跟着,在易峰目瞪口呆之下,阵法之中却是忽然多出了一个宛如魔兽森森巨口一般的黑洞。据斩天说,六合吞天阵的威力这才算是得到了真正的体现。

这个变化让易峰始料未及,也怪发现那帝君太晚了,不然他肯定早就逃走了。

从芸霜传来的一番言语中,易峰能够感受到她似乎很想离开那里,似乎有点要投靠自己的意思。

从易峰方才的表现来看,南宫雪琪可以肯定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去冒险出手,但她却不似韩烟儿那般纯白,她摇头道:“我救过他一次,也算是认识吧,不过没有太多交集。而且,他这次出手怕也是多半因为你,他应该是太担心你了。”

每一刻,都有成百上千飞禽精英被鬼头大军撕裂身躯,然后被吞噬,也同样有不少鬼头被飞禽高手搅散成为缕缕黑烟。但总体而言,因为有了魔气对灵魂的极大侵蚀作用,鬼头大军的数量一直有增无减,要不了多久,这支飞禽族前锋部队就要被彻底消灭干净。当然,两位飞禽天尊是不是能够侥幸生还,还是个未知数。

可能是因为本来就胆小,也可能是易峰威名太盛,见到易峰亲自来对付自己,那位妖族天尊感受到了十系融合领域之威,见到魔化神婴拎着魔剑出动后,竟然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就逃。

小芙更是不堪,她那雪人族的传承至宝已经被打成碎片,她自己还被虚影祖神化身拍了一掌,此时已经跌落当空,被笑萱搂住,昏迷不醒,生死不知。炼化一条星系来作为神通攻击,在这以前乃是易峰想都不敢想的。

他们一直都觉得易峰不凡,虽然易峰的修为程度与他们差别很大,但他们靠近易峰时总是会觉得心中有紧迫感。当然,这大多是因为易峰身上的混沌之力与九系神灵之力太过高级,微微透溢出的波动,自然会使得神君级高手感到压迫。

易峰交待好一切后,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取出了斩天剑。

易峰听此,不禁眼眸一亮。上次九魅狐妖离开太快,并未将这部功法详细介绍,此番易峰之所以旧事重提,实际上就是想从她口中套出点有用的话来。当然,不论如何,答应了九魅狐妖的一个条件,易峰肯定会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尽力办到的。

易峰微微有些尴尬,不过少许思量后,他还是从容不迫地回道:“许多日子不来,我很好奇大家都商量出什么破敌之计了,也好早做准备。”

确实,以梦嫣仙子的实力,在四劫散魔面前还显得有些不足。

天神其实可以忽略不计,可二百神君一起发动攻击,就算是易峰十系神灵之力防御强大,估计也会瞬时被破,就算是那女子实力非凡,估计也难以面对九位神王。

可要得到这些东西,要在那么多高手中自保,运气只是一方面,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革膺帝君自己不进去,那就必须要进入更多的自己人才行。想要进入更多的自己人,就必须要有足够的神牌数量。可饶是革膺帝君势力庞大,他自己的实力也是帝君中的佼佼者,但他到现在也只拥有一块神牌而已。

易峰刚刚经历大战,九系神灵之力虽然现在还算稳定,但纵然自己可以自保,冷依依又当如何保护呢?一旦战起,冷依依势必不能自保。

“弟妹……贤伉俪……”冷依依一头暴汗,不过她知道是革膺帝君误会了,也没有必要在此多作解释。谁让易峰刚才握她手时,被革膺帝君看了个正着呢。

“这是一只龙龟,应该有着一般仙人期的修为,也就比大乘期后期厉害一点,不过它一身能量已经完全转化,而且还有神兽血统,恐怕不好对付。”斩天解释了一句。

龙龟似乎也不着急,只是不断喷着水箭,可这水箭对易峰而言根本没有半分威胁,易峰只需要挥动斩天剑不断发出剑芒即可完全防御。

龙龟心中惊颤,嘴里喷出的水柱也顿时弱了几分,三色火焰直接就烧到了它的嘴边,而剑芒也再次击中它那没有冰甲防御的龟壳上。

任谷还未来得及庆幸逃出生天,灵识中就看到一道色彩驳杂的灵光追飞速接近自己,竟是在几息之后就与自己不到百米距离。

难怪进入这里的强者都被憋死在这里,这完全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易峰看那仙帝对自己的表情越来越暧昧,一看便知道是没安好心,头皮再次一阵发麻,当即就逃出了密室。

虽然心有余悸,可那雪人族的皇者依然向前虚踩一步,言道:“阁下实力确实不是我等能够撼动的,但这颗水灵珠关系着我雪人族未来的存亡与发展大计,我代表雪人族恳请阁下能够留下水灵珠。当然,作为回报,我们雪人族无数年来的收藏中,可以让阁下任意挑选一件。如何?”

易峰很识相地没有追问下去,肉身的伤势也基本在对话之时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丹田之中那魔化神婴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反而是越来越狂暴,此时易峰已经不得不将剑婴与星辰金丹调出丹田,悬浮在头顶上空。

然而,五万妖族大队,却是正在飞速死亡。漫天鬼头根本不怕死,冲击力十分强悍,而两万独立军又都是魔道菁华,大多都是三劫到七劫的散魔,实力更是强悍无比。

即便是有妖兽能够侥幸不死,也会因重伤而无法抵挡空间裂缝的吸力,最终还是被卷进空间裂缝,而后被空间乱流绞杀。

跟着,又一位妖皇站了出来,却是一位红甲女子,只见她束手轻轻一扬,顿时一股子赤红色火焰喷涌出来,瞬时就将天火玉净瓶喷出的三色火焰挡住,而且还逼得三色火焰不住地倒退,直到沉入天火玉净瓶中。

必须要有一件防御力极其强大的法宝才行,不然在星球外围肆虐的天煞罡风肯定要将自己撕成碎片。而让帝级高手都不敢深入这里,星球外围应该不只是各种罡风,肯定还有别的危险存在。不过,这里也是相对安全的,至少一般高手是不敢来的。

万般无奈之下,易峰虽然对禁制与阵法之道毫无兴趣,也只能耐下性子去修习。

易峰这才了然,斩天剑也瞬即出动,笔直飞向妖婴,而滔滔天火则是凝成火龙随斩天剑冲去。

而在漫天鬼头与血灵镜的攻击下,那妖婴离体的冰霜巨龙终于扛不住了,鳞甲防御力再强,也经受不住如此绵绵不断的攻击。它卖力地扭动身形,将周围的鬼头与魔焰扫开,便要唤回妖婴。

一直下潜到海底,易峰看到最后一只小怪物钻进了一个十分隐蔽的石洞之中。

而在易峰正前方不远处,则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地下洞穴,在最中央的位置,有着一块雷光电闪的大石头。此时,那一只只蝌蚪状的小怪物,正伏在那大石头上,宛如睡觉一般不动分毫,似乎是对易峰的到来也全然不知。

星辰之力果然是狂暴无比,饶是易峰的肉身品质已到中品灵器级别,也有微痛传来。

感受着那雷霆的骇人威势,易峰直觉头皮发麻,想都不想,又飞走了。

到了最后,易峰任由元婴折腾半晌,元婴却是无趣地将星辰珠放开,似乎没了兴趣。

易峰此时也来了兴致,他可以看出那火龙并不普通,其攻击绝对不弱于魔剑的威势,却无法穿透那面冰墙,可见小芙挥手之间弄出来的冰墙也不弱。

炎傲又提醒了一句,战刀登时烈焰高涨,似乎带着一股子焚天之火一般,周围的空间果然是当即破裂,浩荡的刀意汹涌如潮,席卷八方。

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那一把战刀存在,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四下里的高手无比色变,就连易峰都是眉头皱起,因为斩天剑似乎有所感应,居然在丹田之中颤动起来,若不是斩天剑中的诅咒已经破除,若不是易峰能够压制斩天剑,恐怕此时斩天剑已经飞了出去,与那战刀一绝高低。

就在易峰心思急转,思量着要如何应对之际,那三眼碧水猿却是已经开口了,他说道:“不方便说就算了,你本来就十分特别,多知道一点也可以理解,我就不去探听你的隐-私了。”

除了老树与躺椅外,院子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显得空荡荡的。不过,三眼碧水猿却是进屋子里搬出来一张椅子与几把凳子,而后示意大家都坐下。

可斩天对此支支吾吾,如何也说不清楚,似乎也不想说清楚。被易峰逼得太急,斩天只能敷衍说,由于上次融合混沌剑灵,他丢失了不少记忆。

易峰这一批人看似组成了一个团队,可却是有三条心——

果然,当易峰到了山洞的尽头,却是见到一个体型庞大的黑龙正挡在山洞中央,在其身后则是有咕咕噜噜的水声传来,阵阵魔浪蒸腾不息。

不过,血焰魔帝却没有捷足先登,不仅是因为那宝贝还未出土,还因为此时在这个星球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实力不弱的仙人,其中也有不少仙帝级别的高手,就连仙帝后期的高手都有,而易峰也遇到了老熟人,就是那革坦仙帝。

“很有可能!”斩天也不敢肯定。

易峰见此情形,没有多言,带着南宫雪琪与南宫老怪二人一道落了下去。

而且之前沙鼠妖就见识过易峰的种种神通与手段,就算是肉身不堪,只要易峰能够发出之前那么强大的攻击来,沙鼠妖自认为是不能抵挡的。

九爪紫金神龙不想如此下去,一阵嘶吼后,它全身的紫金色光芒再次大耀,鸿蒙域场居然在无数紫色剑芒的打击下再次布置出来。

四更。。求金牌。保持第一,一直至少每天四更。易峰没有表现得太过急切和欣喜,对那军官道:“我说刘队长,你这一下子找到这么多灵物,用的时间似乎有点短吧?”

这个适合自己缔结第五灵根的灵物乃是五千年期的雷参,雷系属性,生长条件极为苛刻,长到五千年期也十分不易。雷参一般都是生长在高耸入云的山峦之巅,而且要常年受到雷霆洗身。在其幼年之际,极其容易被雷霆直接炸碎;成熟之际若是不及时采摘,便会溃散一身雷力,成为稀疏平常的人参药材。

梦嫣仙子懵了,这老头看似高深无比,居然也是束手无策,而且到了最后还极不负责地直接消失。最为关键的是,斩天在消失之间所陈述的双修之法,此时却是在梦嫣仙子的脑海里不住地浮现与翻转。

此时,在易峰眼前的是一个石门。

依然没有任何异常,密室里空荡荡的,静寂得有点可怕,宛如死境。

易峰直觉意识一阵阵恍惚,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剧痛,让他意识浑噩起来。

而且,连破穹虽然只有大乘中期修为,但却是威猛远胜其父亲连坤。他继承了父亲的修炼功法,不仅可以单挑数位同期高手,而且往往都能将对手全部击杀。

所谓的战斗,也不是什么大规模的兵力入侵,也就是易峰带着六位仙君与那身怀迷神香的六位仙人兄弟而已,加上易峰也就十三人而已。

“哼!她不是你姐姐!”易峰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易峰想走,那些鬼头自然毫无办法,它们追到了洞口处也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追。

而见到上品灵剑的惊人威势后,他不禁心中一寒,连忙外放真元力护体,同时也腾起身来将自己的灵剑祭了出去。

易峰可不会冷依依与梦嫣仙子怎么想,带着大家一道跨过血兽尸体继续前进。

不过,从那些棺木之中却是流溢出了股股戾气,似有冤魂在其中痛苦呻吟。

也就如此阴煞绝地,才能诞生出血咒灵泉来,而且此处估计以前也从没有人来过,毕竟这里太怵人了,而且还有血兽与巫妖守护,不是谁都安全进来的。

也就是说,被传送的过程中,三女已经离开易峰身边,很有可能传送向了别的地方。

血焰魔帝当初也进入了神园,可最后却没了音讯。易峰在寻觅遮天旗与灭天印之际,曾将神界、仙界、修真界翻了个遍,也没有再见到血焰魔帝,现在看来多半是也陨落在神园之中了。

而问起夜统领,夜统领却是也未见过,因为凶魔被封印时,已经是很多年前了,夜统领也不过只修炼了万把年。即便是魔尊大人,恐怕也只能从记载中去辨识凶魔。

连斩天都找不到,估计来人虽然高深莫测,也必然无法找到。除非是血焰魔帝的帮手将那人质主动放出来,只怕是来人想要见到人质根本是全无可能。

可易峰刚到九魅狐妖身边,那九魅狐妖就已经飘然离开,依旧是曼曼而舞,她那轻柔的白袖却是越来越长,竟是将她的身形都隐藏起来。

黑云虽然消失了,但倒下去的骨怪却没有再爬起来,就像是再次陷入了沉寂一般。

女魔嫣然一笑,伸出纤细洁白的素手将两个玉瓶接过,道:“算你小子识相。有这两朵黑暗圣莲的收获,也不枉我与那魔女一场激斗。也幸亏你小子机灵,在我引走魔龙后知道去取这暗系灵物。不过,你也得了一朵黑暗圣莲,那条小黑龙恐怕也被你杀掉,你也算是得了应得的,此事我们算作两清。但是,我要问问你,你体内的血灵镜是从何而来?”

女魔听了易峰的解释,柳眉轻蹙,喃喃自语道:“怪不得她一直没有回去,看来是被高手重伤,连血灵镜都来不及收回,不知此时藏在何处养伤了。也该她有此一难,不然日后肯定还会有多少次不告而别。”金衣天尊此时也已经判断出十系神灵之力的强大来,知道不能如此任由对方攻击,但想要靠近对方近战,就会陷入对方那同样十分强大的领域之中,会让自己的速度受到极大限制。

易峰无法与金衣天尊拉开距离,金衣天尊依然没有用法宝,不过,金衣天尊需要一直保持高速,那么他的攻击就难以做到全力发动,并不是很势大力沉,本来一击可以破开易峰的防御罩,可现在却需要至少两次击打才行。

易峰此时方才有了悔意,暗道自己这次出手营救九魅狐妖太过冒失,自己低估了妖族天尊甚至整个神界大陆天尊的实力。

到目前,之所以神牌都聚集到了帝级后期高手手中,也是因为一般高手根本无力对其进行认主,得到了根本无用,而且还容易招来杀身之祸,却是不如拿去卖掉。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