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电话:第60章:不解之缘

圣安娜电话 作者: 袁血郁

但为何,这只在回忆里出现的目光此刻却从口罩女眼中看到?

浓浓的火药味,就连站在门外的人都不禁为之一颤……

水菡哭着跑了,一路跌跌撞撞,好几次都差点跌倒。她不能原谅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迷惑了,一个下流无耻的男人!要想跟她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发生关系的男人!

可无论再怎么挣扎,洛凯旋都避免不了被警察带走的命运。幸好梁悦还没事,在洛凯旋转身那一刹,梁悦也冲他点头:“老公,你会没事的,我会跟律师一起去警局。”

梵狄盯着亨利怀中那不安分的小身影,见她紧紧依偎在亨利怀里像依人小鸟一样,他真想抽她两巴掌!该死的,她竟然这么随便么?

洗完澡,手拿着浴巾就出来了,连围在腰上都省了。

大手一掀薄被,躺在那女人身边,他现在才看到,原来她竟穿着卡通睡衣?

“又不说话?你以为这次不说话就能完事?当我梵狄是什么,当梵氏公馆是什么?有胆子来偷窥,没胆子说话?”梵狄一直抓着小颖的肩头,不让她动弹半分,此时此刻,他心里闪过无数道念头,猜测这个女人是来做什么的。他身为梵氏家族的掌舵人,必须有极高的警惕,有超乎常人的冷酷的心。如果这个口罩女敢不老实,他绝不会手软。凡是有可能对梵氏公馆产生威胁的人和事,都会被他清理掉。

几个大男人同时都在咳嗽,赶紧地说:“不不不……老大,我们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只是怀孕这事儿,还真是难以预料,有时没有刻意安排却怀上了,有时巴望着却还没动静。

大人和孩之间的互动,显示出孩不仅仅是这个家庭的成员而已,更是一个可以联系夫妻间感情的重要纽带,并且渐渐的还会在父母心目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如今的水菡依旧清新秀美,可是却比以前更加娇媚动人了,一颦一笑不经意之间都会流露出淡淡的风情,不愧是新一代的辣妈代表,虽然生了孩,但却更具有魅力了。

“嗯……我们在警局门口汇合。”

>

bsp;童菲可没打算多做停留,胃部的不适在折磨着她,她只想快点离开回家。

“呵呵……你们都是护士吧?听说过天使魔鬼混合体吗?我觉得你们就是……只不过,所谓的魔鬼,不知道是指的身材还是心呢?”童菲这话一出,三个女人顿时脸黑到了极点,火药味升级。

赫淑娴面无表情,只是眼底闪过一丝痛惜,随即心一横,冷冷地吩咐:“陈志刚,把大人小孩子都带走,去车上先让医生给亚撒检查,我稍后就到。”

不……不是梦,是真的,他真的来了,就在她面前。

何宇森眼一瞪,摸了摸自己那油光水亮的头,羡慕地看着梵狄:“老弟,真有你的,竟然娶到个医生美女?听说她家财力雄厚,她是家族唯一继承人……两家一结合,将来更是相得益彰啊。老弟,你真有远见,我太羡慕你了,你老婆肯定比我家那个母老虎强多了,身为男人,你小子忒有福气啊!”

何宇森从酒店窗户往下望去,依稀可见梵狄的车在向某个方向开去,并且,海港就在前方不远,那里停着一座小山似的游轮,灯火辉煌,灿烂夺目,在夜景中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梵狄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着对讲机问:“出什么事了?”

梵狄语气轻松,连告别都说得跟开玩笑似的,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里梗着什么东西不舒服。有些话,他现在不会说,或许是因为某些念头还不够清晰,可他只要知道,与水菡再见的机会不会遥远。

“……”

“老公……别说愧疚,你能活着,就是对我和孩子最大的恩赐了。”水菡软糯的鼻音听起来十分惹人爱怜,晏季匀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成了一滩水。

洛琪珊手捧着热奶茶,指指蓝泽辉面前那一杯:“替你叫了香草味的奶茶。”

蓝泽辉身子微微一震,竟是差点掉下泪来……她临走都不放心他,

洛琪珊告别的蓝泽辉,晏锥牵着她的手离开了咖啡厅,蓝泽辉独自一人走回家,虽然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却让他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孤独。

陈羽艳长得并不是很漂亮,因为产后发胖的关系,她现在是水桶身材,脸上更是肉多……但是,洛琪珊却觉得眼前的女人很美,尤其是在喂宝宝吃奶的时候,陈羽艳仿佛浑身都镀了一层光,使得她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魅力。

原来,是蓝覃。

晏锥紧紧咬着牙,极力忍受着刺骨的寒意,挺直了背脊……

“就你知道贫嘴……”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晏季匀脸色沉凝,眉宇间隐现忧色:“毛律师,我爷爷为什么会晕倒?有什么征兆或是在晕倒之前他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有没有受到刺激?”

不可一世,叱咤半

“喂,姐……你快回来啊,晏鸿章病危,正在医院抢救呢!”这略显苍老的男声显得有点兴奋。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是说,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美。”梵狄忙着解释的样子哪里像是个黑道大哥,就跟普通的毛头小伙子一样的。

而亚撒竟然能体谅到她这一点,让她如何能不感动?

“我……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承诺,说实话,你的出身和背景,一定不会被我身后的皇室所接受,我的父母也不会接受。他们迟早会为我安排一个或者几个妻子,并且还都是一个个家庭显赫的,不会是平民。这是身为皇室人员所不可避免的……”

亚撒已经有段日子没回来了,见到熟悉的景物不由得有几分感慨……或许除了这些树木和建筑,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吧。以前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哥哥,如今却是显得憔悴了,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

水菡也很小心,不一会儿就抱着小柠檬进屋去了,尽管万分不舍,但手机通话总会有结束的时候啊。

晏鸿瑞也是一脸怒容地喝斥:“季匀,你怎么可以含血喷人,那是我哥哥,我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毒!”

水菡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捂着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失控,强压下喉间的哽咽:“晏季匀,我问你一些事……你要……要诚实回答我。你是不是知道晏家和沈家之间的秘密?是不是晏家因为从我外婆那里抢走了炎月口服液的配方?我外婆的死是不是跟你爷爷有关?这些你都知道吗?你告诉我啊!”

不得不说,那个策划了这一切的人,方法很简单,却是最直接地达到了目的。他还会留下来吗,当然是溜了。

在国外,虽然水菡他们都是在家做中餐吃,但毕竟有些佐料和食材都买不到,做出来的东西总是感觉比在家吃的要少了些味道。今天能吃到父母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不只是一顿好吃的,更是代表着父母对孩子的爱。

“该死的女人……你,放开……”晏锥狠厉的眼神充满了戾气,前所未有的愤怒,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字,竟染上了阴森的气息。

这话一出,全场都安静了,包括梵赫磊和何宇森等人,全都面面相觑,表情可谓是精彩极了……这什么情况?都要死的人了还在旁若无人的谈情说爱,居然还当众表白起来了?见过在枪口下在一帮人渣面前对自己心爱的人表白的吗?小颖这也太强悍了!

“阿凡……阿凡……”小颖心痛的呼唤,挣扎着想要靠近他。

“……”

张护士很有礼貌地微笑着跟沈云姿打招呼,亲切和蔼。

她的眼神有些涣散,还带着一点迷茫,她说话的神态语气跟平时兼职判若两人。此刻她天真的样子很像个纯真的少女,但她的行为却是相当暴力,为什么会这样?

嫣嫣心无旁骛,她眼里只有那个弹钢琴的身影,她的表情在不知不觉地柔和,微笑,唱到最后快结尾时,她终于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nb

程瑞一阵无语,董事长好奇怪,明明是在笑,却不承认。

“护士,我这里真的很疼……”病人指指自己动过手术的位置,虚弱地说。

他仰着头,冷笑道:“姓晏的,我真佩服你现在还有闲工夫来监视我们。”

“廖辉,你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你在我爷爷毒发的当天就打算溜,还把剩下的毒粉都带走了。只可惜你的耐心少了那么一点点,你刚走出晏家大门不久就忍不住想把毒粉扔掉,又觉得扔垃圾桶不合适,于是你就扔在了路边的树丛里……本来这事儿,确实是神不知鬼不觉,但你不知道的是,在事发之前没多久,我已经在大宅门口多装了两个监视器,隐藏在树上,一般人不可能会看到。而其中一个监视器就拍下了你扔东西的画面。我派人去树丛里找了很久,终于不被我找到一个白色的小瓶子,里边剩下的一点药粉拿去化验,你猜怎么着?正好是跟我爷爷所

,有痛苦有快乐也有醒悟……她对梵狄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他将她推向别人的怀里。他乐意看到她跟陆哲浩拍拖,并在那之前还特意收她为义妹,这些举动,如今想起来,即是对她的好,也是一种极致的残忍。

杜橙嘴角抽抽,冲着晏季匀挤眉弄眼,示意他说说话,可是,没想到,晏季匀居然会说……

邓嘉瑜望着房门冷笑,嫉妒的心在疯狂膨胀……

看她在屋子中间走来走去的一筹莫展,晏锥也心疼,同时更痛恨蓝覃这个人……用脚趾头猜都能知道洛凯旋家那份资料一定是蓝覃所为,太卑鄙太狠毒了!

“不行!”晏锥想都没想,一口否定。

一道阴影靠近,男人眼里划过一丝短暂的异色:“水菡,我们又见面了,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呃?跳舞?

蓦地,邓嘉瑜感到自己腰上的手一紧,那力道,她觉得疼……

看着她惊愕的神情,他越发确定了自己猜得没错,这就是嫣嫣,减肥后的嫣嫣!好啊,小妮子你这回玩得真大!

嫣嫣脑子里嗡嗡作响,身不由己地被他牵着走上了台。

有这么一位大美妞上场,跟晏晟睿犹如金童玉女一般登对,光是看着都很养眼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纪雪薇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死死盯着晏晟睿牵着嫣嫣的那只手,纪雪薇心里难受,酸酸的,苦苦的。她也在为晏晟睿请的女嘉宾而惊艳,就算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这个混血儿长得太美了,男人见了会有不心动的么?

可何慧怡却笑得很勉强,似乎是心不在焉,换好衣服之后就在医院草坪上坐着发呆。

坐在车里,洛琪珊就在琢磨,去哪里吃呢?爸妈说了今晚有事,不在家吃饭,而她又不想回晏家吃,一个人该去什么地方比较合适?

“现在才十点钟,不算太晚。”水菡轻轻地说了句,依偎在晏季匀身旁,静静地看着他。

“爷爷……是我!”晏季匀哽着喉咙呼唤一声,人已经坐在了晏鸿章身边。

亚撒心头一紧,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脚掌,用力往上掰着……这么做能最快止住抽筋。

水菡见晏锥一走,她的肚子也立刻不痛了,眉头也不再皱着,痛苦之色尽去,仰着小脸偷瞄着晏季匀的脸色……

紧接着,又是两声脆响——啪!啪!

“……你……”

“你还笑?”晏锥挫败了,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不是该急着道歉吗?

“不是用手揉,是用你的……”晏锥的手伸到了她唇边,抚摸着她柔嫩的唇,火热的眼神*至极。

子非高菡个。晏季匀最初的意思是一切从简,最好是领了结婚证之后晏家的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就完事,但晏鸿章还是坚持要办个仪式。在他心里,始终是感觉愧对沈玉莲,而水菡是沈玉莲的后代,能看着水菡穿着婚纱嫁给晏季匀,对晏鸿章来说,这等于是在弥补自己的遗憾……曾经,他年轻时,也想过娶沈玉莲,让她穿着嫁衣风风光光嫁进晏家,可终究是造化弄人,没能实现,如今,他的后代,与沈玉莲的后代结婚,他就幻想成是自己和沈玉莲……如果她在天有灵,也会看到的吧。17903610

洛琪珊灵动的大眼含着淡

在他的手触碰到她背上的拉链时,她的身子禁不住颤了颤,气喘吁吁地缩在他胸膛,小声地嘟哝:“我又喘不过气了……”

这笑声也缓解了她说话前的沉闷,静默了几秒之后,她粉红的双唇轻启,说出了一段她最不堪回首的往事……

“不……老公,你让我说……我没事,我可以撑下去的,听我说完……”洛琪珊带着祈求的眼神望着晏锥,最温柔的是“老公”两个字,触动了他的心。

在游戏开始之前,杜奕铭没想过自己会输,因为跟他玩过这款游戏的人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他不仅是现实中球场上的一员猛将,他玩灌篮游戏一样的生猛。在这款游戏的分值排名中,杜奕铭是排在第位的,这是一个相当值得骄傲的名次了。然而,他想不到嫣嫣居然也丝毫不逊色,让他感到很吃力,感到了危机,要赢,难咯。

呆滞几秒之后,杜奕铭蓦地扭头瞪着嫣嫣,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她先前一副老实又无害的样,误导他以为自己很有把握赢,根本没将她放在心上,可事实证明他看走眼了。

生在这样愉快的家庭里,孩很幸福,与父母之间也是很亲近的,可以开玩笑,可以互相陶侃,大家都不会真的生气,只不过是生活里的调节剂罢了。

洛琪珊心里暖烘烘的,先前的不自在也瞬间消失了,心情豁然开朗,冲着晏鸿章甜甜的一笑:“爷爷,难道您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辞职吗?”

第三张牌,亚撒拿到一张红心a,这家伙顿时露出喜色,大手一挥,又五百万筹码出去了……晏季匀是红心九,梵狄是梅花六,贺雨燕是黑桃五。

“嗯,我们出去吧。”水菡转身,手扶在门上,看着服务生喜笑颜开地走过来。

这时候,游轮的监视器已处于瘫痪状态,早在两分钟之前,每个屏幕上就已是一片雪花儿,没有图像。可见这歹徒并不是一个人,他有着相当强悍的电脑高手作为同伙!

杜橙拽着芊芊,童菲在后边跟着,三人一上车,那火药味更浓了,小小的空间里都被杜橙的满腔怒火塞满!

即使他现在比晏季匀富有,比他有地位,可水菡爱的依旧是晏季匀。在她看来,只有晏季匀是她的归宿,哪怕他真变得很穷。

水菡也向亚撒告知了兰芷芯和嫣嫣差点被抓的事,质问是不是亚撒干的。

亚撒将信将疑的眼神看着母亲,语气格外冷:“莫怪我会怀疑到您身上,在c市的时候,是您最先要抓嫣嫣的,我们刚回到皇宫没几天,兰芷芯和嫣嫣就出事了,这真的只是巧合吗?难道不是您留在c市的人干得?”

“好,阿凡,我不自责了,那你也要答应,不可以自责好吗?”

梵赫磊以及其他人都大惊失色,预感到不妙了!

“不……菡菡,刚才还说了你是有孕在身,别折腾,好好在家养胎,我们保持联系就行。”

小柠檬确实不太明白大人说的话,但至少孩子纯净的心灵能感觉到一点“危机”他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他老爸,是来跟他抢妈妈的。

这个男人总给她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她看不透他的眼神,更揣测不到他的内心,可今天发生的事,让洛琪珊对晏锥的兴趣勾了起来,突然有点想知道他有怎样的过去,像他那样的男人,有过怎样的情史?他又是怎样坐到今天董事长的位置?

洛琪珊现在只想立刻泡在热水里,浑身抖得厉害,也没去留神服务员在给房卡时那种异常的神情,拿了就匆匆闪人。

“呵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事先不知情?谁又知道是不是你跟你家人联合起来的手段?因为从商业上讲,我们两家若真能联姻,似乎好处还真不少。若从私情来讲,我被你拉了去当临时新郎,那件事外界都知道,以为我们是夫妻,所以你也觉得干脆就假戏真做嫁给我,这样你比较有面子?”晏锥冷若冰霜的语气,话中带刺。

可是,陈羽艳已经再也没有信任感可言了,只知道愤怒地控诉,用眼泪告诉晏锥和洛琪珊,她不会再相信他们。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