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第78章:貌离神合

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 作者: 夺命书狂

“没有。”裴淼心睁眼说瞎话,“我没有见过他。”

“咚!成交!恭喜‘宏科’总裁曲耀阳先生成功竞拍,得到由何爵士夫人郑惠华女士捐赠出的这条宝石项链……”

曲耀阳这时候转过头来看着陆离,“你俩什么时候把证给领了?”

她果断看向一旁的于康,“在大家工作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于总。”

卧室里的尖叫和笑闹又起,直到打打嚷嚷的声音到最后,全都变成迷人的娇语。

裴淼心想不透,可似乎这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这样给败了,匆匆与曲耀阳又说了几句,才挂断电话,去孩子的房间看望两个小东西。

她……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的?而且还就这样,打了通电话过来。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面红耳赤,急喘着气慌忙去寻支点,可是胡乱抓过的小手最后只能覆在他抓/握在她胸前用力推挤的大手,或是紧紧箍在她腰间的大手上面。

“婉婉?”浑身蒸腾着热气的尤嘉轩从浴室里走出来,一边忙着用毛巾擦拭自己头上的水,一边转头去看另一边,“嘿,你又偷穿我衬衣了,厉冥皓。”“好吧!有冥皓在那陪着你我就放心了,你吃了药早点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他的话音落下,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嘴擒住她柔软的双唇。

他浸在她身下的手指开始动作,带着强烈的蛊惑气息的律动丝丝勾缠着她的神经,曲婉婉摇着头拼命想要抗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子在他的手掌里绽放——那高/潮的感觉来得又猛又烈,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就在这样不堪的情况里边,她的身体还是最真实地听从了他的召唤。

“不用,你不会扫……”

只是没想到,与曲臣羽正式注册结婚的那一天,裴淼心还是在民政局门口被匆匆赶来的曲母给拦了下来。

裴淼心的心底有丝狠狠的疼,疼完了以后又觉得自己的感受似乎好了几分,有点麻木,也有点说不出来的自嘲意味。

夏母不信,“少骗我了,你一定又沉不住气。我知道你还在介意那天的事情,可你也该晓得,曲家的人对那女人到底有多忌讳。芷柔你是我的女儿,你得学聪明点。事情还没决绝到你所无法控制的境地,那就不要把一个男人给惹毛了,有时候你得顺着他的毛摸,你知道吗?”

夏母听不下去,在旁边打岔:“所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谁也没拿把刀架子你的脖子上让你这么干!可就是因为你当年的无聊和幼稚同时害了两个本来相爱的人!如果没有你,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记得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裴淼心张了嘴挣扎半天,先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头,却到那一瞬什么都想通的时候才发得出声音,“对不起我不该留你在家里吃饭,对不起这最后的两个月还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还有,对不起……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爱你……”

“后来为了以示清白,我去医院做过一次疾病检测手术,我想就算我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他我很健康,我的身体没有问题。”

裴淼心走到门边,身后的夏芷柔还在叫嚣,甚至猛烈拍打着玻璃墙,大声嚷着:“裴淼心你等着,也不过就是七年,你把我害得好惨,我出来就会找你还的!”

再过几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走乡村,慰问山区失学儿童”大型公益活动,届时作为“青苗会”主席的梁大太太必定会带着她们一帮干事,到偏远的山村去。

她是心高气傲的姑娘,再喜欢再难受也强忍着仰高了小下巴道:“二逼青年欢乐多,你懂什么。”

也就是这瞬间,她的腰被他从身后提起,翻转之间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

曲耀阳似乎并不打算同她说话,一个仰头将杯子里的矿泉水饮尽后,才重新从架子上取过一只玻璃杯,倒了水,推到离她不远的琉璃台上。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裴淼心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黝黑的大眼睛里面满是错愕,怔怔望着身旁一副桃花相的年轻男人。

易琛边往前走边脱衣服,待到旋身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上半身的衬衫已无,露出内里线条分明、肌理明快的胸膛。

“……通常你求人都是这个态度?”他一边擦头发一边拧眉对着她轻笑。

白天她吻沈俊豪时的感觉更像是完成任务。

“嗯,先吃饭,吃完我们就谈。”

吃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抬头,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哦,对了,因为你太长时间没有回来,所以我都忘记了你最不喜欢吃素,尤其是素到一点荤腥都找不见的菜。可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只想炒这两个菜。”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曲母几乎使劲了全力也没能将曲耀阳拽住裴淼心的手给松开,正在着急,到是裴淼心扯了扯唇角道:“大哥,放手吧!周围这么多人,咱们……咱们总得做人的不是?”

裴淼心也是一怔,直愣愣望着面前的男人,难道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别的小插曲吗?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

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

曲耀阳说完话后揽过裴淼心便旋身进了屋,独留万晓柔一个人在走廊上站着。

“你怎么能打夫人……”

卧室里,裴淼心早改了先前的一脸悲戚,赶忙抓住曲耀阳道:“大叔,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臣羽,我现在也一样开心,有你,有芽芽,还有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裴淼心再要接话,曲臣羽的手提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可让裴淼心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聂皖瑜,竟然没过几日就跑到了她的公司里头。那时候她正开完了会从会议室里出来,刚刚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正坐在会客沙发上冲自己微笑的小女孩。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曲耀阳从西装内袋里摸出支票,一边写一边问弟弟:“那车得多少钱啊?”

可是刚刚那些愤怒的话里头,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起了爱情……

先前还在吃东西的洛佳其实早就发现了小街对面的男人,她虽然从未亲眼见过曲耀阳本人,可是干了公关这行这么多年,她还是能从大大小小的蛛丝马迹判断,那位就是在跟裴淼心打电话的男人。

可是,当年他既然没有回来,那这许多年,他去了哪里?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此刻说这话到底有多暧昧啊?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其实……其实在进hr之前我与曲总您也在几次聚会上见过,我外公是‘荣瑞投资’的总经理,您之前与我外公有过生意往来,咱们还一起吃过饭的。”

曲臣羽说着,竟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弄得拿着酒杯的曲耀阳都是一怔,望着他在夜色里愈发朦胧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

夏芷柔见他没有回答,正要开始着急,曲耀阳正好在这当口抬起头来正对上她道:“芷柔,其实你还爱我吗?”

她跟他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了,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却能以着彼此都熟悉的方式轻易挑开各自心底尘封的一切。

“喂……”

“嘉轩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他是已经有工作了,他自己开了工作室,现在正在写程序编软件。”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裴淼心着急起身准备下楼开门,却叫苏晓一拉,说:“你跑什么?这事儿还挨不着你什么,搁这坐着。”又对其余姐妹一喝,“同志们,上!咱曲二少早就富得流油了,就算榨不出什么钱来,酒庄跟餐馆也得榨他几个!”

一群小姐妹叽叽喳喳要往楼下冲了,裴淼心赶忙在楼梯口将她们拉住,“你们悠着点,他刚刚才卖了国外的几个酒庄,把事业挪回国内来,而且他的腿脚不好,现在走路还有些不太稳当,你们别把他给弄着了。”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裴淼心穿着大件的熊猫t恤睡裙站在那里,半开放式的厨房门前望他,他也回头,轻咳两声看她打开冰箱拿出水壶为自己倒了下半杯水,然后就当没看见他似的转身又打算进屋去睡。

她拿着筷子在小锅里搅了一下,曲耀阳见她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自己起身去开冰箱,却还是被她先一步挡在了那里。

夏之韵单手捂着脸颊,侧转过头来望着母亲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模样当真是恨到了极点,“好啊!你打啊!反正你早就想打我了,姐姐现在修成正果,她让你吃好的住好的所以你什么都疼她,什么都扁我,你早就看不起我了!”

夏芷柔被一吓,慌忙向后退开了数步,“那东西怎么能吃啊!谁疯了才会要去吃那种东西!”

她悄悄地伸出自己的小舌试探着汲取更多的温暖与关怀,他的舌头便在这时候挑开她的双唇,带着烫热无比的灵魂攻占她口腔里所有的蜜甜,仿佛不在这一刻夺取她所有的呼吸便不罢休。

曲耀阳将车位甩进停车位后解开系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这才打开车门,盘算着一会去到她的门前,应该说些什么。

两个人在厨房里说话的时候,陈妈急急忙忙奔了进来,“三、三少爷找到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是么,我从前是那个样子的?”

那么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他低头微眯着不太看得清楚的眼睛朝一旁的垃圾桶走,在垃圾桶的盖顶上将烟蒂摁熄之后才回头,换一张温柔的好好先生的脸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后来怀疑的情绪又转为愤怒,他想,她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陪她上/床,所以,她不需要他了。

吴曦媛点了点头打岔:“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哪家企业遭到了‘摩士集团’的狙击,那不管你是什么家族企业或者百年老店,到最后都只得一个结果——就是被拆得支离破碎。”

这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再是春天,也正是头顶太阳暴晒的时候。

整整十年。

曲臣羽就势也在他旁边的梯级上坐下,“最近国家调控,房地产受到打压,是挺难做的,我听你秘书说了,今晚……不对,是昨晚,昨晚你约了吃饭的都是国土的一些老领导,有时候跟这些政府官员打交道套消息就是麻烦得不得了,不管什么事情先上酒桌,把你灌醉了再谈接下来的问题。”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甚至是,他触在她肩上的大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是知道这段大哥和聂皖瑜之间的所有纠葛的,而她也知道,大哥最近一直都在动用北京的关系,尽可能地想办法去制约聂家。可是北京那边回来的消息都称,这聂家在京里的关系早是根深蒂固了的东西。除却聂家,还有一个更大更有权威的家族是这个家族的姻亲。

可是这下,聂家的人哪里肯依,尤其是聂母,对着女儿轻吼:“是不是那女人把你推下楼梯的?是不是,皖瑜你快告诉妈妈啊!呜呜呜……”“曲总那样的老板不是谁都可以成为,之前他吞并‘y珠宝’的时候,就是情面不留,开了当年的很多老臣子,也经历过集体罢工各种事情,一般人处理不好,早就引发了公共危机,不过最终所有事情还是被他镇压了下去。”

曲耀阳冷脸看着她和她面前的东西,呼吸愈沉了几分,“这些东西哪来的?”

上了楼就掏钥匙开门。他负手而立,看她低头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了半天,似乎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她用力推了他一把,“要你管!我现在生病了,我要回家!”

苏晓着意要与那狱警争吵,狱警正要发飙,裴淼心赶忙对着电话里叫:“苏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们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如果你跟我说你喜欢臣羽,我一定不会跟你争的!”

苏晓连番冷笑着道:“晚了,已经晚了,反正他现在都已不在这世上了,就算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全部都晚了……你不是问我咱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我们就像排排站队的人,你一副心思只盯着站在前面的曲耀阳,永远看不见始终陪在你身后的臣羽!可是我呢?我就站在臣羽的身后,亲眼看着他为你所有的付出和默默忍受,你让我如何能够平静!”

说完了后,内室的铁门在两个人之间合上,也同一时间,合上了这段友情。

过了很久之后曲耀阳才道:“我知道你还在介意臣羽的事,觉得现在和我在一起会有罪恶感,心里不痛快。”

“芽芽!”已经坐到沙发跟前的曲市长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立时就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示意她赶紧到自己的跟前来坐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