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电话:第62章:黔驴之技

圣安娜电话 作者: 袁血郁

这家伙仿佛一下子销声匿迹了一般。

豪气万千的方景隆又是哈哈大笑:“校阅第一,就有好的差遣了,至少是进亲军卫,少不得要入宫当值,将来有出息了。谁敢再说我儿子没出息……”他卷起袖子:“我揍死他。”

他紧张的看着方继藩:“五十两……方少爷,有多少,小人都要多少,银子……小人可以筹措,小人有布庄,有田地,在京里还有两处宅子,若还是不够,可以联合其他朋友,筹措钱粮,五十两……”

若用推恩的办法,确实可以削弱这些世袭土司的实力,使他们不敢造次。

…………

他一摸额头,疼的龇牙,这家伙下手还真是狠,以至茶盏碎裂,有碎瓷嵌入了额上的皮肉,他摸了额头的手湿漉漉的全是血,他发出嘶吼:“来人,来人,将他绑了,绑了!”

张懋说罢便大笑,这金腰带可是有典故的,校阅的规矩,是从太祖高皇帝就开始了,起初叫阅骑,当初的英国公张懋,便是在少年时,成化皇帝在西苑阅骑,张懋连发三箭连中,于是赐得金带。

张懋随即道:“大明的校阅,起初是骑射,可自文皇帝以来,若只以骑射,却也不能论英雄,因此文皇帝有恩旨,改策论试,既是让尔等为朝廷献言,也是考教你们的才学,陛下已出题,来,取题来。”

新的税制开始逐渐的试点,国库的收入不断的攀高,去岁的年入,已达到了三千六百多万两银子,当然……这还只是真正的税制没有铺开,今年的增长,多半也是喜人,只怕还要再涨不少。

李东阳和陈彤一合计,在场的四人都是天下绝顶聪明之人,一点即通,立即就明白这作坊怎么回事了。

银子……反而是其次的了。

看着父皇的笑容,朱厚照却是纠结起来,是为啥会加一个也字。

百思不得其解啊。

弘治皇帝心也定了。

于是,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事情,还在朕的掌握,都不要急,对了,货款,货款现在去查一查,还有……”弘治皇帝来回踱了两步,抬头:“将工头们都召来,让他们先稳住。”陈彤说到节省的时候,很是不自信。

方继藩:“……”

他预料到,可能弘治皇帝君臣们会瞎折腾,可是万万料不到,会折腾到这个地步。

“当然,它治好了母后,因而……让为数不少人认为,这确实是良药。可是……这世上的补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凭什么,十全大补露,就能畅销天下呢?”

朱厚照笑了,道:“因为很简单,因为十全大补露的出现,能够无数人带来利润。作坊一开,许多的匠人得了好处。还有周文英这些人,他们隶属于市场部,有七八十人,父皇一定在想,怎么养着这么多的闲人,而且,父皇也一定查过,他们的薪俸,高的出奇,莫说是周文英,就算是最寻常的人,一月下来,也有数百两银子。”

他恼羞成怒:“胡说什么,我何时抄的,你一人先入城。”

越是有这样的信心,就越使这些本就已弑君的降臣和降将们,更不敢有丝毫的异心。

若非心虚,怎么可能破坏数百年的祖宗之法,如此的将异姓王当不值钱的东西丢出去。

他沧然泪下,只是匍匐在地,不断的哽咽抽泣。

既是天子,难道不该作为大楚的表率吗?为何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而做这等不义之事,去偷袭陈人,陈楚二国,本已歃血为盟,可为何偏偏要偷袭?

“这是因为,对陈凯之而言,一个梁都督,不会影响到战局,也即是说,大陈的皇帝,不担心楚军之中会不会多一个梁都督,而大楚数十万兵马,不过是他案板上的鱼肉,只要进攻,便可摧枯拉朽!”

在这正前方,千军万马如旋风一般的疾驰而来,那一柄柄闪着寒芒的战刀,犹如死神之镰。

很快,这些百姓便将这消息,迅速的传遍了京畿。

急切的梁萧,想要整好队伍,想要备战,想要和陈军一战。

梁萧呵了口气,忍不住喜上眉梢:“好,来的好,总算……还是来了……也不枉辛苦一场。”

“叫进来吧。”项正摆了摆手。

这也是为何,项正不敢在陈地故意约束了楚军军马,令他们不得随意劫掠的原因,事实上,他也担心,若是放任劫掠,势必引发更大的不满。

天下一统!

最令他毛骨悚然的,却是只短短数日的功夫,便是一场天大的胜利,那么……汉军的实力,到底恐怖到了何等的地步?

从现在开始,西凉只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凉王,至多也就一个亲王或者是郡王的身份,至于西凉,将彻底被兼并。

随后,远在武威的西凉文武官员们,则以西凉皇帝的名义,派人向天水方向的刘涛乞降,西凉三州二十五府一百四十五县,彻底的收复。

陈凯之上前,将他搀扶起来,关心的问道:“关内的局势如何?”

他们竟派出了使者,他们的使者是怎么派出来的,围困他们的胡人呢?

他骤然害怕的颤抖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已是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他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到了陈凯之可怕的脸,还有那一双仿佛要杀人的眼睛。

楚国起兵,袭击了江陵,在侵吞了江陵之后,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北上,跨越了襄水,兵锋直指关中,跃跃欲试着,甚至妄图攻略关东之地。

越军亦开始北上,竟是悍然的撕毁了此前的盟约。

陈凯之淡淡道:“将他们押来。”

这人继续道:“全军告捷,只是可惜,第一营,全军覆没,十不存一;第九营,死伤过半,第七营,营官……营官周涛战死,也几乎覆没,其余各营,伤亡……巨大。”

固然有人紧张,有人不安,可他们依旧令行禁止,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们曾在军营里读诗,他们曾在军营里,读无数汉军们曾经的事迹,他们在夜课里,学习到了马革裹尸的马媛,也有餐风饮露、十年持汉节的苏武。

脚步开始加快,最终,无数根刺刀一起刺出。

中军大帐……

一字排开,宛如长蛇,龙旗猎猎,这些旗甲鲜明的汉军,突然出现,他们是顺着交错的壕沟而来的,可当一个个人爬出了壕沟,随即,有人大吼:“刺刀!”

数百上千人一齐发出怒吼。

可问题在于,在这炮火轰鸣,子弹乱飞,弓箭如蝗,战马川流不息的战场之上,自己根本无从有效的下令勇士们退下来。

眼看着,已有骑兵越冲越前,陈无极发出了怒吼,他一脸的风尘,那英姿飒爽的形象,现在却变成了灰头土脸,可如今却顾不得其他了,他大吼:“意大利炮!”

除此之外,和那种小规模的战争,也是完全另一种的感受。

只是此时,这样的吼声,已是没有意义了,这受伤的士兵,只能保佑在壕沟中来回逡巡的军医恰好来此,将他拖到附近的急救壕洞里去。

马蹄在轰鸣,这千军万马所发出来的震撼蹄声,一次次敲击着大地,以至壕沟里无数的土屑哗啦啦的落下,一个个官兵顿时满是土腥。

而赫连大汗所要考虑的,还是这账中各部首领的感受。

苏叶叹了口气:“老臣在西凉,也算是侍奉了几代西凉皇帝了,国师弄权的时候,老夫已经入了内阁,可是却不敢有什么作为,满心想着要明哲保身,说来既惭愧,又是感慨,这些年来,老臣这内阁学士,形同于傀儡,原本以为,只要耐心等待,国师迟早会自受其害,可谁知道,这国师竟是擅自做了主张,勾结了胡人,竟还命西凉天子拜了胡人为父,自称儿臣。”

陈凯之的中军大帐以及参谋总部各自抄录了一份。

这……是他所不知道的。

王翔呆了一下,道:“还请陛下赐教。”

自然,除了不安,最重要的是愤怒,胡人们似乎也想趁夜偷袭,谁料一群人靠近了汉军的营地,顿时哨声大作,随即,有人朝天开铳,一种奇怪的子弹飞向天穹,照射出亮光,而接着,迎接他们的,便是枕戈待旦的汉军。

大军继续向西,却显得谨慎了许多,因而行军的速度并不快,只短短数日,自西来降的居民百姓竟是超过了万人。

“禀大汗,陈军杀了回马枪,朝赫连大松部而去。”

紧接着,新兵们一个个下意识的开始收缩,列队,他们初到,还未扎营,更没有挖建壕沟布置工事,好在平时就训练有素,在老兵和骨干们的带头下,迅速结阵。

今日……这宿命又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而这一次,他与先辈们却全然不同,他自信自己所带的新式军队,比之当年的先辈们更加强大。

于是长身而起,快步而去。

何秀淡淡道:“只要引了陈凯之出关就可以。”

转眼已至中夏,这炎炎的烈日,令人汗流浃背。

正因为如此,当胡陈真正开战时,他才激动的身子瑟瑟发抖,他很清楚,自己有用武之地的时候到了,这么多年来,他多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为赫连大汗立下大功,得到胡人真正的认可啊。

若是能借此机会,兼并各国,实是再好不过的事,毕竟各国都是汉人,倘若用战争的方法,不知要死多少人,还不如凭借着极高的声望,促成此事。

因此他不禁颔首点头,朝杨彪郑重的说道。

赫连大松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和大陈真正的进行议和,只是进宫,见了陈凯之一面,陈凯之看着这魁梧扎着辫子的胡人,口里叽里呱啦一通。

陈凯之笑了。

他显得很从容平静,嘴角透着淡淡的笑意。

只是这一次,这王建竟公然打出了迎大陈皇帝入蜀,愿为先锋讨胡的旗号。

陈凯之背着手,笑了:“先礼后兵,这胡人,倒也有意思,赫连可汗身边,定也有汉人为他出谋划策吧,朕看着,这不像是大漠人的风格。”

济北钱庄这些年来,积攒了足够的信誉,几乎所有人都在使用济北的钱票,现在早已推广了开来,许多商贾,甚至开始不认银子,因为银子毕竟有真假之分,携带也不方便,交易起来更是繁琐,至于成色,也有区别。

所以在商贾之中,渴望西征的愿望也是极为强烈。

陈凯之看了兵部尚书和陈义兴一眼:“你们,上一道章程来吧。朕要亲自过目!”

陈凯之一笑:“既然他们不肯出击,那么又求之何用。我们自己顾着自己便好了,至于他们,不必理会,朕的背后,是天下六国的军民百姓,是他们的人心,而各国朝廷,以及各国君臣,成日沉溺在算计之中,断不会和大陈并肩而战,那么……不妨就以朕和大陈之力,改天换地吧。”

要知道,胡人轻易取得了河西之地,不只是使关中收到了极大的压力,而且胡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善攻城拔寨,有了西凉人的帮助,这个短板可就补齐了。

陈凯之微微靠着龙椅,清澈的眼眸浅浅一眯,朝着他淡淡开口说道:“但说无妨。”

这个时候傻子都看的明白,陛下下了国书,本意就是想找机会伐凉,西凉国按理来说,一定是不堪受辱,少不得要争锋相对。

慕太后随即一笑:“这个秀,得选,不但要选,而且还要大操大办,其实参与选秀的女子,无不是功勋之后或是官宦之家,她们入了宫,陛下若是看得上,自是让她们从此伺候着陛下,即便陛下不对她们动心,那也无妨,过了几年,学了宫中的礼仪,照例,还是要放出去的出嫁的。”

陈凯之颔首点头:“朕岂不知如此,天下六分,已有数百年了,这数百年来,各国联合纵横,都想要维持均势,而今,各国虽有不少,暂时和大陈联合,可实际上,却也担心大陈因此而壮大,秦灭六国的往事,可是历历在目,朕怎么会相信,他们当真顺从呢。”

这后宫之中,终于迎来了两个女主人,慕太后颁布了懿旨,令各州府进行选秀。

慕太后笑了,和蔼的看着陈凯之,给他细细分析道。

在这惊天动地的一日,至多,也只是在史书中,留下寥寥几个字,容后人们去猜想而已。

直到那宦官快步到了陈凯之身边,低声在陈凯之耳畔耳语了几句,陈凯之才颔首点头:“嗯,收敛了尸首吧,下葬。”

刘傲天等人一个个瞠目结舌,这大手一挥,就等于是彻底的使原有的军马,还有无数的军官,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若是从前,只怕军中的不满会更加加剧吧,不过……现在……叛乱平定,似乎,正是实现这裁军的最好时机。

许多人,终于看到了陈凯之冷酷的一面,这种以将人摧残为乐的冷酷,令人想到了炮烙,想到了烹煮,可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只是恐惧的看着那大鼎。

张昌顿时万念俱焚,和所有人一样,狠狠的将头叩在地上,瑟瑟发抖。

张昌等人,非但没有因为赐自己自尽而恐惧,在此时此刻,他们竟一下子狂喜起来,只是自尽,还可以留一个全尸,不必生不如死的饱受摧残而死,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亲族,竟不必受株连。

有的说,陛下已被弑杀。

腹背受敌。

他打算暂时这样耗下去。

现在听到叛乱,却令他们失措起来,众人纷纷跑到刘傲天的住处,刘傲天袒胸而出,显然在京里闲的也是闲着,昨夜又和人喝了一夜的酒,睡得迟,等听到了消息,也来不及穿衣,便这般毫无形象的出来,一看到众人纷纷前来,有人低声窃窃私语:“叛军已入宫,怕是陛下已经罹难了,这宫城的守备并不森严,只要一破城,数万叛军杀进去,哪里还可能有什么幸免?”

众人听罢,许多人露出了惭愧之色,有一些人在人群之中道:“不错,咱们不能就这么回去。”

他听到,那痛哭的声音,还有那许多死亡降临时不敢的哀鸣。

溃退已经开始发生。

而且是全线的溃退,只一炷香时间,一炷香都没有坚持下去,便见数之不尽的败兵,疯了一般的丢盔弃甲,后队的人,ww 生生被前队冲击的不成了样子,压阵的亲兵,手持着弓弩,想要将败兵逼迫为战场去,于是箭雨齐飞,可这依旧挡不住败退的潮流,以至于,在射死了数十上百个败兵之后,连这些射手,竟也开始动摇了,他们看着愤怒的败兵,一个个心惊胆寒,最终也迅速的开始败退。

两翼的骑兵,先前还是磨刀霍霍,他们本是屏息等待着最后的冲刺,好给勇士营致命一击,许多人踌躇满志,毕竟往往能成为骑兵的人,大多数都是武官们的心腹,他们对武官的忠诚,是远远高于其他的步卒的。

可现在,当那连绵不绝的可怖铳声响起,坐下的战马已开始不安的咆哮,骑兵们依旧还在安抚在战马,并没有怯意,只是等到前方全线崩溃时,他们才真正开始害怕了。

而它唯一的优点,就是能顷刻之间,射出无数的子弹。

而沙垒之后的勇士营,面对箭雨,却没有反击,个个一动不动的蜷缩在沙垒之后,表现的极为冷静。

偶尔,会有人闷哼一声,显是有人中箭了,在后队,则有待命的预备队和大夫弓着身,抬着担架,将人拉下来。

张昌则深锁着眉头。

……………………

陈凯之已出现在沙垒之后,他背着手,气定神闲,远远眺望着迎面而来的军马,忍不住回头:“叫曾光贤。”

曾光贤匆匆忙忙的小跑而来,到陈凯之身侧候命。

陈凯之淡淡道:“各营的操练,锦衣卫都有过侦查吗?”

陈凯之竟当真拔剑。

这刘璜所奏之事,却是触动了所有人的心事。

依旧没有人敢回答。

曾光贤已是拔出了刀,似乎做好了直接将杨正拿下的准备。

他们抬头看着张昌,这位张指挥使和寻常人不同,军中私下里有传言,说张指挥和靖王殿下乃是儿女亲家,起初大家都还以为,很快张指挥使便会高升,可到现在,却一直都没有动静。

太后……

于是许多人低声窃窃私语起来。

张昌只铁青着脸,冷哼一声:“现在,刘洪已是看过了懿旨,那么谁还想看?现在是非常之时,自当行非常之事,若是尔等没有异议,本将这便点齐兵马入宫,本将再问一遍,谁有异议?”

好好的天子你不做,非想要砸人饭碗,而今人心惶惶,军将们早已怨声载道,今日……一切都是你陈凯之自找的。

陈凯之笑声冰冷。

汝阳王同样大笑:“陛下,实在是说笑了,难道陛下认为,小王会不知,靖王殿下和陛下是何等的交情,陛下可以不相信其他人,但是也绝不会轻易怀疑靖王。既然陛下对陈义兴深信不疑,那么……陛下口口声声,说小王费尽心机,便是要对陈义兴栽赃陷害,可陛下对陈义兴历来信赖有加,那么本王这样做,岂不是白费了功夫,难道在陛下的心里,臣……便是这样的愚蠢吗?”

无数人脸色铁青。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