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多远我会等你

527玉米粒-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55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9章:金玉良言

527玉米粒 44559

方继藩爽朗一笑:“叫进来。”天色已是黯淡,夕阳照在宫中屋脊上的琉璃瓦上,渲出光怪陆离的光晕。

方景隆疑如自己在梦里,脚下踩着的都不是土地,而是在云端。

方继藩凝噎无言,幽怨地看着张懋。

“东……东市……”刘钱心里已是大喜过望,这方继藩,完了!

杨管事像死了niang一般:“卖……卖了……”

……………………

若不是要注重场合,张懋恨不得捶胸跌足,为方景隆可惜,老方家数代忠良,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玩意。

方继藩甚至觉得张懋像个老玻璃。

“爹…”方继藩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别老提祖宗了……”他缩了缩脖子:“我总感觉阴风阵阵的。”

这狗东西……

紧接着,朱厚照开始和弘治皇帝进行交割,弘治皇帝急着上任,虽觉得此事荒唐,却又觉得,挣来了这么多银子,放在太子的身上,不知他又会如何挥霍,还是放在朕和国库这里为好,有益于天下嘛。

方继藩的脸僵住了。

说着,眼泪模糊。

数不清的数目,看得弘治皇帝头晕目眩。

朱厚照突然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不见,期期艾艾的道:“看……看过一些。”

银子啊……他突然痛心疾首。

他预料到,可能弘治皇帝君臣们会瞎折腾,可是万万料不到,会折腾到这个地步。

不知为什么,方继藩说圣明,他倒觉得还算中听,甚至是悦耳。可自己的亲儿子说同样的话,他却觉得这定是讽刺。

这外头站着的账房先生一见到朱厚照,顿时眼睛一亮。

慕太后不得不下旨命人死守洛阳,一面开始安抚人心。

张煌言忙道:“万死,臣只是……认为……陛下带兵出关,胡军其实已胜券在握,我大陈到了今日这个地步,这是其一;朝廷已经做错了一件事,万不可再错失这第二次的机会……”

所谓的荣华富贵,现在已显得可笑了,而所谓的公侯,若是几日之前,还足以动人心,可现在……一切都已迟了,当陈军驻马在十里之外的时候,这一切,早已迟了。

他沧然泪下,只是匍匐在地,不断的哽咽抽泣。

倘若,皇帝能够速胜,倒也罢了,可偏偏,战事拖了这么久,据说,还要扒了河堤,要水淹洛阳。

自然,还是没有人敢反对,大家畏惧皇帝的威严,便如行尸走肉一般,应命行事。

他们一个个带着杀机,顷刻间,这无数的人流,已是将中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所有人都沉默了。

是夜……楚军大乱!

梁萧抬眸,他一下子,竟是显得十分的平静,这平静的眼神里,竟带着几分奇怪的样子:“陛下,事到如今,这些话,已经没有意义了。”项正虽是说的慷慨激昂,而事实上,账中的将军,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话。

他们和寻常大字不识的大头兵不同,大多武官,都出自较为不错的家庭,正因为如此,他们多少有所见识。

他们几乎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陛下!”梁萧跪下,只是滔滔大哭:“臣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不敢欺瞒陛下,还请陛下明鉴,臣的兵马,已是覆灭,越军,也完了,都督吴楚,已被斩杀,臣亲眼看到了他的尸首,臣之所以能活着回来见陛下,只是因为,那陈凯之……那陈凯之……”

“那陈凯之做什么?”项正脸色苍白,他虽不停的说不可能,可他知道,梁萧绝不敢欺君罔上,事实上,现在他已开始有些眩晕了。

梁萧大笑起来:“那么我来问你,十万陈军,可以抵挡数十万胡人铁骑吗?他们拿什么来抵挡,真凭借火器?火器就算再厉害,也终究是有限度,何况,他那新军,新建不久,不过是一群新兵罢了,吴老弟,你放心吧,若没有把握,我们怎么……”

陈军……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这里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民夫们一个个赤足,在这河床边的淤泥边劳作,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时不时,有人遭受鞭挞。

谁都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做的是什么。

到时,一切的庄稼都会被淹没,人没有了粮食,到时,席卷而来的大水会将无数人葬入水中,到时,便是人间地狱,随即,便是瘟疫,是饥荒,是数之不尽的灾难。

瘟疫……

他不禁忧虑起来,和胡人的密谋,已经开始,尤其是在得知陈军被围之后,项正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和胡人合作,可现在呢,等他出了兵,胡人便没了消息,这令他有些放心不下:“莫不是这些胡人,背信弃义,在消灭了陈军之后,依旧还觊觎关内,朕很担心,胡人会夺取关中,这关中千里沃土,朕垂涎已久,若是让胡人取了去,那么,我大楚可就腹背受敌了,胡人狼子野心,和他们合作,却要小心。我大楚的夜行营,也没有消息吗?”

项正突然想起什么:“杨卿家,且慢着。”

可现在,这些人却是一声不吭,哪里还敢出头。

现在他心思复杂,在幻想着无数种可能。

“臣朱寿,愿听大汉皇帝调遣。”

汉军来了。

“莫非当真覆灭了。”有人目瞪口呆。

这个皇帝,自然不会是大凉的皇帝,大凉已没有皇帝了,在这西域之国,所有人都只知道有国师,而不知有天子,因此,这里的皇帝到底是谁,自然也就不言自明。

“什么?”赫连大汗眯着眼,看着何秀。

赫连大汗想活下去,事实上,当初他放下武器,成为俘虏,没有死战到底,便是自己的求生欲占据了上风,而现在,与其做一个阶下囚,他当然希望自己这头猛虎,有回到山林的机会,此时,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曙光,尤其是经过何秀一番分析之后,更令他自觉地看到了机会。

何秀朝赫连大汗看了一眼,低声用胡语对赫连大汗道:“大汗,快跪下。”

而事实上,在禀报之后,陛下并没有来,一直到了夜深,当陈无极的伤口已是包扎上药,睡了几个时辰,喝了一碗稀粥之后,在这子夜时分,外头才传出了见过陛下的声音。

这笑容显得很疲惫。

紧接着,脚步开始加快,每一个人肩并着肩,刺刀挺着斜刺向天穹.

赫连大汗已带着禁卫们杀入了阵地,看着这一幕场景,他的心底,竟是冒出了森然的寒意,他哪里会想到,自己将数十万人带到了这里,将他们带入了这地狱之中。

而附近的胡人,亦是拼了命的涌来。地上到处都是在蠕动的人,许多人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在shenyin,在呼喊,在嚎叫。

而身边的汉军,已是越来越少了,第一大队的后备队,早已折损过半。

仿佛在这人间地狱里,磨难永远没有尽头,先是枪林弹雨,接着是火炮齐鸣,是那可恶的意大利炮,最终,却又是壕沟里的士兵顽强的抵抗,现在……他们看到,现在站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群无畏的人,远处,依旧还是枪声大作,还是炮火轰鸣,而在这里,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而在壕沟中的战斗,却已更加的惨烈。

事实上,此时胡人们已经开始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局面。

更可怕的是,这如流星一般的炮弹,绝不停歇,疯狂的轰炸,更可怕的却是最前冲锋的骑兵,掷弹兵们开始毫不犹豫的将一个个手弹飞出,手弹的威力虽及不上炮弹,可这近在咫尺的爆炸却将一个个胡人撕成了碎片,人仰马翻,哀嚎的人在发出了凄厉的吼叫之后,便如枯木一般的倒下,有人直接被烧焦了,只生下焦炭一般,身体的其余部分,直接灰飞烟灭。

这想来……算是最后一战吧,在这片土地上,谁才是真正的主宰,今日……便可以见出分晓。

伤亡已经开始出现了。

营官们早已开始令人清点弹药。

“哎……”赫连大汗一声叹息,即便明知道,对方是在逼迫自己进行决战,可赫连大汗,依旧还是佩服陈凯之了,至少……人家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即便陈凯之再如何狡诈,自己如何看穿了他的路数,可依旧……却还是进入了陈凯之的圈套,只能提兵决战。

于是队官们直接拿出了参谋部早已下达的命令,开始在各自的将士们面前念起来。

他对胡人也颇有了解,晓得他们一旦遭到如此挑衅,势必会引发强烈反弹。

而赫连大汗所要考虑的,还是这账中各部首领的感受。

胡人……终究不是汉人,而胡人的大汗,也绝非是大汉的皇帝。

诺大的草场,到处可见一队队的胡人骑马而过,他们唱诵着大汗的英明,对明日即将开始的杀戮,满怀着期待。

赫连大汗脸色铁青,胸口起伏,他并没有去看何秀,心知这赫连部遭了损失,自然要迁怒在何秀身上,这样似乎也好,出了气,自然也就过去了。

苏叶就是自这儿举家而来的,想来那里的事,他最清楚。

陈凯之摆了摆手:“朕知道你来做什么,那么,朕来问一问你这都督,你新军操练的如何?”

陈凯之皱眉:“噢?这是什么缘故?”

“夜里读书,是为了让他们明志,所以,这些新兵,和当初的勇士营,没有什么分别,他们只渴望有用武之地,这口气,已经憋了数月之久,如何不能战?现在,新军上下,只等陛下一声令下而已。”

不过细细想来,似乎连陈凯之也觉得有道理,当初,他只是将后世自近代以来,新式军队的练兵方法原本照抄了遍,殊不知这等练兵方法,是自工业革命开始,在无数的战争以及操练中总结出来的最佳方法,经过了千锤百炼,几乎每一个条例,都是经过无数人的鲜血和经验方才换来的。

醉醺醺的武士们,一个个跃跃欲试,有人甚至拔出腰间的长刀。

他的世界里没有道义,也没有仁义。

陈凯之一笑,目中却是一沉,此时此刻,是该出发了。

在这大帐里,早有随驾的大臣相候,陈凯之一进去,立即便随军的兵部侍郎刘晋道。

可对于寻常的百姓人家而已,那高高在上的衙门,还有那平时趾高气昂的差役,登门送米,莫说是几升,即便是小半碗,那也是与有荣焉的事,他们家的门前,都会挂上一个牌子,上书精忠报国四字,这报国的牌子,极是醒目,让左邻右舍,称羡不已。

晏先生凝视着陈凯之,也不由苦笑,忙是摇头开口:“老臣只敢确定一件事。”

蜀军自然如从前一般,开始镇压。

陈凯之得到了消息,也只是微微一笑置之,他心知,王建喊出什么口号,这蜀军也绝不会轻饶他,可管中窥豹,却也能看出各国的人心,已开始出现了松动,只怕天下各国的人心,已开了一个口子了。

“除非,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意并非是我大陈,而在于……在这洛阳的各国使者?”

而对那些穷困之人,却仿佛看到了希望,自己的子侄,是不是要去碰一碰运气,且看看能不能加入新军,而自己,不妨也随军去吧,这可比苦哈哈的过日子好。

要开战了。

于是乎,少不得要亲自出面,动用自己这一张厚脸皮,出马了。

济北钱庄,现如今的信誉来做保证,还是足以让商贾们愿意相信的,毕竟自己手里,就有大量的钱票,若是钱庄都不信,这不就意味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钱票俱都成了废纸吗?

他似乎并没有强烈反对,而是认为,此事应当慎重,要想办法的确定是否可行,而不是全然畏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