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娱乐电话 > 第98章:徒劳而获

“如果风狼没受伤,以他的灵活度,我要单靠战士能力杀死他,恐怕是做梦了。”林雷很清楚,风狼本来就擅长速度,自己若不是有风系魔法辅助,也不及这只风狼。

林雷仔细听着,同时继续前进着。

“德林爷爷,天赋越高,修炼起来速度也越快。他的天赋可比我高多了,而且如今又比我高整整两级,我怎么可能在短短十年之内赶上他?”林雷可不是傻子,在恩斯特学院的学习,让他明白魔法师每提升一级的艰难。

德林柯沃特笑道:“林雷,你不是不相信,我可以让你在短短十年内赶上他吗?哈哈……林雷,我德林柯沃特身为圣域魔导师,实际上有一套提高精神力的办法。”

数百斤的巨石都可以轻易举起,一拳可以砸碎石头。

林雷和迪克西,的确可以算是变态人物,不过在绝大多数人心中,林雷更是变态,毕竟单从学院测试时间看,林雷似乎只是花费一年时间就从四级魔法师达到了五级魔法师。

雷诺睁大眼睛看着这巨石,惊叹了几声,然后转头看向林雷疑惑道:“哎,林雷,这么一大块石头你弄到宿舍干什么?啊,我知道了。”雷诺眼睛一亮,“我曾经见过厉害的战士,双手不断地用巨石进行举重来锻炼身体,难道林雷你也准备举重?”

“没想到德牧伯爵如此喜欢这三件石雕作品,我还没有太注意呢。容我仔细观察观察。”朱诺伯爵微笑着说道,随后便盯着这三件石雕作品仔细观察,根本不理会旁边的德牧伯爵。

如果这个年纪十五岁的天才人物,还是恩斯特学院五年级人物,那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同样他的石雕作品也会水涨船高。

“好!一万金币就一万金币!”

只见不少人都看着林雷议论着,整个恩斯特学院的一些精英人物都是比较出名的,谁都没想到一年级当中会突然冒出个人,轻易地将年级赛第一的兰德给击败了。

各种炫目的魔法接连登场,那恐怖的爆炸声轰隆声接连不断。下面围观的学员们欢呼声此起彼伏,气氛完全达到了巅峰。整个学院绝大部分人都齐聚于此。

耶鲁笑道:“是挺可惜的,没想到最后被那个兰德得到了第一。”

林雷冷漠的双眼盯着兰德,心中惊恐的兰德,只感到自己时刻可能被杀死。

“雷诺,你那个卢姆爷爷是魔法师?”林雷有些惊讶地询问道。

奥布莱恩帝国,四大帝国之一,要知道四大帝国可是处于魔兽山脉东面的,而恩斯特学院却在魔兽山脉西边。要想到达恩斯特学院,必须从魔兽山脉最北边或者最南边绕路过来。毕竟除了九级强者或者圣域强者,没什么人敢横穿魔兽山脉。

一个赶路就赶了一年,可一个却只是半天。

“希尔曼叔叔,你也回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林雷对希尔曼笑着说道,希尔曼放心地点头:“林雷,那我就回去了,好好努力。”希尔曼鼓劲说道。

2月10日,地系一年级的教室当中。

夜。

“呵呵,给你。”林雷将烤野鸡扔给小影鼠。

“很好,非常好,你的元素亲和力非常的高。”德林柯沃特脸上满是笑容,“据我所知,估计一千个魔法师中也很难找到一个元素亲和力赶得上你的,真的。”

“吱吱,吱吱~~~”

“吱吱~~~”

……

“安静。”林雷立即轻轻拍了一下小影鼠,小影鼠乖巧地不再发声,可是却通过灵魂交流向林雷述说它的兴奋。

整个香榭大道由平整的青石板铺成,可容好几辆马车并行。在街道的两边就是酒店、服装店、兵器店、酒吧等各种营业性场所。同时‘香榭大道’的两边各有着一排整齐挺拔的松柏树。

贵妇人、小姐一个个穿着新潮的服装,彼此谈笑着漫步在街道上。

此刻教堂门口有着两名身穿战铠的战士,阻挡外人进入。

“德林爷爷,按照你说的,这影鼠速度还真是够惊人的。现在眼前这个影鼠的速度,我感觉比希尔曼叔叔都略微快一些了,你却说只是相当于达到四级的成年影鼠。四级的魔兽影鼠,就比得上六级战士速度……”说到这,林雷心底不由再次感叹。

怪不得不用布置灵魂契约魔法阵,原来是魔兽自己缔结。德林柯沃特继续说道:“每一个魔兽出生后就拥有布置‘平等契约’的能力,不过每一个魔兽一生只能缔结一次平等契约,不像主仆契约,只要主人解除主仆契约,别的人也可以再次使用主仆契约收服这个魔兽。”

“那该怎么办?”林雷心中顿时没把握了。

“地系怎么了?林雷,我告诉你,地系可是地、火、水、风、雷、光明、黑暗等各系中最强大的一系。”德林柯沃特脸上满是骄傲,显然对地系充满了信心。毕竟德林柯沃特本人就是地系的圣域魔导师。

原本和蔼可亲的德林柯沃特,这个时候却有些生气不满了:“林雷,我告诉你,各系魔法中,单论攻击力,各有千秋!”

那一声暴喝,也令黑龙的龙威被解除掉了,所有人呼吸都正常了。

林雷直接冲入了自己家里。

“老爷爷,你说什么?我都糊涂了。”

林雷眉头一皱,嘴里嘀咕着:“血滴在盘龙之戒上?”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林雷忽然想了起来,自己被石头在头上砸出个伤口的时候,鲜血可是染红了自己衣服、颈部,估计也染到了这个盘龙之戒上了。

忽然,林雷心中有些可怜这位老爷爷。

那灰袍人脚下黑龙口中喷出的黑色的火焰,如同烟雾一样一下子覆盖了绿衣中年人全身,绿衣中年人体表忽然亮起了刺眼的碧绿色光芒,整个人被碧绿色光芒保护了起来,不容黑色火焰伤害分毫。同时一道剑吟声响起。

“蓬!”

这倒是令林雷大吃一惊。

“不过,魔法师虽然近身战不行,可是魔法师也有对付的方法,一是施展魔法盾,比如‘土盾’‘冰盾’‘风盾’‘光盾’等等┅┅,先是用防御魔法抵挡,再用攻击魔法攻击!”

心甘情愿臣服,这一点可不简单。

按照各个团队的不同情况,希尔曼制订的不同训练任务,在三位教官的监督下,一个个孩子认真努力地完成各种训练任务。今天训练的气氛很显然不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孩子喊累。

那双通红的双眼,更是显示了这铁牛的身份——五级魔兽‘嗜血铁牛’。

远处的在希尔曼身旁的林雷听到后这才完全明白。

“是你们找死。”神秘魔法师低哼一声。

“嗤嗤!”只见两条火蛇彼此缠绕着,将两名女性魔法师以及那嗜血铁牛都包裹了起来,顿时一阵烧肉的“嗤嗤”声传来,林雷甚至于闻到了毛发的焦味。

一道粗大的闪电猛然从半空劈下,直接劈在了没有丝毫准备的女性弓箭手身上,女性弓箭手整个人竟然直接被劈的化为灰烬,而那狮鹫更是全身焦黑,抽搐的从半空跌落下来,重重摔落在平民石屋上。将屋顶砸破,跌入屋内。

与那一幕相比,恐怖的迅猛龙,反而要略微逊上一筹了。

霍格听到神秘魔法师这么说,心中一松。

“哼——”

“罗瑞叔叔,那是什么,是魔兽吗?”林雷第一个询问道。

林雷也感受得到罗瑞、罗杰两位叔叔心中的惊恐。

可一看到罗瑞、罗杰身后不远处跑来的林雷,希尔曼不由眉头一皱:“林雷,这里太危险,赶快回去。”这个时候罗瑞、罗杰才注意到林雷竟然跟了过来。

希尔曼嘴角升起一丝笑意,随后便走到最前面,脱去了身上的背心,身上那些肌肉线条让那些小孩子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连中央、南边的少年们也都羡慕地看着希尔曼身上的肌肉。

过不了多久,中央的那群十岁左右的孩子们,也有人抗不住了,一个个倒地坐下。

“林雷,感觉怎么样?”希尔曼笑着走了过来。

那些刚才听到希尔曼说那么多,都已经吓傻了。此刻都连连点头。乌山高有千米,绵长数千米,在人类的眼中,的确算是一个庞然大物。

霍格自豪说道:“我们家族地传承之宝——战刀‘杀戮’,是我们巴鲁克家族第一代族长,整个玉兰大陆第一位龙血战士巴鲁克地武器。唉……子孙不孝。在六百多年前。因为家族衰败。那一代的族长为了自己奢侈享受,竟然将我们家族地传承之宝给变卖了。”

“路加!”旁边的红发壮汉急得眼角瞪得撕裂,怒吼道。

希尔曼、罗瑞、罗杰三人相视一眼,看向林雷的目光中都有著担忧。

腓力仔细观察了霍格片刻,而後笑了起来∶好,霍格,我给你这个面子,600金币,管家,取600金币过来。一直在客厅外侯著的管家立即取了金币跑了过来,送上了金币。

霍格看著林雷,心底却叹息∶石雕?孩子,你知不知道,我也学习石雕,学了整整十年啊,可惜,我的作品一钱不值。霍格也曾经妄图成为石雕界的一位高手,至少家族经济会大大改善。

“锵!”

“什么!”林雷脸色大变。

透明流光和透明剑影撞击。

“又追上来了。”

琳娜回忆起一切,在玉兰位面地一切,成为天使的一切。

贝鲁特也迎接过来,青火也迎上去。

几乎紧接着,大量主神,也撕裂开空间,来到地狱了。

众多主神们,都在观看这前所未有精彩的一战!只是,大家都和林雷、奥夫二人相隔甚远,因为观看到二人战斗……所有人都知道,别说是法则主宰,就是其他三位规则主宰,在林雷、奥夫面前,都不一定能保住性命。

林雷双眸中射出了两道透明剑影,以灵魂攻击度之快,奥古斯塔根本来不及躲闪,这两道透明剑影已经没入他体内。

“你,你怎么?”奥古斯塔难以置信看着林雷。

四神兽施展的联合天赋神通,增强幅度远过万倍,毕竟下位神能灭杀主宰,可以想象振幅幅度。

“呼!”奥古斯塔身形一闪,就要逃跑。

“奥夫,我感觉,你很紧张。”林雷传音道,“在我印象中,或者说……在众多主神眼里,你奥夫身为命运主宰,常年在天界的奥古花园内苦苦研究,不闻世事,没什么事情能影响你似地,可现在你紧张了。”

最强剑招——剑意!

令林雷惊颤的是,这个中年人每跨一步,便是无尽的距离。度不知道比林雷快多少。

“像我生存的家乡宇宙,还有另外三个还有一个更大地”林雷震惊道。

一瞬间,林雷脑海中浮现了许多讯息,也会了不少神通能力。

“恩”贝贝陡然眼睛一亮。

呼呼……结束了!

“不管是输赢成败,却都显得很淡然,仿佛,这世间没有事情让他恼怒。”林雷惊叹一声,这一场位面战争,一旦赢了,奥夫可就多得到一份意志威能奖励。奥夫与成功失之交臂,却面不改色,没一丝泄气。

这种心境,其他主宰们,有所不及。

时空错乱这一招,虽然还不如四神兽联合天赋神通,可振幅威力,也有千倍。

林雷不由笑了,他能明白毁灭主宰的不忿。

林雷也就叹息一声:“这事情牵扯到我母亲,我母亲在物质位面的时候,被光明性质的宗教抓去,灵魂献给主神。我母亲成了天使,还是十二翼神天使!我曾找过奥古斯塔,花费些代价,让他恢复我母亲自由。自由是有了,可是,我母亲前世记忆却永远无法恢复了。”

“他怎么可能会选择,让你母亲恢复自由!”毁灭主宰郑重盯着林雷,“林雷,我告诉你,让一个天使恢复自我,恢复自由,只有两个办法——而这两个办法,我敢说,奥古斯塔都不会选择!”

林雷脸色大变。

一袭黑袍的乌特雷德屹立在空间乱流中,神识瞬间幅散开去,很轻松地就现了,此刻正在厮杀中的林雷、奥古斯塔二人。

“而且。我刚才施展天赋神通龙吟,竟然对他影响很小。”林雷到了此刻,真的承认,这奥古斯塔在灵魂上的防御,真地太强。自己的剑意是蕴含双重攻击,可灵魂攻击,却不见效。

奥古斯塔眉毛一掀,随即笑了。

“林雷,你不是好奇……你的最强一剑,我怎么能挡住吗?”奥古斯塔笑了,同时身体却浮现出一抹抹金色光晕,裸露出来地皮肤渐渐泛起金光。

顿时,大量的天使,大量的女子腾空飞起。

林雷幽冷的双眸死死盯着奥古斯塔,随即,诡异地,林雷咧嘴一笑。

“林雷他,唉!”乌特雷德心头也恼火的很。是渐渐浮现迷蒙的虚影。

“哼,那你就受死吧。”奥古斯塔冷哼一声。

此刻林雷和奥古斯塔距离不足二十米。

一道朱雀虚影浮现在奥古斯塔头顶,在奥古斯塔的左侧浮现了一条两三米长的青龙虚影,在其右侧则是浮现了神兽白虎的虚影,奥古斯塔这半身身躯地下方,正是卧着神兽玄武地虚影。

这三大岛屿之上,有着不少宫殿,正是上清宫的所,外界对这三岛俗称为‘上清三岛’。

李杨看着这两个‘人棍’,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杀意,刚刚他整个上清宫,看上清宫有没有星极宗弟子,查很简单,只需要有刀魄的人便可。

“爷爷、义父、父亲、母亲!”

“师兄!”一弟子醒了过来,看到李硕当即眼泪就流了出来,一把抱住李硕嚎哭道,“师兄,你一定要为师尊掌门他们报仇啊,还有其他师兄弟,都死了,都死了啊!”

“义父呢?”李杨刚才查的是星极宗的几个亲人,并没有逍遥散人。李杨心中,逍遥散人同样也是至亲。

李杨停手了,急促的呼吸着,过了许久,李杨的心缓缓平静了下来。

“九天仙帝,故人李易来访,请与一见。”

蜀山剑派对于上清宫事情知道的很多,而且逍遥散人过去就是被蜀山剑派保护的,现逍遥散人不见了,这蜀山剑派一点不知道,那就真的奇怪了。

李杨当即追问道:“那我义父现呢?”

而一柄盘古幡正漂浮中央,各种光芒正融入其中。

如今十二弟子,每一个都是有着了不得的成就,修为上,低的都有仙帝中期,这些弟子大多隐居,每一个都是名声极大,十二个联手,那的确是恐怖。

此刻盘古幡的真灵符印也已经修复好了,挥手拿起盘古幡,这元始天尊便如此冲杀了出去。

“雪。”李杨神识传音姜雪脑海中响起。

来到流洲后,曾澜虚听说了星极宗,便怀疑就是昆仑仙境中的那个星极宗。而后稍微一探查,他便发现了幻光真人等人。

“又杀了一个!”

“大哥,对不起。我没有实现当初对你的诺言。”李硕心中苦涩。

“这李杨到底有没有成为大尊?”元始天尊心中陡然一动,一直深藏心底的怀疑再次浮上心头。

“哈哈……就和他拼一下感悟天地的程度不就成了?元始啊元始,你也太傻了。”元始天尊大笑着对自己骂了句,随后身上长袍光芒闪闪,元始天尊脸色肃穆,整个天地都开始颤动了起来。

到了此刻,元始天尊终于占了上风,元始天尊也是终于吐出一口怒气了。

“说的有理?”元始天尊抚掌笑道,“不过,大尊的神通岂是你所能想象的,你以为大尊就只会融合天地,凝结空间么?那只是浅薄的技能而已。”

共工和元始天尊都是大尊,皆是感悟太极无上大圆满,这控制天地方面却是差不多的。

五行或至柔,或至刚,五行循环,自成一界,与外界完全隔离。防御上比攻击加厉害。

李杨不断要要求自己的速度再次加快,根本不考虑身体是否能够承受那种恐怖的速度。

稍微思考了一下,共工便明白了:“我和那元始天尊打的时候,都是用绝对的力量,很少用速度,这李杨刚才的速度……不,那速度似乎……似乎太变态了些。”

二者一旦融合使用,便形成了‘浑元太极界’,浑元太极界的厉害,就是大尊想要破开,也是千难万难,即使蚩尤亲至,全力攻击,也需要极久时间才能破。

黎山老母也点头道:“唉,仙界三清和魔界三尊的大战,你也知道,太上老君他们怎么可能让魔界多一位大尊呢?只可怜努力千年,天资纵横的李杨,他再努力,也无法和我的徒儿一起。”黎山老母反而有点可怜李杨。

天闲子想了想也叹息一声。

这远非一般的幻境可以比较,就是妖界大尊伏羲亲来,也定为此奈何不得。

一咬牙,顿时五彩神龙一般的光柱朝太极符印悍然撞去。

太极符印,抵御一切法术能量攻击。

李杨脸色一红,嘴角便逸出了一丝鲜血,而后脸色便愈加苍白。

“雪。”

李杨心中涌出一阵喜悦。

“我认识你,我认识的是前世的你。”李杨忽然坚定了起来,说道。

时间静静流逝着。

“想去对付李杨兄弟,休想!”共工拼了老命,硬是困住元始天尊。

项羽脸上的笑容没了,微微皱眉看着七大星君,此刻他已经和虞姬相聚,可是他也知道虞姬心中师门的地位有多高,否则当初虞姬也不会真的答应那样做了。

同时,以李杨为中心,一股不可见的波纹辐射了开去,直接攻击了七大星君的心神之上,而也范围内的天闲子却是没有受到波及。

“你要走?”项羽一怔,旋即便明白了,“你也要小心,三清对你不含好心。”项羽后神识传音嘱托道。

“哈哈,黎山老母和我也有一份交情,走,我带你去。”天闲子喜欢交朋友,六界之中许多高手他都有交情。

只见密室之中正有一紫衣女子,这女子惹人注目的便是头发,头发特长,紫衣女子盘膝坐于地面之上,头发却是已经犹如黑瀑一样落于地面之上,却显得很是柔顺。

而且七星宫到了此等危机关头,其他弟子都外面,也只有一个人被困,不是虞姬,又是谁?

天闲子一听,稍微看了一眼魔界大军,眉头微微一皱。

天闲子看着田刚,心中却是没有了把握。

“不行,让你一人这,是让你送死。我绝对不走。”裂天魔帝坚决摇头道。

李杨脚下陡然出现五彩云团,就这么的,脚踏着五彩云团,撞击了**大阵上空的聚集的篆字‘星’上面,只见那五彩光团光芒大炽,顿时那篆字‘星’便‘蓬’的一声碎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