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电话:第82章:计然之策

圣安娜电话 作者: 袁血郁

“这边,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凤阑锐终究还是不能完全的放下心,沉声问向一边的侍卫。

“父皇,我有一个办法。”二皇子的脸色猛然的一阴沉,极为阴险地说道。

这个女人就不怕眼睛抽筋吗?

yan舞呀,也只有那些红院楼的舞才会被这么的形容,凤阑绝,你真够狠的。

若真是凤阑绝的,她绝对会直接的去找凤阑绝,凤阑绝虽然冷清,却绝对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若说,两年前他的毁婚,对她是一种沉痛的伤害,那这一次,他再要求娶她,对她就是一种绝对的羞辱。

“希儿,这可是朕的命令,你真的要违抗朕的命令吗?”皇上见蓝魅辰的脸色变了,不由的再次对着凤忆希冷声喊道。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快速的出了房间。

只是,一时间并没有急着开口。

她这么说,是为了维护上官云端,却也算是为了蓝岚,毕竟,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皇兄紧追不舍,但是皇兄对她,却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上官云端拿过书,也只是放在了面前,也没有翻看。

“拿上来。”皇上脸色微微的一沉,急声喊道。

她一直都是极为的冷静的,这也是她值的骄傲的一面,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把她气成这样,因为,那些让她生气的人,她会直接的杀了。

皇上怔住,皇上瞬间的阴沉,“你,你?”你了半天,却并没有再说出什么,双眸微闪了一下,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遂改口道,“只不过是娱乐,切磋,你何必把局面弄的这么僵。”

只是,谁都明白的她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要求的真正用用意,无非就是怕凤阑绝会暗中告诉她,所以才想把上官云端调离凤阑绝的身边。

“呵呵。”凤阑绝忍不住轻笑出声,没有想到,她这会竟然这般的配合,让他有一种夫唱妇随的感觉,而且这个感觉真的很不错。

“我找我家皇嫂呀。”凤忆希双眸微转,一脸欣喜的喊道。说话间,还一下子蹦到了上官傲天的面前。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上官云端白痴又花痴,夜阑国的脸都让她丢尽了。”四夫人更是恶毒。

“皇后,请皇后娘娘救救丞相吧,丞相他。”李大人一看到上官云端,突然转向上官云端,再次为丞相求情,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能够改变凤阑绝的决定的,就只有上官云端一个人。

他明白母妃的苦,而且,当从母妃带着他独自离开,而皇上却根本不管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所以,他不会阻止母亲再追求自己的幸福。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年前,不理会她的心情与处境,毅然的悔婚,今天,竟然又不顾她的意思,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

对,她以前是爱过她,这两年也因为他的悔婚痛苦到生不如死,但是,现在的,听到他说会娶她时,已经没有了那种激动的欣喜,反而有着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抵触,或者,还有着一种害怕。

上官云端转向那侍卫,果真是他搞的鬼,只是,这侍卫明明是夜无痕的侍卫,应该是跟夜无痕一起来的,先前守在外面的。

但是,这茶明明就是雪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好笑,呵,原先还把所有的目标指向她,结果,她什么还都没有说呢,就变成了两个人窝里斗了。

欢呼间,便听到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绝王来的正好,我这儿有根链子,是云儿的娘亲生前留给云儿的,想请绝王给云儿戴上。”上官傲天开门见山地说道,毕竟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

“是。”月儿恭敬的应着,然后转向上官凌雨,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喂,你不会是伤心过头了吧?”叶寒收起脸上的嘲讽,略带试探的问道,她不会是悲到了极点,反而笑的吧?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虽然他知道内情,但是现在,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愤恨的语气来,只希望,还能够撇清关系。

怒吼间也快速的拦在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不是吧?这个傻子竟然也来了?”一个女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才刚刚被休了,竟然敢来参加绝王的选亲,她是想嫁人想疯了吗,只是,绝王是何等尊贵,何等优秀的人,她来参加选亲,简直是对绝王的侮辱呀。”还有更毒的。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干脆直接把她打晕了。”另有人恶毒的说道。

毕竟,她已经进了宫了,就不算是违抗圣旨了,而且是在宫中发生了‘意外’不能出席的,皇上更怪不到爹爹身上。

“呵呵。”叶寒微微的轻笑出声,被凤阑绝识破并没有半点的尴尬,面对凤阑绝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害怕。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上官云端微微的依在凤阑绝的怀中,突然感觉到这一刻真的很幸福,她记得,她半昏迷的时候,凤阑绝推开了那个柜子,抱起了她,只是,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她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凤阑绝抱着上官云端慢慢的走了出去,饶过围观的人群,走到了前面,然后坐在了一边的位子上。

“但是朕的腿就是因为你而残废的。”凤阑锐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狠绝更是直直地射向凤阑绝。

只是,夜无痕的生母爱子心切,独自带着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到了一个极寒的雪山。

上官云端慢慢的走到那丫头的尸体旁,蹲了下来,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现在,敌人在暗,她在明,她不能等着挨打,一切还要靠自己。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随即上官傲天与老夫人也走进房间。

二夫人的眸子这才再次的望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愧疚,更有着太多的心疼。

说话间,便慢慢的倒了下去。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刚刚的问题,只有几个人答上出来,说明绝王出的问题太难,本是娱乐,绝王却出了这以难的题目,可是有故意戏弄大家的嫌疑呀。”丞相也是一脸的阴沉,望向凤阑绝,沉声说道,毕竟他这都年纪一大把了,总不能还学狗叫吧。

她只是站在主子身后,便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压力,夹杂着太多让人恐惧的寒气。

李贵妃一张俊脸气的都快变了形,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还从来没一个人男人这么对她说话呢。

上官云端虽然成功的回击了那个女人,但是心中却仍就有着些许的担心,总是感觉那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也隐隐的感觉着,凤阑绝跟那个女人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的。

所以,非常时期,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不能怪他腹黑,只怪她太难找了。

但是,刚刚他的确是救了她,想起他刚刚那下意识的保护,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皇上慢慢的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不由的惊住。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南宫雪更加的不解,但是却也不敢乱问,只是再次的点头。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是成功的误导了二夫人。谁能想到一个傻子会骗人?

而此刻那些百姓也是完全的被惊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畏惧,这样的气场,只怕要胜过那些男子。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没有想到,他带她进个城,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拦着,好,很好,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在捣乱,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上官云端,那眸子中的怒火,似乎狠不得立刻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将那快要把自己都要焚烧了的怒火极力的压了下去,再次望向凤阑绝时,脸上便再次的展开了几分轻笑,虽然那笑看起来有些僵硬,但是她却是实实在在的在笑着的。

“是呀,就让王妃进去吧。”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也纷纷的说道。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平时,太上皇的这儿,可是没几个侍卫的。

很显然皇后知道,那个不准任何人进宫的命令。

“没什么,只是感觉到奇怪。”上官云端也只时感觉到奇怪,一时间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直到十六年前,他才退位,将皇上传给现在的皇上,当年的太上皇已经有七十岁了,可能是真的有些力不从小了。

凤阑绝微愣,有些不解的望向她,却见她的唇角微微的带着一丝笑意,而另一只手,正搭在太上皇的手腕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而且,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她这当事人怎么不知道呀?

而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听到那略略带笑,极为轻缓的话语,却是惊出了一声冷汗。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只老狐狸自然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随即望向尚书大人,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知道尚书大人突然传犬子来公堂所谓何事?”

上官云端虽然当时没有察觉到是怎么回事,但是凤阑绝这一系列的反应,却让她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会让人暗中监视刚刚那几个侍卫。”隐还真是凤阑绝肚子里的蛔虫,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随即低声说道。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所以,上了床后,凤阑绝也只是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

第二天,一大清早,凤阑绝传出话出,要在王府中公开审昨天给王妃下毒的丫头,而且还让刑部的尚书大人也来到王府,协助审理。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上官云端心中暗惊,好厉害的一个女子,这个女人很显然已经知道她是因为不想给爹爹惹麻烦才进宫的。

她说奉命行事,但是她却知道,绝对不会是奉了皇后的命令,因为皇后此刻根本就没那心思管她的事。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有谁会这般清楚她的尺寸?

上官云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由的暗暗惊艳,这件衣服当真称的巧夺天工,完美到无懈可击。

上官凌雨这次微微的松了口气,是呀,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而且此刻她又一脸的浓妆,像绝王那么优秀的男子,是绝对不会选这样一个女人的。

看来是她太多虑了。

因为,凤阑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外。

还有依琴与流萧现在更是生死未卜,他们两人跟了她这么久,她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一样的看待了。

一行人回到将军府时,整个将军府一片静寂,似乎没有人般,上官云端明白,肯定是爹爹现在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打扰了他。

但是南宫逸却是有着一种绝尘般的飘逸与洒脱,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近距离的看来,真的很像。

他知道,她的掩饰的本事极高,若她真想掩饰,他只怕一时间也无法识破。

老夫人听到她的话,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上官云端这么的谢她,她再在这个时候为雨儿求情,那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她此刻不想为上官凌雨求情,因为她知道,若是不废去上官凌雨的武功,那将永远是一个隐患,她就算嫁给了凤阑绝,去了凤月国,这儿总还是她的家,她总还要回来的。

不过为了她的自由,她还是咬牙忍了。

她透过轿帘,望向王府墙角的某一外,唇角更多了几分轻笑,有人看戏,她自然要把戏做足了。

上官云端随意的穿了件衣服,仍就将脸上伪装好,现在不同以前了,现在夜无痕已经开始怀疑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来她这儿,所以,她自然更要处处小心才行。

原本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纷纷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若是说,前面的刚刚蓝岚背过一遍,她算是又熟悉了一遍,但是这个地方的,蓝岚刚刚可是背错了很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错?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众人原本都在专注着听着上官云端背书,一个个的脸上都多了一些紧张,都想要知道上官云端最后能不能超过蓝岚。

只是,被这么一打扰,只怕原本记着的,也忘记了,还怎么背呀,心中都暗暗猜想着,这蓝城的公主是不是故意的?

众人微惊,这王妃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这个问题,似乎比刚刚跟蓝岚的比试更让众人期待,更让众人紧张了。

看到众人一脸的期待的表情,他知道,若是此刻他开口打断上官云端,定然会引起众人的不满,特别是凤阑绝的。

向来,在这种事情上,女人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那轮的她们说不嫁呀?

只是外面的女人很显然听懂了,连连的回道,“不是,绝王一直没有帮她。”

而他也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王府中,毕竟,她刚来凤月国,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怎么?本王的王妃还不能进宫给父皇与母后请个安吗?”凤阑绝的唇角扯出几分冷意,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更是带着明显的冷意,或者还有着几分狠绝。

她隐隐的感觉到,背后似乎有着几只手,同时的在阻拦着这件事。

她明白,他此刻的急切,但是他却仍就只是这般轻柔的吻着她。

“云端,不管遇到什么事,本王都会有你的身边,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的。”他的唇落在她的额头后,微微的抬起头,直直地望着她,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你想学武功?”凤阑绝微愣,有些意外,却也带着几分心疼。

“担心什么?担心我的武功超过了你……”上官云端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凤阑绝便揽着上官云端跃下马车,只是没有想到,下了马车后。三天后,迎亲的队伍果真如期到了。

上一次嫁给四王爷时,主子故意的将自己化丑,她倒是还能理解,毕竟那时候四王爷十分讨厌主子,根本就不想娶主子,主子也不喜欢四王爷。

“对了,你身边的那个叫做什么依琴的,你也不用指望她了,她能不能活着回来,只怕还是个问题呢。”只是,上官凌雨却再次冷冷的开口说道,看见,她是安排好了一切的。

她说的没错,只要她易容成月儿,她不可能会不让她进房间,除非在她还没有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破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