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第97章:凛若冰霜

豪门影后之天才小姐 作者: 夺命书狂

不只如此,他还刺探到了关于罗斯人的动向。

…………

方继藩一脸无语的看着弘治皇帝。

他觉得不靠谱。

弘治皇帝颔首:“嗯,朕也不知,何故突然有此神力,说来,真是奇怪啊。”

只是静默了一会,弘治皇帝终于开口了,他看向王守仁道:“王卿家,你无事吧。”

弘治皇帝的目光打量着太子,心里想,是了,太子为人如此不靠谱,极有可能这是他们炮制的。

于是,拼命的压住了怒火,弘治皇帝道:“扶朕起来。”

他已动弹不得了。

繁杂的礼仪开始。

整个大漠之中,仿佛开始流传着一个传说。

浩浩荡荡的人马,已至祭坛。

‘皇帝’坐在马车里,没有做声。

方继藩:“……”

他慢慢的坐在了地上,然后像示威似得,徐徐躺平,还张着眼,乐了:“咱要昏死过去喽,昏了,昏了,齐国公,你可要保重了,这世上没人可以帮到你,自求多福吧。”

这几日朱厚照的表情不错,让他省了不少的心。

不多时,刘瑾和王守仁便进来。

弘治皇帝颔首:“朕一切依卿安排便是了。”

清晨。

可是,怎么安排,这一场大礼呢。

方继藩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儿臣此来,还是为了战略保障局的事,这里又有一份新的章程,还请陛下过目。”

王不仕便觉得自己后脊发凉了。

这方家……就和王不仕这等妖艳贱货不一样。

“三千万两银子,我给你筹来了,其中我们方家,也有五百万两,陛下那里的股份,自不必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这四洋商行,乃是战略保障局的皮,对外,你们是做海贸,内里,却是为我大明广布耳目,银子要挣,消息也要打探,做的好,将来你的前途,自是不可限量,可若是做的不好,还给我折了本,你也别让见我了,太子那里,想来你也没办法交代,死在外头吧。”

因为人总难免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可他还是决定,没羞没躁的忍辱偷生下去。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理是……这么个理。

或许许多人对于方继藩的理解,还只是这个家伙好凶残之类的肤浅层面,可越是对经济活动的观察,王不仕对于方继藩,却深切的感受到了恐怖。

这……敢情自己是后娘养的。

…………

那近视眼镜,也才一二两银子,你这一染黑,就敢百倍的价格?

方继藩忙摇头:“这狗奴没见过大世面,若是见了陛下,只恐冲撞了圣驾,儿臣以为,还是不见的好。”

弘治皇帝也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懒得再和朱厚照计较:“都退下吧。”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观念,在农耕社会,几乎成了政治正确。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果然这做太监的,最拿手的就是这个啊。

而据说,大明内廷之中,也有西洋诸国将金刚石,当做贡品。只是,根据古书之中的记载,王文玉还没见过,质地如此通透的金刚石,这金刚石,竟是一黑一白,甚是耀眼夺目,每一个切面,都折射出不同的光晕,王文玉震惊之处在于,据闻金刚石能有一个红枣大,就已是圣品,十分稀有,可现在……他所见到的,竟是两颗鸡蛋大的金刚石。

人们啧啧称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玩法。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方继藩对王不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他沉吟着,咀嚼着王不仕的话,突然道:“这个王不仕,挺有意思。”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生活其实可以很愉快的,何必和人家,为了一丁点权力而费尽苦心去争夺呢?

人们开始越传越玄乎。

那宦官疯了似得回来禀报:“陛下,涨了,涨了,已经一两五钱银子了。”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刘瑾乃是东宫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握有特务刺探之权?

保定铁路局,正式挂牌了,开始向商贾们筹款,按银钱多少,进行入股,并且在将来,铁路修建之后,入股之人,将参与分红。

说实话,这是自己的金字招牌,也是自己最欣赏的一个。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方继藩上前来,取出了一根红绳子,道:“谨啊,干爷没什么送你的,这条红绳,是干爷从龙泉观真人那里,求来的护身符,真人亲自开过光的,你系在手上,别怕,它就像为师一样,无论在何时何地,为师都在你的身边。要坚强!”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奴婢在。”萧敬道。

苏门答腊。

只不过在这里……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现在,西班牙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无法理解,如此先进的舰队,居然会被明帝国击溃。

讨债鬼来了。

方继藩皱眉:“现在保定和通州,欠西山钱庄的银子,已有上千万两了吧,这一年下来,连本带息,就要还数十万两。”

人就是如此,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在西山医学院里,渐渐开始亲力亲为,见有的女医,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

…………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且还是都察院清流。

刘焱突觉得眼前一黑,如遭雷击。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那刘文华也忙嘶声道:“世伯,世伯,学生万死哪,学生……”

小梁……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可是……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新城的宅邸里,有人发出了咆哮。

“噗……”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方继藩倒也识趣,她来求教,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虽然这个时代,避嫌的用处不大,可至少,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

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想要将这王位追回来,可以找一个罪责,然后除掉新津郡王的爵位,这叫虢夺,这个办法是最方便的。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这粗重的呼吸之后,梁如莹和小环,俱都停止了动作,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脉搏先是极为紊乱,随着太皇太后的急促呼吸,渐渐的,又开始变得有了节奏……

这半年多来,她们上课,学习解剖,每日关注着求索期刊医学的论文,可学了……又有什么用呢?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张皇后却追问道:“你那未婚的夫婿,现在可有功名吗?”

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又在这廷议之中,当先提及刘文华。

接着,他拜倒在了殿中:“草民,见过陛下。”

刘文华拜着,叩首道:“是,草民在京中,预备今岁的恩科。”

从两炷香前开始,太皇太后便觉得突然乏力,头晕,胸闷。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虽然是太监,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到这一幕场景,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朱秀荣便将方继藩告诉她的事,说了一遍。

可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大有山雨欲来,乌云压顶,大雨倾盆之势。

他要推行节俭,要以身作则,本宫亲自率领宫中的人纺织,数月时间,亲手织出了十几匹布,指头都生茧了。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也烦躁起来。

不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山医学院,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宫中贵人,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女医们要入宫,实在有太多事需要周密的安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身为女厕所所长,啊,不,女医院医正的方继藩,这罪过,可就大了。

父亲在两个兄长的搀扶之下,早早的侯在了道旁。

突然,他疯了似得挣开了两个儿子的搀扶,跌跌撞撞的竟是要冲到道路中央来。

“是这样的,我家少爷,年纪已是不小了……这个……这个……”

“不过,说女医院是非的倒是有。”王金元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

“这……这……这毕竟堵不住人的嘴啊。”王金元苦笑道:“这么多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如此稀罕的事,嘴又长在别人口里。”

哼!

弘治皇帝淡淡道:“来人。”

弘治皇帝淡淡道:“少啰嗦,去兑换吧。”

此次开赛的,乃是少年队,是倭国的少年对新城工坊少年队,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一个倭国少年,又进一球。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弘治皇帝道:“他们只是……体力好罢了。”

嗯?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只是这念想,实在太多太多了。

“我的儿子英俊!”

天大的事,有祭祀重要,冲撞了祭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里头是什么场合,岂容闲杂人等乱闯。

儒家官员,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

“现在该怎么办?”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继续询问。

碰到了原则问题,方继藩又不傻,不是自己的罪,自己认个什么?

“也罢!”弘治皇帝一拂袖,突然,扑哧一笑:“哈哈……活着好,活着好,嗯,走吧,走吧,立即移驾奉天殿,这里的事……张卿家。”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整个太庙几乎都炸了。

第二章送到,今天整理一下剧情,明天会还回来,不会少大家的。巨舰开始回航。

方继藩拉着脸:“我爹不会死!”

方景隆的伤病,已痊愈了不少,浑身上下,又多添了无数道疤痕。

等一日的操练下来,整个人已是疲倦不堪。

张懋道:“圣旨都下来了,能有错?老夫昨日,已见驾了,陛下的意思很明白,新津郡王薨的轰轰烈烈,以身殉国,实为万古楷模,此次,陛下要率百官,亲自祭祀,这祭祀的典礼,老夫来主持,老夫主持了一辈子的祭祀,这一次,却没有怨言,一定要让你的父亲,风风光光,漂漂亮亮,就当老夫……送他一程吧。”

张懋呷了口茶,停顿了一下,方继藩道:“世伯,说完了吗?”

“就这样说了,一言为定。”方继藩丢下一句话,疾跑出去。

王不仕号,竟这样厉害。

一声令下,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而后,居然开足了马力,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

顷刻之间,三艘舰船,灰飞烟灭。

他抬头看着蓝天,无数的水手和水兵们,这一刻,都已停止了动作。

毕竟,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这艘船上。

至少……也可给登州的军民百姓,一个交代了。

说了,也没有意义。

而一切……都很完美,事情的发展,如自己想象中一般,异常的顺利。

它居然轻松的转舵,随即,快速的与战舰迎面而来。

安赫尔伯爵紧张的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大明历来自诩自己是天朝上国,哪怕是当他们睁眼看到了新的世界,可依旧,还是自傲的。

只要他们一口咬定,自己是来觐见大明皇帝,大明的各级官府,就绝不可能采取敌视的态度。

他正色道:“他们刚刚袭了登州,势必要沿着航线,穿越西洋,此次西班牙人的行动,一定照会过葡萄牙人,而葡萄牙人在西洋最近的据点是在……”

大海并不是可以漫无目的走的,它有洋流,有深水区域和浅水区域,有暗礁。

此刻,弘治皇帝的怒火,依旧还在翻腾。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