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第90章:卖友求荣

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 作者: 夺命书狂

倒是这消息传偏了京师,读书人们沸沸汤汤起来,不少人为欧阳志三人惋惜,更对方继藩这等以折腾读书人为乐的事而为之愤慨。

方继藩掐指一算:“时间还来得及,要好好用功。”

那宦官先听方继藩质疑金腰带的成色,又听方景隆在研究皇帝老子是不是脑子有恙的问题,吓得脸都绿了,起身就走,仿佛这方家有瘟疫一般。

王金元依旧还跪在地上,已经泪流满面,做了一辈子买卖,自以为聪明,原以为还狠狠的从方继藩身上大赚了一笔,不料人家转手就是十倍的利差,而自己……错过了一笔多大的机会啊。

乌木这样卖,哪里卖得出去,这是疯了。

“臣子是方继藩。”

小丫头吓得俏脸微微不自然:“日……日上三竿了。”

不对,什么叫做家教不严,放浪不羁……难道哥们的恶名,都已经传到了皇帝老子的耳朵里去了?

其实,就算乌木价格没有暴涨,那也不打紧,乌木毕竟在这个时代也是珍奇,也不会亏:“早说嘛,待会儿你和刘账房出去,采买一点家什回来,银子要省着点花,有多便宜买多便宜,少爷要攒钱,办大事!”

方景隆依旧大笑着道:“卖地而已,哈哈,卖个几十亩不算什么,随便卖,没银子就和爹说,往后哪……”

方继藩便觉得自己牙痒痒的,这是黄世仁啊,有这样糟践人的吗?别的事方继藩可以不管,装自己的败家大少爷,可这等事,他就看不过。

刘卿家便是当朝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他坐在弘治天子左手的位置,是个相貌有些丑陋的老人,此刻他朝朱厚照颔首点了点头。

见这大夫美滋滋的走了,方继藩才松了口气。

他一摸额头,疼的龇牙,这家伙下手还真是狠,以至茶盏碎裂,有碎瓷嵌入了额上的皮肉,他摸了额头的手湿漉漉的全是血,他发出嘶吼:“来人,来人,将他绑了,绑了!”

或许……这小子也没有想象中这般不堪吧,是不是以讹传讹,有人夸大其词了?

宦官哭笑不得的道:“据说……据说是被他儿子气昏了,南和伯在外征战,其子方继藩,却将方家的田产兜售一空,这还不止呢,连家中的瓶瓶罐罐都卖了个干净,陛下,这是崽卖爷田,按寻常百姓家的说法,是败家子啊。不只如此,他还将得来的银子,俱都去买了乌木,南和伯听了这噩耗,怒极攻心,还听说,不但把祖产卖了,连祖传的………”

三人抿着唇,闷不做声。

自己之所以失败,却是因为疯狂的生产,造成了价格的紊乱,从而极有可能破坏整个渠道商的定价体系;裁撤掉了周文英,使作坊和渠道商的关系无法进行维护。

他太熟悉杀猪匠的手法了,杀之前,先给猪吃一顿好的,放放风,让它娱乐一下,然后捆绑起来,一刀封喉,放血。

陈彤孤零零的跪在此,如遭雷击。

弘治皇帝却突然又平静的道:“近来可有看书?”

朱厚照跪在地方,方继藩只咳嗽一声,这朱厚照不必看报表,也知道发生什么了。只是此时,却不知该喜该忧,因为朱厚照发现……好像……无论最后的结果,自己都可能成为倒霉的那个人。

眼下的问题,不过是找销路而已。

“所以……老夫先订三千瓶,且先试试水,走一步看一步。”

…………

杨霞身躯一震,现在新军的武官,十之八九,都是勇士营里出来的,赵津他当然认得,至于这抄袭的往事……咳咳……确实有一些遗憾。

杨霞哪里还敢站着,忙是激动的跪下:“卑下接旨。”

正德殿里。

两道旁,则是数不清的楚国文武官员,一个个拜倒在地,他们匍匐着,一声不吭。

这句话中,还有不少的讯息,譬如陈凯之要命人要杨义的尸骨送回乡中,杨义的家乡,是在楚国,如何护送回去呢?唯一的可能,就是和陈军一道,护送回去,也即是说,接下来,该是开疆拓土,灭亡楚国;至于召其子入京,料来会有大量的赏赐,甚至会敕封爵位,为的,也是要让楚人们效仿杨义。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若说不紧张,这是骗人的,因为那中军大帐中,乃是他们大楚的皇帝,是延续了数百年社稷的真命天子啊。

不过,他们显然有些不甘,随即又驻足,火光映照着一张张的脸,这些脸上,既有惶恐,又有紧张,还有愤恨,世上再没有任何的情绪,来形容这一个个复杂的脸了。

无数刀剑铿锵出鞘,哗啦啦的刀剑在月色下,锋芒毕露。

空气中,到处都是箭矢破空的声音,无数的人群相互推挤着,拼了命的朝着目标开始冲杀,无数人被箭射中,被刀砍中,有人直接被身边的人推搡,踉跄着倒地,却也很快被身后无数的人流疯狂的践踏。

什么猛将如云,什么士卒彪悍。

这一个个衣衫褴褛的人,看着这满目疮痍,一个个百感交集。

项正一屁股瘫坐在椅上,随即……冷笑:“呵……呵呵……他陈凯之,也太高看自己了,他们……先是在关外与胡人作战,此后,又千里奔袭,不错,不错了……”他眼睛像是放光,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接着激动的道:“不错,他们远道而来,是疲兵,而我们以逸待劳,朕这里,还有数十万大军,越军,也会源源不断的前来驰援,这陈凯之,何惧之有,有何惧之有?他想来吓唬朕,可是他吓的到吗?他吓不到!我们大楚上下,猛将如云,士卒悍不畏死,陈人算什么?哈哈……今次,就是要击败陈军,让他们知道,我们楚军的厉害,要传令下去,告诫三军,预备和陈军决一死战,死战到底!”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吴燕沉默了片刻:“陛下所虑甚是,是臣……糊涂。”

这支浩浩荡荡,却又士气低落的队伍,各营之间,齐头并进,毕竟这儿是一览无余的原野,而为首的先锋营指挥朱寿,却冲在最前。

次日一早,各营集结,数万具尸骨,在辅兵们一夜的忙碌之下,俱都下葬,他们所葬之处,实在简陋,现在天气渐渐炎热,也不可能将这数万尸骨送回关内,因此,翰林官宣读了陈凯之的圣旨,将在此修建驰道,建立陵园以及寺庙,此处为定西陵,规格与皇陵同等,不日将派遣大量匠人在此营造。

楚国起兵,袭击了江陵,在侵吞了江陵之后,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北上,跨越了襄水,兵锋直指关中,跃跃欲试着,甚至妄图攻略关东之地。

他沉默了片刻,又道:“立即给洛阳传书,让户部要在一个月之内,拟定一个方略,大陈要鼓励商贾在大漠之中牧马,这里有广阔的草原,现在已没有了多少胡人,商贾们可以以牧场的模式,圈占土地,招募流民,所有迁徙的人口,朝廷都需予以一些奖励,甚至,可以允许他们出关之后,购置火器进行自卫,从前的时候,即便击溃了胡人,可过了数十年,等到胡人又重新繁衍起来,他们又会成为关内的大害,可这样的情况,从今日起,再不能发生了,胡人可以牧马,我们汉人也可以牧马。胡人可以骑射,汉人也可以骑射。将来,关内对牛马的需求,只需不断的增长,那些士绅们,不是抱怨着大量的佃农不肯种地,宁肯去工坊吗,那就让他们购置牛马代替人力吧。”

耳畔,依旧还是喊杀,可喊杀的声音,显然越来越少,甚至,许多的喊杀,开始离自己远去。

“那狗娘养的胡人大汗,被围了,原是准备将这狗娘养的东西剁碎了,谁晓得此人……竟是如狗一般的跪在了地上,哀嚎着乞求活命,这才将他生擒,哼,早该将他剁碎了。”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天上的乌云在翻滚之后,终于一道霹雳落下,那天穹处,电光如银蛇一般一闪,随即雷声滚滚,瓢泼的大雨,便淅沥沥的落下来。

而身边的汉军,已是越来越少了,第一大队的后备队,早已折损过半。

第九营上下九千余人,早已枕戈待旦,一声令下,尤其是陈凯之命人打起了龙旗,随即浩浩荡荡,朝着缺口处急行。

新兵们这才手忙脚乱起来,这预备的口令,是战前的准备,也就是最后检查一遍弹药是否上膛,以及进行瞄准。

只是此时,这样的吼声,已是没有意义了,这受伤的士兵,只能保佑在壕沟中来回逡巡的军医恰好来此,将他拖到附近的急救壕洞里去。

而操练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了,今日居然出奇的,开始取消了平时风雨不改的操练,而是……进行了文课。

欢声雷动,何秀的哀告,早被这铺天盖地的欢呼所淹没,没有人理会他,甚至连眼睛都不屑看他一眼。

而且……陈军强大又如何,在六十万胡人铁骑和数十万西凉大军面前,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苏叶叹了口气:“老臣在西凉,也算是侍奉了几代西凉皇帝了,国师弄权的时候,老夫已经入了内阁,可是却不敢有什么作为,满心想着要明哲保身,说来既惭愧,又是感慨,这些年来,老臣这内阁学士,形同于傀儡,原本以为,只要耐心等待,国师迟早会自受其害,可谁知道,这国师竟是擅自做了主张,勾结了胡人,竟还命西凉天子拜了胡人为父,自称儿臣。”

陈凯之骤然恍然大悟,这才是毒计啊。

以往奏报任何事,大抵都是杀敌多少,如何如何。

陈凯之笑了笑:“这是因为,在胡人的内部,有人指点他们,让他们尽力的忍耐,胡人便如一群狼,他们早已饥饿难当,只恨不得立即冲上来,咬住我们的脖子。可是……在他们的背后,却有一根缰绳,使他们无法动弹。如果不出朕所料,定是在那胡人大汗身边,有个汉人,暗中为这胡人大汗筹谋,因此这大汗才下了严令,约束住了这些胡人。”

自然,除了不安,最重要的是愤怒,胡人们似乎也想趁夜偷袭,谁料一群人靠近了汉军的营地,顿时哨声大作,随即,有人朝天开铳,一种奇怪的子弹飞向天穹,照射出亮光,而接着,迎接他们的,便是枕戈待旦的汉军。

这一战规模不大,而且时间也不长,战果自然也算不上丰盛,却令此前紧张的新兵们,一下子定下了心来。

当大军浩浩荡荡的穿越了门洞,两旁拜倒了乌压压的随军大臣,众人面带哀色,陈凯之却骑着马,没有去看他们,他飞马出关,看着远处黄尘滚滚,那贫瘠的土地,一直延伸至远方,看不到尽头。

陈凯之似乎并不觉得意外:“那么胡人呢?”

“各营的所有科目,都掌握的炉火纯青,卑下敢保证,全军上下,可以做到令行禁止,固然远不及勇士营老兵,却也足以与胡人一战。”

不过细细想来,似乎连陈凯之也觉得有道理,当初,他只是将后世自近代以来,新式军队的练兵方法原本照抄了遍,殊不知这等练兵方法,是自工业革命开始,在无数的战争以及操练中总结出来的最佳方法,经过了千锤百炼,几乎每一个条例,都是经过无数人的鲜血和经验方才换来的。

何况,大汗竟委以了自己足够的信任,这更是令何秀心花怒放。

赫连大汗与那赫连大松又对视一眼,似乎想要征求赫连大松的建议,赫连大松道:“大汗,他说的没有错,这火器的威力,臣弟在洛阳时也有耳闻,实在厉害。”

“胡人其实也是有备而来,这一战,百年未有,而我陈军只能以一当十,能不能胜,只看眼前了。诸位爱卿,现在这个时刻,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陈贽敬闻言,眼眸轻轻眯了眯,捋着须,神色闪烁,他对陈凯之颇为复杂,可他也很清楚,大陈,已经离不开陈凯之了,没了陈凯之,只怕又要重新分崩离析不可,赵王虽也自私,却多少对大陈皇族,有一些责任感。

这使新兵们在营中一下子感觉自己挺起胸膛了,家书里,几乎都是父老们的劝慰,无非是好好的干,某某秀才或是差人、保长说了,在这军中若是立了功,将来前程似锦。

陈凯之道:“朕也瞧出来了,蜀国天子继续进剿,只会人心向背,所以……”陈凯之笑了笑:“这个时候,该请衍圣公出场了,让他下一道学旨,号召天下各国讨胡吧,眼下,必须得让讨胡成为大义,朕已敢为天下先,就是要让某些人下不来台。除此之外,朕要昭告天下,敕王建为伏波将军,命他自汉中出兵,袭西凉南部,作为策应。”

“最了解大陈和关内各国的,也只有汉人了,这赫连大汗重用汉人,料来,也早有南下的心思,今日他遣使而来,不过是在预备决战之前,想要暗中较劲罢了。”

晏先生一说除非,陈凯之眉梢微微一挑,目光变得暗沉起来,似乎……陈凯之也察觉出了什么,竟是不自觉的接上了晏先生的话。

这个人……是赫连大汗的一步棋,这赫连大汗,想要取信各国,因此派出了自己的兄弟,其目的,便是要让各国深信,胡人对于暗中的约定,有足够的诚意,而这个赫连大松,想来也定当有足够的身份,代表大汗,对各国信誓旦旦。

要开战了。

“这天下万民,无不团结一心,与陛下一起,举我大陈一国之力,与胡决一死战,单凭这个,陛下其实就已立于不败之地了。”

他似乎并没有强烈反对,而是认为,此事应当慎重,要想办法的确定是否可行,而不是全然畏战。

现在新建立的新军,数万人已开始进行操练,已有两个月,虽然还很生疏,可武官和教官们,俱都制定了合理的方法,所以虽然很多新兵入了新军,许多技能还未熟练,可毕竟新军入营之后,操练极为苛刻,两月的时间,足够做到明令禁止,且大抵能保持队形进行射击了。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一决雌雄,而今西凉事胡,天下侧目,大陈乃中央之国,率先攘夷,如此,方可得天下人心,朕现在,颁布讨胡令,大陈各州县,俱都要做好准备,要征募大量的壮丁入新军,新军的操练,亦是要加强,各地的关隘,要加强戒备,万万不可有所疏失,钱粮的调集,弹药的补给,俱都不可荒废,从现在开始,朕要求所有牵涉到军事的工坊,加紧生产,一切生产,先满足军备,只是,此战必定靡费巨大,既是开战,便是你死我活,所以……命大陈的钱庄,发布债券,以朝廷的名义,暂先向商户和士绅借债,按利息偿还,告诉他们,若我大陈败了,国破之后,势必家亡,尔等,俱都为胡人鱼肉,钱财留之何用?若胜,来日朝廷所得的胡人牛马、钱粮,俱都用以加息偿还。”

这件事的性质,变了。

钱穆愁眉不展,似乎有些为难起来。

什么时候,你们西凉有了个爹了,而且……还特么的如此理直气壮。

钱穆随即正色道:“陛下可能还有所不知吧,我大凉皇帝,早已派遣了使者,前往西胡,遥尊西胡大可汗为父,西胡大可汗,在去岁,击溃了东胡主力,几乎一统大漠,而今,西胡大可汗英明神武,已进入了极盛之时,带甲控弦之士,有六十万;西胡大可汗,也已颁布了金册,钦定我大凉国师,为西胡国师,又命吾皇,为儿皇帝,自此之后,西凉与胡人,不分彼此,倘若陈军对我大凉稍有图谋,大可汗必定发兵,臣自知,陛下雄心万丈,可陛下若是无视西胡大可汗,而对我西凉随意开衅,是要承担后果的。”

这位挂四国相印的联合商会会长,而今手握数千万的银子,掌握着数十万人的生计,堪称位高权重,此番陈凯之册封了方氏,他这做父亲的,想来是入宫来谢恩的。

毕竟,皇后荀氏,乃是金陵荀家之后,而金陵荀家,凭借着荀氏商行,已是富可敌国,人所共知。荀氏的出身虽还差了那么一些些,可荀氏既是新贵,又曾和陈凯之有过婚约,因而大家都能够接受这位荀氏母仪天下。

可等到大家得知,此方竟是方师叔的那个方,顿时哗然。

敢情你方吾才,当真竟是……竟是早和陈凯之穿同一条裤子啊。

只好……装糊涂了。陈凯之几乎可以想象,各国君主在此时此刻,想要ri狗的心情,不免愉快起来。

如此咄咄逼人,钱穆却也只是一笑:“我大凉国师,历来仰慕陛下,也一直希望,能够和陛下结为秦晋之好,先皇帝在时,有一女,早被册为东城公主,若是陛下愿意,东城公主,可入洛阳,侍奉陛下,为陛下嫔妃。”

朝廷这几月,还算风平浪静,那一场犹如暴风骤雨的叛乱,来的快,去的自然也快,很快,人们便将这场叛乱遗忘了个干净。

慕太后越说越来劲,却怕陈凯之不耐烦,因此她翠娥扬了起来,细细观察着陈凯之,看着他认真听的样子,她便娓娓道来。

刘傲天等人听得懵里懵懂,却也只是一笑,刘傲天心里,是或多或少有一些失落感的,却还是道:“臣遵旨,不过……老臣以为,虽臣等尽力安抚,可终究还会有人不服……”

张昌等人已是魂不附体,他们似乎感觉到,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陈凯之道:“事到如今,难道你们还认为,自己可以活吗?”

这是一个垂垂老矣的人,一辈子,都在谋划和算计。

他面带凄然之色,shenyin着道:“不,不,老夫不信,在海外……”

“陛下……饶命啊……”有人磕头如捣蒜,带着哭腔道:“卑下……卑下实是受了汝南王的蛊惑,卑下万死,这汝南王……”

他一向称呼自己的家人为孩子,其中为数不少的家人,俱都是他所认得干儿子,这也是边镇节度使们的传统,毕竟在边镇,经常的战争厮杀,即便节度使们有儿子,可也经常会有孩子夭折或是战死,经常小规模的战争冲突之下,武人之间,若只是靠上下关系来维系,实是过于脆弱,想要让培养忠心耿耿之人,或是让军中的骨干牢牢控制住军队,那一般情况,便是认养儿子,刘傲天就有七十多个义子,这些人有的充作自己的护卫,在身边培养,有的已经在军镇之中成为武官,为刘傲天练兵、出征。

他恐惧的双肩微颤,瑟瑟发抖,随即,他打起了精神,咬牙切齿,他回眸,看了一眼身后茫然无措的将军们,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不怕全家死绝吗?陈凯之心狠手辣,绝不会给你们丝毫活路,事到如今,能胜即胜,不能胜,亦非胜不可。今日,不死尽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可退却,我等,无路了!”

冲锋的叛军几乎没有反应。

不只如此,很快勇士营就发现,它的准头很差,射程因为连续击发,所以不得不做出妥协,暂时没有在枪管里采用膛线,这就意味着,它的射程比之步枪要短,威力……也不及步枪。

这一门门的意大利炮,蓄势待发,而其他的勇士营士卒,也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战斗岗位,有的预备好了手弹,有的端出了火铳。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让身边的亲兵取了水壶来,他仰头喝了水,随即又高呼道:“要小心弓箭,身子尽力蜷在沙垒之后。看不出来,这些贼军,倒还称的上是训练有序,想不到啊想不到,不错,嗯……很不错,打起精神了,准备。”

若是如此……就太愚蠢了。

只是在这时,一声火铳声响起。

手弹的威力,作为指挥使,张昌曾亲自观摩过,对这手弹的威力有极直观的印象,而应付的唯一办法,就是命前队用大盾,而后队的刀牌手,一手持小盾护头,一手持刀而行。

一时之间,叛军们欢呼起来,这欢呼声,直冲云霄。

他是个谨慎的人,正因为谨慎,所以他绝不容许,事情超出他的掌控。

“陛下,该以大局为重啊,此人的母亲,乃恒国公之女,恒国公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一听到要裁撤此人,便日夜不安,认为陛下要敲打他,请陛下格外开恩,以成全君臣之情。”

而他的建议则是,陈凯之的动作太急躁了,以至于触动到了许多将军的根本利益,要知道,天下承平已久,以军功而得以升迁的人已是凤毛麟角,而绝大多数的武官,都是靠着恩荫而来,这些人,本就是高不成低不就,一旦裁撤了他们,他们靠什么为生,他们自然不满,自然心怀怨恨。

许多大臣纷纷沾了出来:“臣等附议。”

…………………………

张昌勒着马,随即拍马而行。

张昌之所以敢反,绝不只是因为汝南王许诺了诸多好处这样简单,他很清楚,这京中驻扎的诸军,早已对当今陛下心怀不满了。陈凯之的脸上,浮出莫名的讽刺之色:“你一定猜不到的是,朕居然不是和太皇太后两败俱伤。其实,朕此前陷入了一个误区,那便是,现在看来,若你是杨正,那么你一定会后悔当初和朕合作,可朕竟忘了一件事,在你的眼里,朕当初,也不过你的棋子,似你这样自以为聪明的人,是绝不会高看别人的,所以,你只认为,利用了朕,朕对付太皇太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到时,只需你反手,便可轻易将朕捏死。你甚至认为,即便是朕登基,那也不过是尔尔,因为在你的心里,早料定了朕不过是你的一个新工具,甚至,即便朕能登基,那关中杨家,也足以让朕焦头烂额,更遑论,朕今日竟可以迅速的除掉太皇太后,稳住朝廷,平定关中,甚至……到了今日,竟可以威胁到你们杨家。”

若是当真如陈凯之所言,这确实是一个好算盘,读书人围了洛阳宫,表面上是逼宫,实际上,却是制造一个口实。所谓的陷害靖王,也根本不是要让陈凯之怀疑靖王,而是要去除靖王的影响力,若是这个时候,叛军出动,伪造圣旨,口口声声,是入宫护驾,只要宫中混乱,那么,皇帝的生死,也就掌握在他们的手里了。

汝阳王若真是杨正,这种人的心理素质,定当极好,多半即便是铁证如山,也能够心平气和的抵赖的。

汝南王面上,自是看不到表情。

既然刑部昨天夜里拿住了贼,那么势必,其他的贼子一定会得到消息,然后想方设法,四散而去。

牵涉到了这么多的人,组织严密,分工各有不同,悄无声息,而要做的……竟是弑君。

吴泾是陈义兴的人,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弑君之人,一定会有巨大的利益,否则,只有疯子,才会动用这么多人手,如此费尽心机的弑君,这其中的成本和后果、代价,实在太大太大了。

说的再难听一些,倘若只是一个普通人异想天开,说想要杀死皇帝,即便他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买通别人,只怕绝大多数人也会绕路而去。

群臣之中,个个背脊发凉,他们竟感觉内心深处,俱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郑王胆子最小,尤其是经历了上一次的谋反之后,在锦衣卫中,吃了十足的苦头,虽然最终,得到了赦免,可此时,他却是噤若寒蝉,实是不愿再和乱党有什么牵连,他脸色可怕的后退,一直到自己的身子被柱子抵住,一面惊恐的道:“这是谋反,这是谋反哪,事实俱在,还能说什么,就算是现在事实还不清晰,可是先将人拿了再说,到时,锦衣卫自会还一个清白。”

“运用这些火药?”陈凯之脸色有些冷了,真是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陈凯之不禁笑了:“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用在洛阳宫,莫非要炸掉朕的宫阙吗?”

这内阁首辅大学士的当面驳斥,倒是令那诸葛平一下子不敢反驳了,倒不是他认同陈一寿,而是陈一寿的身份有些不同,若是陛下说这些,他倒可以来个仗义执言,即便陛下罢了他的官,他也依旧没什么可畏惧的,反而得了一身的清名。

他的目光,落向了陈义兴。

以往的时候,还可以靠着威信,将许多的不满压制住,可今日,读书人率先出来反对,那么此时此刻,倘若读书人们不肯散去,而朝中内外也势必有人借此事来大做文章,那么对于陈凯之而言,又该怎么办呢?

陈凯之听了,心里也不由感慨,忙是颔首点头,觉得陈一寿所说的有理。

虎贲营……

众人起身告辞。

老人叹了口气:“老夫的旧疾又犯了,昨天夜里啊,咳了一宿,直到方才,才好了一些,老夫在想,这老天爷留给老夫的时日,可不多了。”

直到这堂中的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于是纷纷响应。

陈凯之随即步入寝殿,便见慕太后已是起了,不过显然,她满腹心事,外头闹了这么大的事,张敬早已是急匆匆的跑来禀告,慕太后岂会不知,此事的严重。

陈凯之行礼,道:“以往,儿臣在这个时辰,都该来问安的,今日固然与从前不同,可是礼不可轻废,国朝以孝治天下,现在读书人们说儿臣坏了纲纪和祖宗之法,祖宗之法中,有些不该遵守的,可以商榷着废黜,可有些值得提倡的,却必须坚守,外头的事,令母后担心了,这是儿臣的错,儿臣万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