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里捡个男神仙

十九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91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7章:天下为公

十九毅 79916

“他受伤了?!”裴淼心轻叫。

裴淼心赶忙掀开被子起来,桂姐冲上前拦着,说:“你气色这样不好,还起来做什么啊?”

可是她那娇憨的模样,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或是想些阴招整他的模样,明明无辜得要死,却偏生还是折磨得他这几日不得安生。

说到这里他便不愿意说下去了,自己夹了高汤火锅里的菜吃,闷声闷气的模样,到像是她做了什么错事又惹了他似的。

经过狱警的代领,裴淼心很快在一间中间隔着块又长又重的玻璃的房间里,看到被另外一头的狱警带出来的夏芷柔。

夏芷柔笑了笑又道:“那时候我最恨的就是猪脚米线,天天吃,顿顿吃,简直油腻得不得了,可是哪曾想到,在监狱里待了这些日子,之前吃过的什么山珍海味我一样都想不起来。还就是这猪脚米线,让我特别怀念。”

小家伙一进布满粉红的小屋,立时就“哇哦!”一声。

裴淼心背靠在店门口的墙边,听着听着,还是任那突然而至的雨水,淋了个狼狈。

她不应该。

“是啊!我是鸡!那这么高贵的你在这里拉着我不放又是什么?还是说你天生就好这口,谁当鸡你喜欢谁?”

该死!

“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再加上现在我也为你打工,怎么,这么快就不想搭理我这个老朋友了?”

裴淼心身上穿着水蓝色的抹胸丝质长裙,被那些记者一夹攻,面色本就惨白,这一刻更是摇摇欲坠,踩着裙摆向后摔去。

“等等!”夏芷柔一怔,“你说谁?”

夏母在旁边碎碎念,又骂了她句什么——曲耀阳只觉得这一刻大脑更是恍惚得厉害,想要发脾气还是什么,都只剩下一片空白。手臂上先前被她触碰过的余温还在,只是……人似乎已经再不会回来……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几乎都快要忘记当年的事情,直到……直到有一天我在耀阳的书房里看到他在国内念高中时的一张照片。原来当年给我做过健康检查的那位医生,是他的同班同学。”

“你想不想知道我们都说了些什么?他好像和郭董的关系很好,和何爵士夫人的关系也不差,所以昨天,是突然到访。”

“曲总……”刑俞晴轻唤了一声,又说了几句别的事情,问他现在要不要交代下去,这样大家可以赶在这周末前处理完手头所有的工作。

“我上来看看淼心,刚才省纪委的张太太说看见她脸色不好,好像上楼来了,所以我过来看看。”

她差点就要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他脸上表情,却是刚刚有了这样的企图,头顶牟然一压,已经落了只大掌,继续将她的小脸扣压在他胸前。

那男人也不知道今儿个是抽了什么邪风,声音里都是疲惫的困意,“怎么?”

“苏晓。”

想想还真是讽刺,她似乎早料到他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先前他从她手里夺过去喝掉的伏特加里加了重重的扎来普隆,扎来普隆,又称安眠药或安定片。这是早年她在国外刚生完芽芽却因为过度紧张和焦虑而睡不着觉所开始吃的安定片,如果与酒混合,那药力则更是加倍,再甚者,可能直接要了那个人的命。

裴淼心被这一吓,只敢怯懦地抓住门廊挡住半个身子,看着里面的他便皱眉,“你在这里做什么?”

翟俊楠忍不住轻笑出声:“我长得有那么像坏人么,让你一见着我就想逃?”

“淼心!”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再也不想像傻瓜一样被他们曲家玩弄于鼓掌了。还有,妈您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要听到他的名字了。”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她的脸向上拱着,明明模样还是曾经的模样,眸色也还是曾经的眸色,可她害他刺痛害他难过,害他心情坠落到就快要打捞不起的黑时,他恨得再是牙痒,却当真下不去手。

“我不出门我不上班,就待在家里做着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吃的饭,哪怕是这样一个人待着,只要想到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饭,我就觉得开心我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

“可是,突然有工人跑过来跟我说,今年的葡萄丰收,可以酿美酒了。我着急奔到地里一看,随意摘了一颗往嘴里尝,不是太酸,也不是太甜,那味道清清爽爽的,却真的是时候酿美酒了。”哪晓得苏晓越听便越是生气,竟然真的动起手来。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他说:“那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爸爸在外面的这个女人,叫付珏婷。”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勾唇笑了起来,“我妈那样对你,你还这样对她,怎么,以德报怨?”

曲耀阳的头顶顿时电闪雷鸣,“裴淼心,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阳台上踹下去?!”

越听他这样说,越是心疼他的处境。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曲耀阳进浴室去洗澡,裴淼心便抱着笔记本电脑靠在床头,一边做着电脑里的工作,一边还在走神想刚才的事情。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可是法院该判的都已经判了,若不是‘宏科’的公关团队之前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这事儿可能到现在都没个完,子恒就算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没事。”裴淼心冲他们扯唇笑了笑才道:“这本来就是你们俩的事情,是我多事了。”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

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唇向后倒退了一步,若说从前她还是那个生活在曲家温室里的小花朵,那这几年看着几位哥哥的沉沉浮浮,她也早就知道,其实他们这个家,并不如外面看上去的那么幸福。

她赶忙站起身去推他,“可是我怕!我怕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咱们快下楼吧!我独自一人在这屋子里睡了下午,只怕待会爸妈见了肯定要怪罪我的,如果再让其他人晓得你上来也待了半天,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洛佳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才道:“其实刚接到总部下发的通知,说你要过来接手我们跟踪了这么久却没有拿下的大案子时,我心里挺不痛快你的,真的。我就想,你才多大年纪啊?过二十五了吗?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比我还小三岁呢,到底凭什么来当我们的总监,还得管着我啊!”

曲母侧眸看着裴淼心消失,这才杵着拐杖上前道:“耀阳啊!你想起妈妈来了吗?”

“这不是喝不喝得起的问题,而是做人应该适可而止,吃东西也是,吃多了就会吃坏肚子,你说,麻麻已经告诉过你几回了,嗯?”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得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够不够明朗。

何太太在电话那端怪声怪气一阵乱笑,末了沉着声音才道:“其实曲太太你现在已经比我们不错,你看你吃了那东西才多久,皮肤光滑紧致了不说,又重燃了你老公对你的爱火。其实你现在已经是我们这帮人当中最幸运的了,而且你还怀了身孕,你又怀了,你老公可不得把你给宠上天吗?”

裴淼心盯着手里的电话,只觉得整颗心都跟着揪紧。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回来之前,他在机场给裴淼心挂过电话,说北方的天气真是冷,还是秋天便到处刮着冷风,他带过来的衣服大都还是他在a市的那些,带人下工地的时候,经常被那些冷风刮得鼻子都要歪掉。

她说:“我害怕。”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裴淼心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茫然后退了一步,很快就对上他一脸的冷笑。

“哎呀哎呀,裴淼心,你这还没嫁呢,就开始心疼你老公的钱了?再说了,你把咱们这群弱质女流当成什么了,咱们不过想刮他一层皮罢了,伤不了他的,你这就心疼到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嫁了?”

夏母在门边拉也拉不住,正好就听到书桌前的男人起身道:“没关系,妈,你先出去吧!这是我跟芷柔之间的问题,她如果想要解决,我们就一次在这里把话说明!”

单手撑在“御园”的电梯墙壁上,曲耀阳自己都要笑死了自己。

她自知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咬住下唇偷瞄了一眼外面,“大叔,不要这样,待会让你妈妈看见了不好……”

曲耀阳一顿,又说自己想拿一块碎钻的腕表,就算看不见也好,他想听听声音。

曲耀阳自是看不见门边的阿成,为着他这一声轻唤,吓得额头上的汗都掉了下来。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天亮以前她起身想走,他本也没有留人的习惯,可偏偏是那次,真是怎么要都要不够。

整整十年。

曲臣羽抬手敲了一记她的脑门,“贫嘴。”

“这是什么东西?”裴淼心有些好奇地将那坠子拎起来到他跟前,“这样一坨一坨的,到底是什么?”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曲耀阳转头的时候对妹妹说:“婉婉,这事情你能帮大哥保密吗?”

家里的事情最近真是太多太乱了,而他和裴淼心的事情,暂时可以先不急——他承诺过会好好保护她的,就坚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再伤害她。

她挣脱不开他的大手,“大叔,我不骗你,我那辆车的发动机有点问题,到现在还在4s店里修,要不咱们打车走吧!”

“其实这车是我送给芽芽,不是送给你的。我女儿很快会从美国回来,回来就得有人接她上学放学,你没个车开,等于她也间接没有车坐,你可以拒绝我送给你的东西,可你没权利剥夺女儿的,明白了吗?”曲耀阳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已经被医生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送到一般病房。

“可是她是我的主治医生啊!从我怀孕做检查开始,她就一直是我的主治医生!包括我拿到的第一份怀孕通知单她也是她递给我的啊!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正想东西想得出神时,裴母的电话正好打了过来。

曲婉婉摇头,“可我知道,自己还是犯了错。”

“哥!这次也当是我求求你了行不行,我从小到大,你在我的记忆里都是一个稳重自持的男人,你能面对一切的困难与挫折,你能帮助家里的每一个人把每一件大事或是小事摆平,可是今天这事不行,你不能抢淼心姐的孩子!”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嗯……嗯……芽芽想要麻麻,芽芽想要回家……”

“行!”那护士呵呵一笑转身就走,“刚才郭秘书出来的时候模样笑得都合不拢嘴,他常来这边走动,院里也有很多小女生喜欢他,这位小妹妹,你好眼光!”

“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吗?我问你,刚才那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等我回来吗,可你该死的生病也不让人消停是不是?!”

曲耀阳皱眉望了小家伙一眼,有些似笑非笑的模样,却没再接话了。

等进到电梯里后,曲耀阳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低头,“你能怎么帮我?”

她想了想说:“菜单还是给我看看吧!”

裴淼心这下才算是放开心怀的哈哈大笑,再去看旁边的小芽芽时,就见小姑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没想到她的老爸还是这么不受教,居然才这样就扛不住了。

曲市长的眼珠子一轱辘,面上却是一笑,“你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