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里捡个男神仙

十九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91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3章:梦灵

十九毅 79916

尽管在逃跑,但姿势依旧优雅,洁白的衣服,一尘不染,只有腰部位置,有鲜血沾染。

“大帅,两百多个底层军官,用好了的话,可以组建四个主力师。”手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有经验的基层军官,作为国防军参谋长,孙烈臣肯定是最高兴的。

所以,三个师的主力,军政府直接抽了两个师北上,挡在北洋军面前!

杨夫子笑了一笑,然后收敛笑意,正色说道:“其余学生,也不必觉得心中不甘。绿绮是何等珍贵难得的古琴,若无相匹配的琴艺,如何有资格碰触绿绮?”

杨夫子又走到了尹潇潇身后。

盛鸿心神荡漾片刻,含情脉脉地看着谢明曦:“好,我都听你的。”

董翰林咳嗽一声:“都坐下吧!”

不出所料,三人俱是一口应下。

顾山长比盛鸿也强不到哪儿去。

建文帝是一朝天子,是万民表率,更得孝行为先!她这个儿媳,便该忍气吞声,不能有半分不满……

扶玉一脸委屈。

灵堂里总有些阴恻恻的。

萧尚书奏请为谢皇后行皇后册封礼,跳出来阻拦的竟是俞太后的亲爹。

江家两个儿媳已吓成了两摊烂泥。

“师父,”短短几步路,谢明曦已恢复如常,冲顾山长微微一笑。

……

心里那份不能诉之于口的酸涩难堪,也迅速消散。

夜深人静,灵堂内外一片安宁。稍微有些动静,便会引来众人惊觉。一个个看似闭目睡去,实则不知有多少人竖长耳朵聆听。

杨夫子目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唏嘘:“不瞒山长,便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三皇子欣然笑道:“好。明日我们一起去给椒房殿请安,然后一起来书院。”

天都被聊死了!

她犹豫两日,终于狠狠心应了下来。

谢明曦嗯了一声:“今日便该去了。”

谢明曦对三皇子的为人不予置评。

建安帝此举,顿时引来众臣赞叹效仿。

……

……

李夫人恼怒不快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周围的同窗也一定在心里暗暗嘲笑她……

半个时辰后,顾山长和谢明曦在帐篷里相对而坐。

想及此,顾山长又叹了口气:“明曦,我知道你心高气傲,最恨人欺瞒于你。只是,七皇子亦有种种不得已之处。事已至此,你也别再介怀了。”

说起这个,李湘如心里更怄了:“射御课程未考,廉夫子依据我平日课上表现打分。最高也只有八分!”

盛锦月委委屈屈地跪下,尚未张口说话,便被淮南王一顿臭骂:“我拉下一张老脸,亲自去求俞皇后,这才将你送进了莲池书院。你不好好读书给我争脸也就罢了!现在竟做出这等事情,惹得顾山长亲自登门!”

瑶碧点翠都是一愣。

四皇子身体僵硬,目中闪过一连串复杂的情绪。张口打断满脸愤慨的李湘如:“住口!陆迟既是这般态度,以后你不去陆家便是。”

谢元亭忍着头上的剧痛,冲谢明曦挤出一个挑衅的恶劣笑容:“哟!三妹来了啊!正好和你的杨夫子说一声,我可不是轻薄之人。既碰了杨凝雪,便会负责。择个好日子,年前便纳杨凝雪进门为妾室……”

永宁郡主身边,只剩下一个点翠。

点翠惨白着脸扑通一声跪下,哭着说道:“郡主,不好了!淮南王府出事了……”

董翰林已连续三年“荣登”学生最厌恶夫子榜单的第一名!奈何董翰林才学过硬,脸皮厚度更是无人能及,硬是赖在书院里不肯请辞。

可惜,永宁郡主和谢明曦看起来俱是情真意切,半点不像做戏。

谁和他是一家人!

对丁姨娘来说,无疑是意外之喜:“老爷没留在郡主府吗?以后是不是要长住在谢府了?”

只是,丁姨娘一直被瞒在鼓里。以为谢钧数年来“守身如玉”。

冷若冰霜的永宁郡主,此时面色稍稍缓和,轻抚谢云曦发丝:“先回府吧!”又略略皱眉:“明娘人呢?为何没和你在一起?”

遥遥地看见马车,父子两个快步迎了过来。谢钧温柔伸手相扶,谢元亭站在另一侧,也伸出了胳膊。

季夫子也在低头阅卷。

几个掌柜说完之后,一起陷入沉默。

谢明曦脸上惯常的笑容褪去,终于露出了冷凝的真容。目中的冷芒,亮得令人心惊。面上的无情,显得那样冰冷。

“好明娘,为父真是为你骄傲。”

谢明曦适时地露出一脸感动:“多谢祖父。”

见过嘴快的,没见过这般嘴快的!

自谢云曦张口的那一刻起,永宁郡主的面色霍然难看,冷笑一声:“看我做什么?你是谢家女儿,自要听你父亲的。”

谢钧一听此言,气得脸都黑了。

自己看起来一定很傻很蠢!

……

……

四皇子身量最高,面容最冷峻,目光也最阴冷。

她也正年少,体力正佳。却也禁不住盛鸿这般热烈痴缠,到现在腰身还酸得很。

谢明曦没去看李湘如快喷火的双眸,转而对萧语晗笑道:“我们一起去给母后请安。”

往日方若梦总会提前一两日送帖子来。像这般临近正午忽然前来的,还是第一回。

闽王陡然上前,用力搂住尹潇潇。

穿金戴玉妆容精致的贵妇们,一个个心中窃喜却又故作谦逊。

众人再夸赞李湘如的时候,少不得要再提一提谢明曦。这种时时处处被压一头的感觉,实在糟心!

今日登台发言,更是一场笑话。

往日进移清殿议事的,有二十余人。如今有大半都随建安帝去了要命的皇陵,只剩下寥寥八九个。

众老臣们不动声色地打量满面春色的天子一眼,心中顿时了然。

昌平公主终于再次进了福临宫。

父子两人想到了一处,商议片刻,又说起了谢云曦。

淮南王舍下老脸,当晚便命人备礼,去了谢府。

“荷包做得不错。”谢明曦丝毫不吝啬夸赞。

密室位于地下,能阻隔许多声音。然而,此时外面正在进行规模宏大的惨烈的厮杀。凄厉的嘶喊声透过密实的地面,传进密室中。

宁夏王冷冷说道:“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何用。当日我就说过,现在动手太过仓促。是你坚持要提早动手!”谢明曦略略侧头。

方若梦坐在两人对面,将两人的“眉~来眼~去”看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用手捂住眼睛:“我今晚真不该坐他们两个对面。哪里还有吃饭喝酒的心情,光是看都看饱了。”

权势二字,从来都是世上最烈的毒药。令人沉醉其中,令人忘乎所以,令人无力自拔,也令人面目全非。

十五分的差距,并不是不可逾越。

顾山长欣慰地点点头。

梅妃:“……”

顾清承袭了顾家人擅长读书的优良基因,在松竹书院里就读时,每一年的岁考都是头名。十七岁时,顾清更是一举中了榜眼。殿试一过,建文帝便下旨赐婚。

可看着俞皇后愉快的笑容,李太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忍不住暗骂李淑妃母子。都是不中用的东西!

李湘如素来爱洁,此时嗅着自己身上的臭气,别提多懊恼多郁闷了。

穿着罗裙的“六公主”,满面惨白,全身簌簌发抖。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

只是,六公主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什么也窥不出来。

谁能想到,那一日盛鸿正好也在,当众给了穆方难堪?

萧语晗轻笑着张口打圆场:“还有众夫人未曾觐见,来人,去请林夫人。”

“锦月表姐,四皇子殿下今日也来了吗?”谢云曦明媚的眼眸熠熠闪亮,语气隐隐有些激动。

盛锦月暗暗磨牙,挤出一个笑容:“李妹妹先请!”

斩草除根,将一切危险的苗头都掐断,才是盛家子孙应有的做派。盛鸿也太心慈手软了……

“二哥,五哥。”

这等时候,只能低头认错,万万不能提起“你为何要和盛鸿动手”之类。否则,恼羞成怒的宁王只会更加愤怒!

谢钧哈哈一笑:“满分,第一!”

萧语晗心神稍定,轻声应道:“母后这么说,儿媳委实羞愧汗颜。儿媳这就让人去将芙姐儿带来。”

身为太医,地位高低,不仅要凭医术,更重要的是圣眷。

赵太医的医术不是最顶尖,奈何圣眷浓厚,独一无二。也因此,赵太医在太医院里威望日隆,说话颇为分量。

俞皇后目中闪过冷笑,声音淡淡:“给莲香的月例用度再调一等。”

俞皇后已习惯了独寝。

芷兰低声应下。

“哀家并未胡乱赐婚。哀家为你赐婚小谢探花,是相中了小谢探花的才学人品。待日后,你就知道哀家的一片苦心了。”

俞太后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婉儿,你要记住,你姓俞。哪怕你嫁为人妇,你也永远是俞家的女儿。有哀家在,谢家绝不敢慢待你半分。若谢家轻慢于你,哀家定不会轻饶过谢家人。”

谢明曦淡淡一笑:“俞婉很聪明,所以,我从不在她面前说母后的不是,更不会说俞家的不是。”

他们三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不敌一个十一岁的黄毛丫头!

这一回,李默也穿得一身黑色武服。长身玉立,风度翩翩。

再看李默那双闪闪发亮的桃花眼,谢明曦心里的怪异之感愈发浓烈。

还有,这一回要用什么理由遮掩?

廉夫子目光一冷,不快地扫了六公主一眼:“谁让你自作主张?”天底下哪有徒弟趱越,代师父收徒的道理。

接连不断地练习,几乎耗尽了谢明曦的体力。能支持到现在,全凭坚韧的毅力。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唇边尝到淡淡的咸涩味。

六公主正要随之翻身跃起,见谢明曦满目焦急,心里一动,脸上痛苦之色愈发明显:“胸口疼。”

谢明曦张口,轻声问道:“我这般折腾你,你为何不怒?为何对我处处忍让?”

坐在床榻上的卢公公几乎要将心肺都咳了出来。芷兰扶住他的胳膊,另外一只手为他轻拍后背。

在半年前的一个夜晚,天子近侍魏公公竟悄然去了郡王府。没怎么绕弯子,只说道:“皇上有意令郡王做宗人府宗正之位,不知郡王意下如何?”

染墨哭声一顿,目中闪过一丝慌乱。

可不甘心也没用。只有身在宫中,才知俞太后在宫中之威势。别说她这个皇后,就是建安帝,对俞太后也是毕恭毕敬,不敢有半分怠慢。

建安帝瞥了萧语晗一眼:“搬寝宫一事,暂且不急。母后住了几十年的椒房殿,一时不愿搬走,也是人之常情。你还年轻,等上一等也无妨。”

四皇子反射性地站起身来:“领着他去书房。”

“求祖父,为孙儿讨回公道!”一炷香后,陆迟出现在七皇子府外。

片刻后,林微微的身影出现在陆迟眼前。

呵!

众少女早料到此事,不过,亲耳听到之后,难免有些怅然。

如果察觉到那个内向腼腆少年的心意……她一定会倾力回应。令他在有生之年尝到两情相悦的美好。

这笔账,怎么能算到她头上来?

李湘如擦了眼泪,一脸气势汹汹:“他敢!区区一个礼部侍郎,也敢到四皇子府来闹事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