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左氏明珠 > 第100章:巢毁卵破

第100章:巢毁卵破

重生之左氏明珠 | 作者:少女很开心| 更新时间:2019-09-02

“102颗魔兽晶核,大概价值一万三四千金币,而七颗魔晶石价值00金币足有,加起来,一万五千金币左右。”林雷算出来这个数字也是一阵惊喜,只是一个杀手的包裹当中,就有这么多。

“这些作品大多空有外形,却无实质。”

“雕刻?”林雷惊讶道,“就是普鲁克斯会馆的那种石雕?”

“哦,需要注意什么?”林雷追问道。

耶鲁微笑说道:“一般的石雕作品的左下角是必须留上雕刻着的姓名或者代号的,这代表是你的作品。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石雕作品送往普鲁克斯会馆仓库的时候,必须密封起来,是为了防止在搬运过程中石雕受到损坏。密封的石雕,送到普鲁克斯会馆仓库的时候,仓库中自会有人去检查作品是否完好,并且会详细记下你的身份信息,一般三天之内,你的作品就会出现在普鲁克斯会馆普通展览大厅当中。”

“昨天的报价是625金币,我等到最后出价。”朱诺伯爵微笑着走到了这三件石雕作品旁边。

“圣都,那好啊,我从奥布莱恩帝国赶到恩斯特学院,也就在芬莱城呆上两天,许多地方都没来得及去。”雷诺连忙说道。

“你,咳,咳。”兰德捂着喉咙咳嗽几声,而后愤怒盯着林雷,“你,你竟然……”

耶鲁不由有些恼怒,可是他实力的确不如人。

“对了,林雷,我们今天下午去参加新生联谊会,你去吗?”乔治笑呵呵说道。

“啧啧,我的学生中有这么一个天才,哦,这次一年级的年级赛,我应该拿些奖金了。”特雷的脸上笑的很灿烂。而此刻进入冥想状态的林雷根本感觉不到百米外特雷的存在。距离达到二级魔法师,也过去了近一个月时间了。

“哈利,吃过晚饭了吗?”林雷也笑着回应道。

几十年,总让父亲负担费用吗?

雷诺也点头。

毕竟一个初学者要达到二级魔法师,一般是需要好几年功夫的。

“咦,林雷,你有没有发现,风系的学员中可爱的小姑娘不少啊,看,那个金发的小姑娘还对你笑呢。”德林柯沃特在林雷旁边,手舞足蹈地说道,“听那个金发小姑娘自我介绍,好像叫‘迪莉娅’,迪莉娅,多么可爱的名字,以我近1300年的阅历,这个小姑娘以后肯定是大美人,林雷,跟人家笑笑,搞好关系嘛,以后才能更进一步啊。”

林雷仔细一翻阅。

“喂养的动物?”霍格一下子想起来了,盯着林雷难以置信道,“魔兽影鼠,就是你说的在后院废弃古屋中喂养的可爱动物?”

“来,我们兄弟喝。”林雷也笑眯眯地举杯。

传承五千余年的古老家族,更是龙血战士家族,林雷心中感到自豪。可如今却沦落到家族传承之宝都没了。

林雷听了也不由笑了起来。

林雷情不自禁回忆起那庞大的魔兽‘迅猛龙’,回忆起‘火蛇之舞’降临的恐怖场景,还有那位圣域魔导师‘鲁迪’轻松控制出密密麻麻无尽巨型大石砸下的灾难场景。

“啊,太好了。”第一个高声叫起来的不是少女,而是少女的父亲,一名秃顶的绅士模样的中年人。

“呃,我,也擅长风系?”林雷本人也愣住了,不由自主地心中询问起了德林柯沃特。

父亲的期望,林雷感受得到。

德林柯沃特一怔,他可没有孙子,堂堂圣域魔导师又岂会去哄小孩?

走在街道上林雷也是有礼地笑笑。

德林柯沃特继续说道:“对,幼儿阶段,就有达到四级魔兽的成年影鼠的速度,等它完全成年,估计达到七级紫色影鼠都有可能。我怀疑……他是紫色影鼠的孩子。”

毕竟愈是厉害的魔兽,对自己的幼儿保护就愈重视,虽然不明白这只小影鼠为什么会到自己家族的古屋当中,可是紫色影鼠的幼儿在自己面前,这是事实。

“平等契约?”林雷疑惑道,“那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没听过很正常,就是在五六千年前,我生活的那个年代,知道‘平等契约’的人也极为的稀少。”德林柯沃特笑眯眯地说道,“平等契约,代表你和魔兽地位相等,看似不及主仆契约,实际上‘平等契约’才会让你跟魔兽,交流更亲密,魔兽会更加真心帮忙,彼此配合才会更完美。”

听了德林柯沃特的一番话,林雷心中豁然开朗。

方法是够笨的,可是也够简单直接。

“希里叔叔,怎麽样?”霍格声音都有些发颤,同时霍格朝趴著的人影看去,首先入眼的就是林雷头部一大块血迹,那血迹是那麽的刺眼,霍格只感到脑袋一晕,整个人身体都不自禁一晃。

林雷此刻正双眼放光地看著天空中那惊天动地的剧烈战斗,根本没有注意到挂在胸前的胸坠——

希尔曼自己很清楚。

林雷这个时候感到脑袋好像一片糨糊,眼前这个老爷爷突然的冒出来,说自己是五千多年前就灭国的普昂帝国的圣域魔导师。有比这还离奇可笑的事情吗?

那剑吟声,比之龙吼更响亮,响彻天地。

不再顾及天空中落下的石头,也不躲避,林雷直接朝沃顿以最快速度冲去。

霍格此刻坐在长桌旁,眉头紧锁,作为乌山镇的实际掌控者,他当然要为小镇的居民们考虑。

……

林雷的卧室当中。

霍格笑道∶“在这之前,你先要明白魔法师的分级,魔法师共分九级,一级二级爲初级魔法师,三级四级爲中级魔法师,五级六级爲高级魔法师。而之上的七级、八级、九级,这三个级别,都是极爲恐怖的,当然,九级魔法师之上还有圣域魔法师!”

“林雷少爷昨天的确是亲眼看的,林雷少爷说的,我们当然相信。”那些少年们都点头。

是,霍格大人。希尔曼应命。

霍格朝身後仔细看了看,朝希尔曼疑惑说道∶咦?林雷呢?刚才还在旁边的。

不知道怎麽回事,躺在床上,林雷不管怎麽样都睡不著。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有的都是那庞大的迅猛龙,以及神秘魔法师施展火蛇之舞的场景。

前院每天都清洁整理,可是后园更加广阔的地方,除了宗堂,其他的屋子、院落都是布满了灰尘,甚至于还有着裂缝。杂乱的野草、碧绿的青苔长满了墙角、石头路。

而且是非常广阔、大气的客厅。

“真是倒霉了,身上弄的一身的灰,估计还有一会儿就要训练了,还是快去将身上冲洗一下,立即换一套衣服。”林雷用手挥了挥,便朝古屋门外走去。春风吹绿了乌山镇东边空地周围的白杨树,在空地上,一群少年正在热火朝天地训练着。距离上一次检验体内龙血战士血脉已经过去一年半了,如今林雷也八岁了。这一年半来,希尔曼清晰地发现,林雷训练地更加刻苦了!

父亲的话,林雷记得很清楚。

——————————

那队长红发壮汉低沉说道:“尊敬的魔法师大人,我,芬莱王国凯莱家族的……”

随后霍格看向那魔法师,心里发苦:“竟然是八级魔法师,还是双系的。就是整个芬莱王国,都没几个比他更厉害的了。这样的人物竟然跑到我们乌山镇来。”

霍格这个时候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一步,恭敬道:“伟大的魔法师大人,这乌山镇就是我的领地。”

不知道为什么,林雷看到这黑色戒指,就感到自己喜欢上了这黑色戒指。估计也是因为这是自己耗费那么大力气在古屋寻宝的唯一战利品的原因吧。

迅猛龙那么庞大的身躯,那坚硬的鳞甲,那锋利的龙爪,那有力的龙尾。这一切都是极为恐怖的。林雷相信……一只迅猛龙,估计可以灭掉自己整个乌山镇。

林雷一咬牙:“希尔曼叔叔!”林雷心中同样担忧希尔曼叔叔,也担忧镇子中的其他人,也跟着跑了过去。此刻心底发颤的罗瑞、罗杰二人注意力完全在迅猛龙的身上,竟然没有注意到后面跟来的林雷。

“一个个站好了。”希尔曼冷哼一声。

所有的孩子们都崇拜地看着希尔曼。

……

古老的龙血战士家族地耻辱!

但是林雷忽然发现,自己对於这种血腥的战斗,反而是非常的期待。林雷当即移开一步,让过希尔曼,继续朝前方百米处的战斗看去。

“来不及了,接受死亡的洗礼吧。”那神秘魔法师冷酷癫狂的声音,如同冰寒的刺刀刺在了佣兵小队六名成员的心底。时间流逝,转眼客厅中的座钟敲响了十一下,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哦,霍格,我亲爱的朋友,那天早晨我听到布绢鸟的叫声,我就知道一定会有喜事发生,果然中午我就接到了你的来信,看到你的来信,我真是高兴极了。

可惜,再多的物品,也经不起这麽多年的变卖。如今家族中值钱的物品已经非常少了,林雷不由看向客厅中那个座钟∶不知道什麽时候,这个座钟也要被变卖掉。

霍格顿时脸色一冷。

父亲,我想学石雕!林雷忽然说道。

巴鲁克家族那古老府邸前院当中,一家人吃过晚餐后,林雷正跟自己年仅两岁半的弟弟嬉闹着。

霍格静静地站在众多灵位前,一声不出。

众多主神们不由倒吸一口气,无数年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真正的主宰陨落了。

“这林雷,竟然强到这地步。”毁灭主宰感叹一声,已经飞到他身侧的一袭紫袍地死亡主宰叹息一声:“林雷是强,可是,这奥夫实在藏的太深了,当他现在展露实力的时候,我们已经和他挑战地资格都没了。”

“佩服,竟然挡住这一招。”奥夫的声音在林雷脑海中响起。

“是我害了林雷!”贝鲁特低沉道。

几乎紧接着,大量主神,也撕裂开空间,来到地狱了。

这时候,奥夫竟然神识传音了:“对,绝招!无数年来,研究出轮回金身耗费时间并不多,我真正研究地绝招,乃是最强物质攻击越轮回。”

“空间束缚、扭曲!时间流改变!”

林雷面对这一招,却感觉到一丝熟悉。

这一刻,时间宛如静止!

这突破,比之大圆满更难。

实力一口气跃升千倍之多,这种提高。令林雷信心十足,就是面对命运主宰奥夫,林雷也丝毫不惧,林雷笑看着奥古斯塔:“我很好奇,你地时空错乱,威力怎么这么弱?比我想象中的低太多!”

“什么!”命运主宰奥夫等待眼睛。

奥夫怔怔地看着眼前林雷。

虽然为仇敌,林雷对这奥夫,还是有一丝佩服,佩服他地疯狂。

“我,我这是到了哪里”林雷目光陡然锐利起来。盯着前方。

“鸿蒙灵气”林雷也仔细看着这可怕的灰色混沌能量。

“我们坐下说。”中年人笑着坐下。

林雷微微点头。

“鸿蒙大哥,你说一千多个衍纪。衍纪,到底代表多长时间”林雷听得出来,衍纪代表时间。可多长的时间呢

“什么东西”

林雷有些疑惑。

当即这奥夫。带着天界一方的主神们。撕裂开空间,飞离开去。

“父亲,母亲。”林雷当即躬身。

林雷和沃顿察觉不到。

“他怎么可能会选择,让你母亲恢复自由!”毁灭主宰郑重盯着林雷,“林雷,我告诉你,让一个天使恢复自我,恢复自由,只有两个办法——而这两个办法,我敢说,奥古斯塔都不会选择!”

攸地,林雷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激射向数里外高空中的奥古斯塔。对主宰级别强者而言,数里距离,在这种激战过程中,千万分之一秒都不需要,有此可以想象二人攻击度之迅猛。

在二人又一次交击后,林雷手中那柄生命至高神剑又和以往一样撕裂长空,袭击向奥古斯塔,墨绿色剑气奔腾。略显凌乱。而奥古斯塔也习惯性的抵挡林雷这一剑,就在二者靠近瞬间——

“林雷看样子,占据绝对优势。那奥古斯塔,似乎很狼狈啊。”乌特雷德笑了,“哦……这奥古斯塔果然是朝天界所在方向飞去,不过,林雷度比他还要快一丝。这奥古斯塔,估计是无法活着赶到天界了。”

只见林雷地身体,陡然一幻为三。

“不好。”

林雷完全明白了。要母亲自由,其实只有一个办法——让诞生母亲的那个天使转生池,变为无主之物。

“你说什么!”

“我父亲和我母亲,要去物质位面游逛。等他们离开,我再行动。”林雷冷静道。

林雷目光锋利如刀:“那岛屿上,一共才两名光明主神。另外一个只是下位光明主神罢了。”

“林雷,你如果要命,还是退去吧!”奥古斯塔冷漠道。

“有什么招数,尽管施展,否则,我可就要动手了。”林雷看似大方,实则小心翼翼。

现在,已经摸不清这奥古斯塔底细了,如果贸贸然攻击,或许会中招。

“哈哈,林雷,你真是太好骗了。”奥古斯塔猖狂大笑声在林雷脑海中响起。

“没办法!”

“走,我们也去看看。”那火系主神孛贴儿也是一挥手,撕裂开空间裂缝,当即带头进入空间乱流中。其他六位疑惑的主神,也没有迟疑,紧跟着冲入了空间乱流中。欲要查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奥夫此刻刚从天界那里朝这赶来,而林雷、奥古斯塔从光明神位面飞出来不久,双方距离实在太过遥远,即使奥夫全力赶,估计好数分钟才能赶到。而对主神而言……一秒钟即可交战不知道多少次,这数分钟,足够让林雷和奥古斯塔分出生死了。*****

一瞬间,林雷脑中电转,已然想好了退路。

“后来怎么样了?”李杨追问道。

“三清合,一气生!”

仙界十洲三岛,十洲每一个面积都是地球亿万倍,大无边,这元洲自然也是一样,元洲东部,有着一巨大的湖泊,方圆数千里,湖泊清澈可见底,平静的时候,湖泊远远看去便仿佛一极为动人的无丝毫杂质的美玉,湖泊之中,有着三大岛屿。

“上清宫,祈祷我的义父爷爷他们还活着吧,只要死了一个,我……就要你们全派陪葬!”李杨此刻已经不顾一切了,怒火燃烧着李杨胸膛,眼中都泛着血红的怒火光芒。

亲兄弟啊。李杨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的亲兄弟死了,自己又会如何自责。

弟弟都被追杀,那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爷爷 ,自己的义父呢?

李硕苦笑着说道。

“大哥,我们根本不知道现爷爷他们到了哪里?你的神识查找得到吗,或许上清宫,上清宫可是元洲,离这超过大半个仙界距离,太远了。”李硕摇头道。

整个仙界,一切皆李杨的范围之内。

李杨心陡然一颤,他已经完毕。

这一刻,星极宗亲人,自己的义父还有李寻欢,这些完全消失的人到底是生是死,完全压李杨的心头。

杀机,澎湃的杀机完全心底掀起无涛浪,似乎杀机达到一个极高的地步,竟然引起了元神的变化,元神内部的黑色闪电也是疯狂闪烁,这一切都让李杨的气势不断的上涨,恐怖的杀机也不断弥漫。

“轰~~”无的海洋沸腾了起来,天地能量陷入了无的狂暴之中。海洋中丝丝鲜血浮水面,狂暴的能量让海洋中的生物死去无数,李杨站狂暴的中央,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杨的愤怒。

“冷静,李杨,你他妈的冷静,这个时刻需要的就是冷静,疯狂的报仇,疯狂的屠戮不能救爷爷,不能救义父啊,你冷静!!!”李杨努力的压制自己。

五行本源能量回归李杨体内,李硕一看周围场景,却是一愣。

九天仙帝立即道:“前辈,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一个半月前上清宫派出数百弟子杀到星极宗,对外公布说是强的只是仙君,然而据我们蜀山剑派查探,强的却是蜀山剑派的二长老曾山。达到仙帝级别的曾山。”

九天仙帝继续道:“逍遥散人他外修炼的时候,得到了消息,靠神剑紫电极速赶到了星极宗,当时,星极宗弟子已经死去近半,逍遥散人直接用袖里乾坤收了星极宗剩余的人,想要逃跑,可是那隐藏的曾山陡然出手,施展禁制一把擒住了逍遥散人。”

李杨当即追问道:“那我义父现呢?”

而李硕刀不出则已,一出就要杀人,就仿佛伺机攻击的毒蛇一般。

“小贼受死!”

“蚩尤,你休得嚣张!”老子陡然指着蚩尤,猛然一声怒喝,伤疤被揭开,这老子也是怒火熊熊。

“哼,魔界之人,野蛮人而已,果然,连我一点小手段也没有看出来。”元始天尊脸上竟然瞬间恢复了平静,看着魔界三尊,眼中反而有着一丝不屑。

“即使一个蝼蚁攻击了我,也不过是骚痒而已,难道我堂堂大尊,岂会和一个蝼蚁计较。”元始天尊一副很是大方,对于李杨似乎很是不乎的模样。

“太乙师弟,你是否听说,此次师尊他吃了大亏,据说是是栽一个叫李杨的手上,此事就是从那凤翎洲传来,甚至于被李杨打着跑呢。”黄龙真人悄声说道。

“你也太孤陋寡闻了,连李杨也没有听说过,那李杨仙魔大战场上,破了万象罗天阵,击败了大师兄南极仙翁,甚至于玄都**师、黑灵、赤灵三人组成的三清法阵都被破,玄都**师他们三个也被杀了!”黄龙真人当即说道。

许久之后,太乙真人和黄龙真人才长长嘘出一口气,他们可是担心刚才谈话被元始天尊听到呢。

一阵响彻天地的轰鸣声九天之上回荡着,盘古幡幡面急促的起伏着,成波纹模样,不断卸去融合五行本源的本命金色刀魄那达至骇人地步的攻击力。

李杨也看着那攻击点。

身居三清高位,元始天尊自然是要脸面。

“呀呀~~~”

元始天尊脸上的肌肉颤抖,眼中寒光是不断闪烁,杀意是犹如旋风他身体周围旋转了起来,那恐怖的眼神完全凝聚李杨身上,仿佛天地间此刻只有李杨一人。

“准备死吧!”

还有十分之九的五行本源能量正融合元神之中,李杨相信,一旦五行本源能量,自己都能够完全控制,那对付一个元始天尊,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元始天尊眼中青光犹如光柱一样,举着盘古幡,这元始身形一闪,便到了李杨身前。

“五行合!”

随着郎朗声音,李杨出现元始天尊眼前。

五条手臂粗细的光带,分别是五大雷电本源能量,此五条光带从李杨体内延伸而出,环绕李杨体表,即可以防御,又可以变化成各种武器攻击。

李杨凝视着元始天尊,微微收拢五行光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