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杀人如爇
作者: 莫小诗章节字数:36909万

滕青山的拳头砸在刘建的腹部位置。

“是,统领大人。”那胖子立即退下。

江宁郡城,归元宗北大门外,一名年轻男子牵着一匹‘青鬃马’身穿青『色』长袍,长发随意披散着,显得不羁,身后背着包裹,腰间挎着一柄长刀。

……

“难怪!连诸葛云修炼厉害的心法,也要花费十年。丹田才达到极限。我丹田成长速度加快,是从修炼《莽牛大力诀》开始的。这修炼还不足一年。当然没到极限。”滕青山心里发苦了。

滕青山也发现,密道的阶梯,就在那花白老者身后。

地底通道的大门被关闭,滕青山、诸葛元洪二人很快便离开了武阁。随后……滕青山前往黑甲军所在地。而诸葛元洪,则是回自己住处。

距离九月二十一,还有些日子。

“后天要踏入先天,首先第一条,必须达到后天巅峰!”诸葛元洪淡笑说着,“第二条,人体‘精气神’的‘神’要够强!第三条,找到‘神与气和’的方法!有了这三条,配合人的天赋、毅力,以及机缘巧合,方能踏入先天!”

“青山,我告诉你!我归元宗,有两大天级密典!其中《归元心典》,威力最大,是我归元宗的镇宗秘典!”诸葛元洪郑重道。

“你当我亲传弟子,不就行了?”诸葛元洪淡笑说道。

“出枪吧。”诸葛元洪淡笑站在原地。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蓬!”

“哼。”一声冷哼传来。

“嗯?”

他现在就想会江宁,好好休养,随便教导一下后辈弟子,好颐养天年。他,太累了!

“哗啦!”衣服被撕裂,那碎裂刀光劈在滕青山穿的寒铁内甲上。

没人知道赤鳞兽藏在岩浆湖底部,滕青山他们六个人还在厮杀。

“呼!”赤鳞兽庞大的身躯轰然扑向五人!

也就是说,大概三米长宽的石头上,站着十几个人。那会是什么场景?

黑火灵果消失了!

仅仅坐了三排,其他人就必须进入隧道了。

“哈哈,大当家,前面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一阵很轻微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这一边,有人进来了?”秃顶老者怔住了。

“竟然还有一条通道!”滕青山惊叹一声。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相视一眼。

滕青山右脚,如一道幻影,随后重重踹在了前方的山石上。“蓬!”山石直接爆炸开,足有一丈多厚的山石直接被滕青山一脚踹开,上方也有大量碎石头砸下,可滕青山手中长枪只是一记‘混元一气’,就轻易将石头全部震开。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蛮荒,对普通武者而言是禁区,可对先天强者却并不算什么。或许,只有妖兽那些怪物,才能威胁到先天强者吧。当然……滕青山这个双臂拥有十八万斤的人类,也应该算是一个人形怪物。

一棍比一棍快,一棍比一棍重!

“这人,我也不认识。”冀鸿疑『惑』说道。

……

绝对的控制!

中了‘火中取栗’这一招,重剑不由一偏,不过司马峰身形一转,借着那股旋转的力道,手中重剑顺势就是一个斜劈。

“嗯?”那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别给脸不要脸,咱们兄弟吃你一个野兔,是给你脸,想动手,咱们兄弟不介意送你见阎王。”

“雷神刀?”滕青山一怔。

“冯无血?”滕青山在归元宗,很早就看过《潜龙榜》《雏凤榜》《地榜》,那冯无血,正是《潜龙榜》上排第六十八的年轻高手。

只见金属撞击声响起。

“穿银白『色』衣服的,另外一个短衫青年是挑战者。”冀鸿说道。

黄鬃马虽然是廉价马,可一天也能跑个三四百里。从桦城赶到火焰山靠近火焰山的山脚处,耗费了两个多时辰。

黑甲军众人回头,冷漠看着贾梁一群人。贾梁毕竟生活在马贼当中,面对黑甲军的血腥气息,也感到心中一窒。

“挑战我,就得有死的准备!”滕青山冷漠看了他一眼,“你有吗?”

总之,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赶往火焰山。

滕青山暗自点头,这是内在精神的蜕变。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李金福!当年你李家庄和我滕家庄争水,那次,你击败我大伯。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滕青山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能在这碰面。”

十几年过去,李金福不再是那个充满野兽气息的汉子,他变得沉稳了。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统领大人,我和关统领还是暂时不比的好,这刀剑无眼,如果伤了,就不好了。而且马上我们就要去争夺黑火灵果!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滕青山说道,这关绿没到三十岁,可是《雏凤榜》上并没关绿的名字。

凭空一个族人没了。

“嗯。”朱崇石点点头,“很好,现在不早了,你们俩退下休息吧。”

“你先退下。”诸葛元洪说道。

那鬼精灵般的双眸扫着周围,耳朵偶尔还转动。

一个逃,一个追,很快就冲到大金庄北边的‘火焰山’中,这火焰山,之所以命名为‘火焰山’,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当然,这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现在的火焰山,上面满是草木植物等。

“嗖!”滕青山猛地一跃,直接跃到那妖兽上空。

几个呼吸的时间,妖兽就窜到了山顶。

“我看你往哪逃。”滕青山也有些惊讶,拼命的妖兽极限速度,竟然和自己极限速度相差无几。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滕青山也不隐瞒:“那妖兽可以突然全身变得通红,速度激增,一下子将我甩掉了。”

就在这时候——

三丈多高?那可就是两三层楼高的庞然大物,而且先天强者都难破其鳞甲,口吐融金化铁的火焰?这的确是可怕的妖兽。

“啊!”孟田剧痛的惨叫一声,血月刀刀势不由一弱。

“这血月刀,不愧是一柄神兵,在我十八万斤巨力下,都没有变形裂缝。”滕青山赞叹一声,捡起了那柄血月刀,“孟田,你算是我杀死的第一个《地榜》高手,这血月刀就算是凭证!”

“青山怎么还不回来。”滕青虎有些焦急。

旁边的朱崇石笑道:“别担心,青山兄弟他既然已经重伤了孟田,那即是杀不了孟田,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话虽然这样说,可大家都知道,一个地榜高手,一旦拼死一搏,还是很可怕的。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滕青山也站在木梁上,心底暗惊:“好惊人的速度,这孟田的速度,比小云可要快多了。幸亏我的‘如影随形’枪法,如今已经悟出‘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意境,可以一枪快似一枪,每一枪都相连!否则,单单这五万斤的力气,估计是挡不住了。”

四十九刀,一刀快似一刀,这对身形移动速度、挥刀,都有非常苛刻要求。

至于商人还练武,对他们而言,只是自保而已。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朱崇石和他的夫人、孩子们以及几名仆人,和滕青山他们黑甲军一群人一同步入客栈。

“杀死他!”就在二楼的廊道上,那些弓箭手们都拔出了腰间的战刀,挥舞着朝滕青山杀去。

“轰!”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

“看来,还真有埋伏。”滕青山眉头皱起。

车队疯狂逃命,可过了一会儿,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滕青山盯着大当家,目光冰冷:“哦,就这么的,打发我们走了?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这是死罪,你就想这么揭过去?”第四十三章 《地榜》高手

毕竟……

滕青山的一颗心,坚定如磐石!

江宁郡城,是靠海的一个城池。

虽然内劲上远远不如先天,可地榜高手,可都有压箱底的招数。

“五,五万两银子?”大当家结结巴巴道。

大当家心底一哆嗦,连道:“不,不,我让我二弟回去取!”

“快点,一盏茶快到了。”滕青山冷漠道,“这里东西,加起来只能算三十三万两银子!”

这块小玉佛,竟然隐隐有着彩光折『射』。

“谁,谁还有宝贝?值钱的好宝贝?谁有!”大当家对四周咆哮道。

“都统大人,我这金蚕丝背心最起码得值二十万两银子啊,要不,我那柄饮血刀……”那大当家话刚说到一半,滕青山冷冷看了他一眼,便让这位大当家吓得不敢吭声了。

“哈哈,青山老弟你当初要去加入这黑甲军,我就知道,青山老弟你前途无量啊。可我也没想到,这才半年不到,青山老弟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刘三爷随即瞥到周围大量出酒楼的黑甲军军士。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都统大人,这是这住宅大门和各个厢房钥匙。”那黑甲军军士递出钥匙。

“我昨天,也听哥提起你呢。”滕青雨说道。

青姑娘转头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我带小雨她先出去逛逛啊。”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滕青山和朱崇石交谈间,便兄弟相称了。

滕青山默默点头。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

而如今这天下间,最出名的无疑是扬州盐商第一人‘朱童’,如果说朱童到底有多少钱,估计没几个人说清楚。

朱童做事有个规矩。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冀鸿微微躬身。

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骑着战马,化作两道狂风,疯狂地在强盗马贼团伙中冲杀,那幻动的冰冷枪尖,刺破一个个强盗脆弱的身体。这黑甲军战马一旦飞奔起来,军士们在马上只需要借力用力,一刺就能轻易将马贼身体刺穿。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说你前途无量,看,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兄弟就是!”华丰城城主‘桂庆’笑着说道,滕青山对这桂庆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对方没有丝毫傲气。

“都统大人!”负责警戒瞭望的一黑甲军军士跑来,“驻守的另外一营人马,估计马上就到山脚。”

“都统大人放心。”四人都笑了。

滕青山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滕青虎:“青虎,我们走!”在众多军士在的场合,滕青山必须维护都统的威严,喊滕青虎,也得喊‘青虎’,而非表哥。

杜洪点头,随即朗声道:“出发!”

“外公,爹……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滕青山有些吃惊,自己当都统的事情,连滕家庄都知道了?

滕云龙也点头笑着:“黑甲军军务繁忙,青山现在可是都统了!大家也别烦青山了,可不能耽误了青山的大事。好了,青山、青虎,你们俩都先各回各家。和你们爹娘好好聚聚吧!”

滕青山却是心中一动,连道:“爹,娘!其实黑甲军是允许家属住过去的!当然,一般黑甲军军士,住的条件较差。不过百夫长就很不错了。我现在成为都统,应该有一座很不错的宅子给我!你们可以和我一起过去住!小雨也可以过去,以后你们没事也能进入郡城逛逛。”

袁兰也点头。

都统,还有点盼头。

不过滕青山也没法子。

“唉……”冀鸿深深叹息一声,看了一眼残废颓废的白崎,“白崎,你糊涂啊!本来以你的天赋,你的出身,我归元宗一定会重重培养你。我也老了,这统领位置坐不了几年,再过几年,统领位置肯定是从我麾下的三位都统中选,三位都统中,你实力也差其他二人没多少,而且你年纪最小。我归元宗,要培养当然培养有潜力的。以你的实力,加上核心弟子身份,坐上统领位置,也并非不可能!可现在你……”

偷盗出去不外乎那几种方法,不管是有内贼,还是地底有秘密通道,肯定有一点——紫金矿区的苦工当中,有人将紫金搜集的。所以之前黑甲军军士审问,肯定有苦工在撒谎。检验人是否撒谎,一般军士不懂。可滕青山按照前世杀手审问手段,查出并非难事。

杀胡童?

就在这时候——

“来啊,来我就杀了你。”白崎猛地一点自己左臂和右腿的『穴』位,同时立即扯开衣服布条,在左臂靠近肩部位置,以及大腿上,狠狠的扎紧了,欲要阻止这血『液』流动。

“大人,这里怎么了?”远处有几名兵卫走过来,立即恭敬的询问。

“你们两个。”白崎指向其中两个兵卫,喝斥道,“扶着我,上山!”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死,不能死!”白崎急得全身发颤,冷汗直冒。

“啊!”白崎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第三十二章 冀鸿到来

“走吧。”田单叹息一声,便回头。

审问不出来,黑甲军军士只能开始仔细地探查紫金矿洞,那些普通兵卫们,也开始探查黄金矿区的矿洞。整个矿区暂时停止挖掘,苦工们都在自己住处休息。

“快,抬都统大人上山。”滕青山在旁边对兵卫们喝道,“还有,你,你,你们两个,赶紧骑马去华丰城,找华丰城最好的大夫!快!”

一咬牙!

“一点东西都没查出来。”万凡祥、刘和二人也摇头,万凡祥嘴里咒骂道:“那些狗日的,还真有手段!这紫金矿区戒备这么森严,他们竟然能够将十斤紫金给带出去。到底怎么带出去的!”

田单说道:“咱们现在也就知道那么一点点讯息,那死人叫李老三,是南部第二矿区的。他是黄金矿区的,怎么能拿到紫金?”

“有两个可能。”滕青山皱眉道,“第一,是我麾下的一百名看守的黑甲军军士中有内贼,他暗中将紫金拿到,再想方设法给了那李老三!不过,守备紫金矿区的黑甲军军士,是不允许离开自己的区域了,管理最严。出内贼可能『性』不高!”

如今只剩下这第五招,这第五招的意境,有点类似于黯然之境,可又略微不同。

滕青山点点头,朝矿洞里面看看便回头朝矿洞外走去,在矿洞外不远处,正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坐在桌子前,收着每一个矿工挖掘出的紫金,并且记录在案。

一群苦工们彼此议论着,正排着队,一个个接受‘搜身检查’,然后才能离开矿区。

“白崎?”田单惊讶道,“他下山干什么?今天是那些苦工们下山……他堂堂都统,下山又能做什么?”田单无法理解。

“阿延,你们都快走!”那银发中年人喝斥道,同时他脸上浮现一丝白霜雾气,手中长剑速度陡然激增。

这些苦工们也知道,白崎都统,是个大人物。

“查仔细点!”胡童在一旁喝道。

铁连山山脚,官道上,正有五匹战马,马旁边都有人。

因为能成为一流武者,内劲要雄厚,肯定有自己的秘籍。在田单、万凡祥等四位百夫长看来,滕青山应该有自己独有的内劲秘籍才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690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