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匹马单鎗
作者: 莫小诗章节字数:36909万

秦钰有些恼,“他自己一个人去也就罢了,深山之涧的路何其难走怎么将芳华也带上了”

    谢芳华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向外看了一眼,见赵柯站在门口,连忙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焚心之咒是魅族的王族绝咒。

“都分了之后,你可以想想,皇上想要除掉整个谢氏,那么,他得给每一房每一院找多少宗罪才能彻底都根除了姓谢的人?每一房每一院,没了九族,他还诛谁?”谢芳华目光冷毅,“姓谢永远是姓谢,一个祖宗总是跑不了。就算分了之后,一家人又如何不能是一家人了?”

“我给你梳。”秦铮道。

几人惊醒,几乎同一时间收回视线,互相尴尬地看了一眼,对秦铮露出歉意的笑。

“前几日,朝中新入的官员,其中可有轻歌皇上可录用了”谢芳华问。

“若是信鸽准时到京城,轻歌公子回信快的话,今日晚上就能有折返得到消息。”侍画小声道。

“此事如何彻查,父皇得到消息后自有定论”秦钰缓缓道,“既然云澜兄回来就好了,芳华小姐也不用担忧了。我们今日是不能启程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整下来吧”

当真是百媚千香,盈盈婉婉,一个个含苞待放,水嫩嫩的。

“芳华丫头,你还是带上面纱吧!”忠勇侯撇开头,有些隐忍的痛苦吩咐道。

马车缓缓地来到了皇宫门口。

谢墨含点点头,心下稍宽。

谢芳华给皇上和英亲王见礼。

“拒我所知,临汾镇之事四皇子可是没出手,而帮助四皇子抵挡了重量**悔桥暗杀的可是你云澜公子。”言轻道。

“喂,你不会是摔伤了公子,害怕不敢回去吧!公子疼你,怎么会罚你?还是快回去吧!你若是冻着了,染了风寒,我得伺候你们两个,累死我啊。”听言劝说她。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算了,不喝了,我回去睡觉。”秦铮忽然撤回手,站起了身。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她还没喝。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没有,我家公子在小厨房。”听言立即道。

燕亭看着他,怪异道,“你不会还记得法佛寺那老和尚给你们批的命吧?”

有时候,一个女子身上的特别之处掩盖了她的容貌的时候,她的容貌可以忽略不计。

”燕亭提醒三人。

饭菜吃到尾声,喜顺走进了落梅居,当看到落梅居里两位主子和侍候的人一起用饭,一时愣住了。

小王爷和小王爷到底是不同常人。

谢芳华点点头。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王倾媚顿时回转身,瞪大眼睛,“你让我一个女人半夜跟着一个杀手去杀手门?”话落,她瞪眼,“秦铮,我可是你小姑姑!”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怎么是你们?”

不多时,老庵主和那个小姑子的尸体全部被从废墟里挖了出来。

大长公主向外看了一眼,说道,“是官兵,何事儿这么急?”

“我再上山,带着人太多不方面。况且,我有隐卫。”谢芳华道,“最近无论是京城内,还是京城外,都不甚太平。孙太医青天白日被杀,韩大人不明身死。您身份尊贵,况且,金燕、燕岚都不懂武功,我不太放心。您就听我的吧。”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秦铮进得房门,就见谢芳华悠闲地坐在桌前喝茶,他挑了挑眉,“学得心得如何?”

“晾着的衣服是你洗的吗?”英亲王妃笑着看向不远处杆子上晾的衣服问。

谢芳华抬眼看英亲王妃。

二人齐齐回头,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说,“皇上请你们再回去一趟。”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二人进了宫,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在门口禀告,“皇上,李大人和郑大人来了。”

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英亲王妃闻言板起脸,“若是他们知道,这瞒得也太严实了。”

秦钰彻底愣住了。

马车在军营大门前停下。

众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韩述的后背和秦钰的手。

秦铮点点头,“既然如此,昨日守卫你的百名隐卫,你都要给我留在这儿,另外,拟一份这些人的名单。你身边带来的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话落,他道,“包括月落和吴公公。”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秦铮听罢后,冷眼看着秦铮,凉凉地说,“若是你不想身上被洒上酒,十坛酒也洒不到。”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马车。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英亲王妃看着她,“谁”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英亲王妃怒道,“西山军营也就罢了,堂堂英亲王府,竟然也有人对婢女下了虫盅之术,惨死在我门外。”话落,她道,“去请王爷立即回府。”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690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