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多远我会等你

527玉米粒-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55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1章:和风细雨

527玉米粒 44559

张兰兰接触到了我的视线以后,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乱说话了。

在那以后就是宫弦冰凉的大掌捂住了我的眼睛,看不到东西,眼前一片黑暗。脚边的触感让我一阵发麻,我只能揪着宫弦的衣服,身体靠近宫弦。祈求那些眼珠子不近我的身体。

不知不觉之中,宫一谦竟然把我带回了我与他一起买下来的房中,位于城郊闹中取静的仙苑居。

看着凭空出现的软椅,宫弦左手伸展轻放于软椅的扶手上,右手却搂着我的腰,我们并排坐在了软椅上,那姿势就像是两人正坐在情侣包厢里看电影的感觉。

我继续唠唠叨叨的跟张兰兰说着家里单位里的一些趣事。

张兰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放心吧,梦梦,我会永远陪着你,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是你的朋友。”

我就更不想去了,于是连忙对老板说:“老板,这个厨房的话来我们就不去了,一方面来说我们是外人,过去也不太方便。另一方面是我们肚子也饿了,就等着早点吃东西呢。”

我拼命的挤着眼睛,又伸出舌头,手也动是脚也动。凡我我能够想到的可以动的动作我都做了一遍。

“小功小心。”车上所有的人除了小功之外都惊呼大喊起来。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那一轮红月不知为何躲进了云层之后,就再也不出来了。没有了月亮的光芒,导致我们此处又陷入于黑暗之中。以至于我看向宫弦方向的视线受到了影响,让我看不真切。我只是隐约的看到宫弦正在快速地地他的手中画着什么。也许还是在画可以克制那个怨魂鬼刹的符纸吧。

红雾在这个时候已经变幻成了一个美女的模样,除了头部以上的部位能看得出容貌,别的部位都还是红色的虚体。

“宫弦,宫弦你快来看看呀。那是不是张兰兰呀……”我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音,手脚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我不愿意再横生枝节,让叶拓跋的事情来分散宫弦的注意力,万一错过了救助张兰兰的机会,那么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反正沈琳直接将手机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内,然后又从包包里掏出了另外的一个手机,发了一段语音不知道给谁:“那我现在就带着我的亲戚过去了。”

黑雾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也许这就是他们做为魂体的一种感念吧,他还只是跟宫弦第一次见面,就把宫弦的习性措得很清楚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面膜对我的危害,那么想都知道我是不会继续使用的了。

门外的身影顿了一下,正当我准备继续问的时候,只见宫弦黑着脸走了进来。这个时候的我,心中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愧疚感……

可是虽然宫弦这个时候对我客气的不行,性格也温柔似水。但是我却忘了一点,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只见曽小溪两只手扣紧了手中的笔,然后说:“你们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情,就直接写在这个纸上就行。字丑了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让我看清楚是什么字。”

宫一谦听到我说的话,转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们直接一起去吃饭吧,随便吃点东西。反正我们也顺路,到时候再一起回去就行了。”

宫一谦一脸无奈的说:“随你吧,你开心就好。但是你不能跟我一个房间。”

只是当那个飞天蛮在那歪歪扭扭的演示我吓着她的情景时,倒也是把我逗笑了,也使我不再那么害怕了。

张兰兰点点头说:“对,你那天晕倒以后,我将你送到医院。一开始是觉得你疲劳过度,后来发现你不对劲,怎么都醒不过来。而且身体还瘦的不像话,就像个植物人一样,我们说的话你也没点反应。医生查不出你是什么原因,就是最好的教授给你看病,都找不出一丝头绪。”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躺着的床轻轻的往下压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双略带粗糙的手搭上了我的脸颊。我紧张的不行,但是同时又是困得不得了。我就在保持着警惕和跟睡魔作抗争这两件事情中间不停地来回跑动。

我一口气就将我的打算告诉了买家,就怕她反悔,所以马上给出了五折的优惠。要知道如果她真的以五折的优惠购买了别的宝贝,我还得贴钱呢,我们老板就给了我们最低七折的优惠。

经张兰兰这样安慰着,我才稍稍的心安了一些。我为能够有张兰兰这样如此善解人意的好朋友而感到欣慰。

我正要对他说让他快过来,我受伤了。但是此时电话那头却传出来了陈媚的声音,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陈媚在那跟宫一谦撒娇着说:“谁啊?有完没完了,一谦你怎么还不挂电话啊。”

水进入了肺腔,刚刚的慌乱让我呛的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下意识地想要去呼喊救命,可是嘴巴一张开,浴缸里面的水就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

宫弦被我给激怒了,一把拉着我,就要把我摁回浴缸里。溺水的感觉还在我的大脑里,让我忘不掉。我可不会再让自己体验一次。

后来想了想,越想越生气。我也不顾自己浑身狼狈,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就冲出房间了。

当下我被刺激的睡意全无,既然是刚刚给的评论。想必这顾客还没休息。

我哆嗦着,紧抓着张兰兰的手已经无法平抚我那害怕的小心脏,于是我连忙起身,走到了张兰兰的身边,跟她挤在一张二人沙发上,紧紧的靠着她。

我没想到司机一路上都没有休息。就这样原定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笔仙?前世!这个曽小溪不会是去玩那种流传在民间的笔仙游戏吧。我就算对于这些事情是很孤陋寡闻的,但是笔仙,碟仙,在我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听到身边的小伙伴在议论这个。

可是我低伏了大明的热心,他从我的话中听出了不对劲,非但没有听我的话离开这里,反而三步拼成二步的跑到了我的身旁,还扶着我的胳膊,焦急的询问我:“林梦,你怎么了,你不哪里不舒服。”

而我体内的欲望似乎也知道大明就在我的前面不远处,一直驱动着我让我往大明的方向走过去。

“你个笨蛋,不知道现在你才是对我最要命的危险人物吗?”如果等会我控制不了自己,强上了你,你可千万别哭,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到时别跟我来要我对你负责的事情。”

我笑着对宫一谦说:“哟。这个时候跟我开起玩笑来了,你的陆雅小未婚妻呢。”

刚才我们看着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在小女孩的带路之下,场景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出现了我们走进来时所经过的那条山路。

我心中着急,在没有得到医生的许可之下,自己坐起了身体,我打算出去找那医生问一问。

于是我从包包中掏出了一把在银质小刀,锋利的刀口在烛光的光影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要不是它的用途太过血腥,那么眼前这个看到的景象也还是很治愈的。

“既然梦梦不喜欢你,那么你就不要存在这三界之中了。”

初初看上去还觉得是两股线相互交缠,仔细看上去去是两种颜色的线各有损坏,有的位置红线被黑色的线所灼烧不见了,而有的位置黑色的线也被红线灼燃起来。

他围着我上下看了好几眼。直到我把我的工作证递给了他看时,他才连连称道:“缘分啊缘分了。”

华先生居然是这样想的,这一点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我竟然还对华先生抱有幻想,觉得他能对自己的夫人那么好,没想到,都是因为容颜在作祟吗。

华先生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但是即刻又反驳道:“我不是只为了这个,我也是怕夫人出了什么意外。”

我从来没有想到张兰兰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一直都以为张兰兰是只管抓鬼的,没想到她还会关心别人的家事与幸福。

“至于方法嘛,就是你我的手机在我们还在热恋的时候,为了能够多与你相遇,我在我们两人的手机里下载了想到共享位置的软件,我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找到你的。”

也许大陈正在打扫着他那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小功四处观赏着这山谷里的宁静,大明呢则不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及治疗着他的晕血症。他们的生活一定是即安逸又平静。

只是我又不能把张兰兰跟我联络的消息告诉给他们。因为张兰兰还特意提醒过,在他们当中有可能会有不对劲的人。

我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宫弦那恣意的脸。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说道:“老婆沐浴,怎么能够少了为夫的帮忙呢?”

我早忘了被他占了便宜,急忙的问他:“你好了吗?身体完全都恢复了吗?”在现在这个离我生命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能够看到宫弦,我心是欢喜的。

“大妈,我们来时在半道上看到一处木屋,我们觉得那木屋的造型挺别具的,想去那儿看一看。”

“为什么?”这句话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听过。

毕竟一个陌生人家里我是不敢过夜的。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安全。

糖果?记得装糖果的碟子里确实没有几颗糖果了,但欣欣说什么……这个雕像会吃糖?

今天也没有例外,听见她们在聊着这些八卦的时候,我就打算装作不知道的离开。却没想到其中一个阿姨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对另外一个煮饭阿姨说:“不过你知道吗,今天陆雅哭的可厉害了,在宫家一直可委屈了。”

“这是?”我皱着眉头看着陆雅,她又想做什么事情。

明明宫弦之前也是见过陆雅的,真不知道陆雅给宫弦灌了什么迷魂汤,使得宫弦竟然也直接站在她的这一边,替她隐瞒着。

小鬼魂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然后问道:“那他们会接受我吗?”

我颤抖着手,点开了淘宝。然后猛地闭上了眼睛。真是太累了,才刚刚解决完一个差评,现在又是另一个差评。差评差评,怎么那么多的差评。

它的眼神里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神色,然后迫不及待的凑近我的身上,然后就像吸毒一样的嗅着我的气味。贪婪的蠕动着她的鼻子,可怕到不行。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由于我跟张兰兰本身就没有带什么东西,并且我们进客栈的时候也只有我们的衣服。而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衣服给换上了,所以现在我们只要直接走就可以了。

我犹豫道:“难道要见死不救吗?”张兰兰只是说她还要再去准备一些符咒。却没有想到她这一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闭关了。

我走回到了车体边,拿出了手机,一看还是有信号的,于是赶紧尝试着拨打张兰兰的电筒,却发现她的电话已经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了。

不行,我必须得沉下气来。不能让对方察觉到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那样我还可以假装不知道此事,还可以与他周旋几下,可若是他得知了我知道他的底细之后,估计他就会有所动作了。

忽然,小月就像疯了一样的朝着门外跑了出去。吓得我连忙往外追去。

张兰兰小声的跟我说:“我们出去聊。”

她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两眼散发着狠毒的光,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刀朝我们逼近。我往后退,劝她说:“你别过来!”

这男人……满脑子装的都是什么?

手机铃声还在想,我随意的瞄了一眼时间,然后捂着被子说道:“已经四点五十分了。”

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赶紧出去,并且忘掉我脑海中的这些可怕的幻想。空气稀薄,我每走一步路都是用尽了全力,就像是在一处火灾逃生的现场一样,心中的无助要多少有多少。

我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生怕那些东西就要掉落在我的身体上。那个骷髅又开口了,牙齿一张一合碰撞出声音来:“陈媚,你认识的……”

小淘来到我的身边,很是气愤地跟我讲起了昨晚的这一起事件。

去,还是不去?我纠结起来。

我一边翻白眼一边瞪他,我倒是想啊,想不回来啊,可是他真由得我不回来吗。

我跟宫弦结婚那么长时间了,他不是冷着脸就是阴森森的如鬼魅般的周身都充满着寒气,我还真没有看到过他如常人般的这样开怀大笑的时候。

这样一想,我立马又有了十足的底气,瞬间就从一个逆来顺受的小绵羊,变成了气势汹汹的大灰狼。

如果当时我怕宫弦是因为我怕死,那么我现在已经不怕死了,我为什么还要有害怕的情绪?

就在脚底落空的一瞬间,我心里飞奔而过无数头草泥马。

我心中已是被担心与焦急所充斥,从张兰兰的留言来看,虽然我并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把给我的消息放进了手镯里,可是我却对她此时的安危深表担心。因为她的留言当中,把那个“顺风车”用双引号引了起来,这不是正常的措词方法,除非她想告诉我这顺风车其时是别有目的的顺风车,也符合平日里正常行文时,想要把同一词的意思说成是反面的,往往都是以用双引号来做提示。

我正在通过双手想互搓手来缓解身体的冷意,忽然这给了我一道灵感。

这二天是见鬼了,什么时候这个陆雅跟我有那么好了,心里诽谤归诽谤,我还是下楼去见了陆雅。

在地上坐了一会,确定自己的脚腕没有异常后,我就走去托运行李那边拿行李。奇怪的是,我这一路都没有再看到宫弦和他的小女朋友。

接下来的路线,宫一谦将车开的特别快。下的暴雨从窗户上滑了过去,就像有人用水泼在车窗上一样。前面的雨刷一左一右的地刷着车窗上的雨。

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了行李箱的面前,然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到了地上。

再一次确定了他们两个人没有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我一把拉开窗帘,为了配合我演戏,我还大声的喊道:“曾大庆你来看,你家这里的风景可好了。小溪毕竟还是个小孩儿,你就别想那么多啦。等她回来了。我再找她好好聊聊。”

程凤还没有走,她身上的皮倒是变得有些参差不齐。刚刚我发愣的那么点时间里就已经让曾大庆对我有所怀疑,所以到了现在,我也只是装作不在意的瞄了程凤几眼,然后就移开了视线。

就是不知道张兰兰现在在哪呢,想发个短信给她,问问她飞头蛮都解决完事没有。如果要是有空的话现在过来找我,那么我也是会十分激动……

由于担心着张兰兰,我并没有再继续去着呢宫弦在我晕过去以后,他做了什么,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吃过食物,可是我却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活力,一点儿也没有觉得饿或者是渴的感觉到。

难道我是属于容易招惹到鬼怪的体质吗,否则我怎么就招惹上了宫弦这么一个长老级别的大boss。

只是每当我在无聊的时候,心里都会自己跟自己说,反正小米也不与我在同一个办公室,他也不会知道我上不上班的,干脆就提前下班得了,无聊每当我鼓足勇气想要提前下班时,在办公室里巡视了一圈,看到我的同事们都在尽职的工作者,我又觉得很是心虚。于是我只好又打消了提前下班的念头。

虽然她的心思歹毒,可是我还是无法看到她受苦,此时我的心情很纠结,不知如何对待她们母女两人才好。

旁边的女鬼也不理会曽小溪,连忙转过身来。然后猛地飞到了我的面前,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血淋淋的嘴唇都快要贴上我的脖子。

“兰兰,不对呀,你还记得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那时黄拓跋不也离开了这个屋子吗?”我不解地询问兰兰。

张兰兰跟我分析着屋里几个怨灵的情况。让我大致对屋里的情况有了一个了解。

若说她是人,那么她为何没有受到屋里的这几个怨灵的攻击。若说她是鬼,她又如何可以在阳光之下活动,而且还可以随意的出入这个屋子?

可惜那个大妈现在失踪。无法找她问个清楚。

“这屋里的这一群怨灵怎么办?”我喃喃自语,心中有个直觉。这屋里的这几个怨灵应该还是小罗罗。控制他们的才是最可怕的。

张兰兰朝窗外看了看。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梦梦,你别害怕。虽然你总有一股被人盯上的感觉。但那个只是一个虚体。也就是说,它的作用只能起到干扰我们的作用。除此之外,他无法威胁到我们。甚至他都无法跟他的主子传递消息。”

张兰兰叫我拉回到床上。对我说:“梦梦,我们俩人分批睡一会儿。你先睡,我先盯着,两个小时以后我都叫你起来换我。”

说完,厨师咧着嘴就一直笑。我看着他的笑容,感觉心里发慌。

厨师见我笑了,也阴气森森的笑着对我说:“你呢?小姑娘,你想喝汤?还是吃粥。”

张兰兰跟我一起背靠背的坐在衣服上,互相靠近也没有让我觉得有一点的温暖。

不仅如此,还猖狂的对我说:“你就省省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能让人类怀上鬼胎的,都是道行很高的鬼,我不信他会容忍你去将他的孩子给打掉。”

为了避免老板对张兰兰做出什么事情,于是我把张兰兰拉着背在我的身后。

怪不得老板会说我阴气重,在我身体冰成这样的情况下,张兰兰的手机依然还是那么的温暖。

尽管我的内心已经是害怕到不行,但是我的好奇心却还是促使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十字架上的人。

他手中扯着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对我看来,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小叶子了,比那种匕首类的东西都还要尖锐。

就在我有些恼怒的时候,同意不同意他导是给个说法吧。

有一个男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难道他就是我所要找的客户?

我紧紧的盯着这个小人的脸,我再次确定了,我并没有看错。这个脸跟刚才贴在,玻璃窗上的脸是一模一样。此时他也正一脸阴阴的瞪着我。似乎我已他有仇似的。

“你见过这样黑色的游人液体吗?”我只好开口去问他。

我猛得一回头,左右看了看,除了那一群正在台上乱舞的人,却没有看到异常的现象,而且就在我扭头去查看的时候,又没有听到那嘀嗒嘀嗒的声音了。

看多了鬼片的我知道那里常常是鬼怪出现的场所。我不知道这出现的异常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冲着舞池里的别人而来的。

陆雅远远的找了一个桌子坐下,要了一杯冰白。

陆雅看见宫一谦这样,便知道宫一谦宁可去买醉,也不愿和他多呆一分钟;宁可来这里和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也不愿意碰她一下。她的心感觉很疼,很疼。“走!”管家连忙追了上去。

我刚出门准备打车去机场,却发现一辆车停在我面前了。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人:“老祖宗,是太太让我来送你去机场的。”我听见“老祖宗”三个字,一口老血涌上来,差点没噎死我。也是,我在这家里还算有些特权,至少这个专车啥的还是有的。我连忙对司机大叔说:”叔叔啊,您这是折煞我了!”

想到我的差点儿就此丧命,幸好我好聪明,自己想到了硬解的办法。只要我不生气,我的怨气就不会溢出体外,我就不会最终失去怨魂。

王先生笑着说:“谢谢谢谢。这次的事能平安解决多亏了你。以后我还是别上网乱买东西了,尤其是这种古物。不过话说回来,你刚才一个人在房里都做了什么?怎么欣欣会无缘无故变好了?”

这时飞向我的那些成群的小飞虫越来越多了,我忍住心头的害怕,尽量不去看它们的,而是全身注意力都在想尽快把张兰兰给拉出来。

“梦梦,如果你把我的头给拉断了,倒不如别救我的好。”

“还不能过去。”张兰兰对我摇了摇头,道:“我们来时,我就怀疑过棺木里的人不是那个木屋的主人徐浩,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棺木里的人真的不是他。而是借此来招魂的怨魂鬼煞。”

她那白色的衣服上血迹斑斑,看起来估计是别人的杰作。顾不上那么多,我转身就开始狂奔。知道要是再停留在原地,张兰兰还在不在我身边我都要不知道了。

听到张兰兰没事,我心中狂喜。连忙对她说道:“我在磨盘镇上面的磨盘小巷里。这里似乎挺邪门的,进来了以后就出不去。”

“对,看起来就是个心机婊,哦,不对,根本就是个心机婊,就她那么差的演技怎么可能会火呢。”说完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这种人啊,你说到底是吐什么呢?要是为了出名就这样的演技也混不长久,要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那她怎么也应该好好练习她的演技吧。”张兰兰一面吐槽这之后竟然连口气中的鄙视都毫不掩饰,我看着她那愤世嫉俗的样子胸口一阵沉闷。

“张兰兰作为报答,回头我教你一招。绝对让你的法力更上一层楼。”

我知道宫弦说的有道理,于是捧着张兰兰的手机就到了隔壁的房间。第一次觉得同时开两间房是一个多么明智的选择啊。

女鬼笑了一声,对宫弦说:“看得出来,你很在乎今日我见到的那个女子。祝福你们能够好好地在一起吧。希望你跟她能够幸福,我也谢谢你能够陪我这一程,听我讲了这么多我上百年都无法说出口的话。现在我要离开了,我留在这里的时间确实太久了。”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还是阴阳眼,周围却都看不见鬼的缘故。就真的如同宫一谦所说的一样,如果要是去吃牛排,那么还有可能能吃的到炒面。真的到了吃牛排的地方,张兰兰却看都不看炒面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