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节俭力行
作者: 莫小诗章节字数:36909万

只是,这连上官傲天与上官云端求情都没用,又岂能是她说不要就不要的……

“你敢,我怀的可是绝王的孩子,你敢打掉绝王的孩子,你。”那个女人稳稳了心神,再次狠声说道,只是,脸上却是满满的害怕,手更是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而她今天来王府闹事,就是在拿自己的孩子冒险,她事先,就应该想到这种可能的。

“是。”上官云端知道瞒不过他,微微的点头应着,“二皇子还跟皇上约定了,今天晚上,会假装去偷袭国库,造成国库被抢的假像,所以,我通告了太上皇,让太上皇先回宫,将二皇子的人抓个现形。”

而且,母后在没有完全的把握的情况下,也是绝对不会给他发这样的书信的,由此便可以证明,云端是真的怀孕了。

或者,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到了这最后一步,他不可能对蓝岚有丝毫的心软,他知道蓝岚的脾气,你对她一丝的好,都可能给她希望,他不可能给蓝岚任何这方面的希望。

她就是要让她当众出丑。

而蓝岚此刻一声不响,脸上的笑早就完全的消失了,脸色似乎越来越阴沉,特别是望向上官云端时,脸色就更加的不好看了。

“绝,你真的这般的狠心吗?当年,你那么的爱我,如今,真的都忘记了吗?”那个女子似乎有些急了,再次连连的说道,轿帘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她下意识的想要掀开下来。

一个个的脸上,都似乎多了些许期待。

蓝岚原本是想要羞辱上官云端的,却没有想到,没有羞辱到她,反而,让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这个女人嘴上功夫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别带累了他的云端。

先前就提出那么狠绝的赌注,如今却又突然换成了这种可有可用的,这个蓝城的公主还真是怪人一个。

看来,老天都在帮她。

上官云端拿过书,也只是放在了面前,也没有翻看。

此刻,那些观看的人,只怕比她们两人都还紧张,至少要比上官云端紧张了很多。

“是。走吧。”上官云端微微点头应着,她刚刚已经特意的画了妆,将她的脸化成极平凡的样子,要不然这个男子看到她,只怕会更加的紧张。

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看来南宫雪办事的效率倒是不错,将她吩咐的事情一件件都办的恰到好处。

虽然摆脱那个男人极为的困难,但是摆脱他的手下,应该不会太难,更何况,她还特意的安排了一个‘大哥’。

“刚刚王妃说,王爷与那些朝中的大臣都已经进宫了。”丞相夫人再次急声说道,而此刻,她的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是紧张,可能更是害怕。

“哼,用自己最擅长的来跟别人比,这算什么?”凤忆希听到她们的话,忍不住怒声说道,话语微微一顿,双眸快速的转向那几个女子,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照你们自己说的,你们自己都甘拜下风,自己认输了,还有什么资格取笑别人?”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双眸子直直的望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王妃意下如何?”

“是呀,是呀,就让她来这边写,说真的,朕倒是真的好奇,她竟然识字。”

“梦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快,带公主下去换衣服。”皇后也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只是,像这样的情况,绝王又那么护着那个傻子,她只能先让夜如梦下去。

“奶奶,你又取笑雨儿。”上官凌雨略带娇嗔的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雨儿刚刚说过,要到青缘寺给姐姐祈福的,既然姐姐的嫁衣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了,雨儿等会就起程去青缘寺,听说必须要在成亲之前才有用。”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突然的伸手将上官云端揽进了怀里,然后望向夜无痕,冷声道,“夜无痕,管好你的女人。”

她想要相信秦思柔。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命令道,“让人暗中监视阁厢院,注意每个人的出入。”

而阁厢院地前院中,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纷纷的到了,因为太过突然,所以,她们的心中也都有些疑惑,有些担心。

“你都听到了?”凤阑绝看到李大人离开后,望向上官云端,低声说道,“你记住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上官云端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温馨的样子,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皇后自己更是满心的欢喜,早就已经让人通知的蓝魅辰的母亲,筹办着两人的婚事。

双眸微抬,却看到叶寒正慢慢的向着她这边走来,今天的叶寒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的他,可是唯恐天下不乱,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有些没精打采的,而他的脸上,似乎有些几分沉重,或者还有着一些沉痛。

“当然有关系。”叶寒的身子突然向她靠近,然后一脸暧昧地说道,“因为,我要娶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而如今,这丫头还是易了容的,并非府中的人,这事情,就更难查了。

房间内其它的几个女人看到夜无痕的表情,听到他的话时,却是纷纷的惊住,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夜无痕。

此刻,他的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了几分冰冷,想要害他,就要负出代价。

“小姐被王爷休回家后,我以为,这根链子再也用不上了。”李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哎,我可怜的小姐呀。”

这整个皇宫这么大,想要找到,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是呀,奶奶,大姐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参加选亲。”原先一直保持沉默的上官凌雨突然开口说道,轻缓的声音中,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似乎只是单纯的告诉老夫人这件事。

众人见上官云端没有任何的反应,便也感觉到有些无趣,而且此刻毕竟是在这皇宫中,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才行,所以便纷纷找了位子坐下,不再理会上官云端了。

“没有。”那女子微愣,有些尴尬的垂下眸子,她们可都是进宫选亲的,怎么可能会带那种东西呀。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而且今天的局势已定,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只是,他一直都伪装的极好,凤阑绝是怎么发现的?

看来,她倒是低估了那人的能力。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雨儿的死,是我的错,我不该教她武功,我现在只想带着你跟霜儿离开,我。”这个男人,倒是个明是非的人,并没有将上官凌雨的死强加在她们的身上。

二夫人的眸子这才再次的望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愧疚,更有着太多的心疼。

凤阑绝连声说好,唇角继续的上扬,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有一种人,他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凤阑绝绝对是那种人。

“刚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救命之恩,来人必报,今日就此别过吧,我……”出了王府,上官云端看到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回王府,只怕会有麻烦,王府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丞相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微眯,望向上官云端时,射出几股嗜血的狠绝,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给撕裂了。“哼,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否则……”

“皇嫂,太好了,连叶寒都说一切正常,现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宽心了。”站在一边的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笑着。

一时间,上官云端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上官云端转眸,望向瑟瑟发抖的南宫雪。

只是,这次三夫人已经有所准备,快速的避了过去,但是却也随即狠狠的扑到二夫人,手也快速的扯向二夫人的头发。

这个时候,她没有争辩,而是将这个问题丢回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说她傻,哼,只是,大家再怎么样,也都是长了眼睛的,真与假还是看的出的。

难道,她跟他,真的不可能吗?难道她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这话虽然是从凤忆希的口中说出的,但是他却明白,肯定是她的意思,不管她是何用意,他都原意纵容她。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看到远处那些侍卫时,心中微沉,这样的戒备,可见那人是事先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那要怎么办?”凤忆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

“希望如此,我们快点去看看吧。”凤忆希却仍就不放心,有些急切的向着皇后的宫院走去。

原本在里面房间里的皇后,只后劲凤忆希的喊声,快速的走了出来,看到她们两个时,不由的惊呼道,“你们怎么也进宫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上官云端的眸子也快速的望向皇后,等待着皇后的回答。

“皇嫂,你在怀疑什么?”凤忆希听到上官云端喃喃低语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凤忆希微愣,有些不解的问道。

难道是母后出了什么事?

上官云端也没有多问,只是任由着他带着她向前走去。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而且,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她这当事人怎么不知道呀?

而对于他,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上官云端自然猜的出尚书大人的心思,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自信的轻笑,只要给她这个机会,她就绝对能够抓到证据。

心中有些好笑,却也有一种想为他喝彩的冲动。

尚书大人与丞相纷纷的行礼,尚书大人神情间有些凝重,可能是在猜测着夜无痕突然来此的目的。

夜无痕的眉头下意识的轻蹙,神色明显的隐过几分错愕,双眸扫了凤阑绝一眼,再次紧紧的盯向上官云端,似乎在确认着上官云端的身份,或者,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心中便暗暗想着,若是这年轻人能够将玉儿这种圆满的解决了,或者,他会给他一个机会。

“看的云录。”李玉听到那根本不带丝毫危险的问话,心中也是更多了几分得意,想都没有想,便随口回道。只怕,他也就只知道云录。

凤阑绝的微眯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可怕的杀意,慢慢的走到了那丫头的身边,微微顿下身子,细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丫头的脸色,然后,突然的将那丫头翻了过来,快速的拨开了那丫头的头发,在她的颈部发现了一个细微的点,不过,那点的周围的肌肤都已经变成了黑的。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以凤阑绝的听力,若是有人靠近那个小窗口,他不可能发现不了,毕竟刚刚只是一根细针射过来,他都感觉到了,而且在第一时间里将她带离危险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更何况像这种场合,衣装都是极为的讲究的,上官云端身上这件衣服还是上官傲天特意让人赶出来的。

上官云端语气,是呀,这个还需要问吗,一个宫女,在这皇宫,还能奉谁的命令。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只是,让上官云端惊愕的是,那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当真是无可挑剔,无懈可击的适合。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看来是她太多虑了。

“王爷,二王爷趁王爷不在京城的这段日子,已经联合一些朝中的大臣,向皇上进谏,要皇上立他为太子,而且也在京城外做了部署,若是一旦让他成功了,王爷以后的处境只怕会。”隐此刻也顾及不了太多了,再次急急的劝道。

南宫逸与凤阑绝本就相识,见到他时,不由的愣住,他与凤阑绝只是相识,不曾深交,他突然来访,实在有些奇怪。

但是南宫逸却是有着一种绝尘般的飘逸与洒脱,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她一直喜欢着夜无痕,但是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更重要的是,这绝王还没娶王妃,甚至听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若她真的能够嫁给绝王,那么……

他现在总算看明白了,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她的,不难想像的出,以前的她在这将军府中,特别是上官傲天不在府中的时候,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一只手,快速的伸向上官凌雨的几个重要的穴位,然后回道,“回王爷,她的确会武功。”

因为,她现在知道了,秦思柔是一个好女人,现在的夜无痕需要一个好女人陪在他的身边。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迎亲的队伍来到王府时,个个都傻了眼,只见这王府,大门紧闭,王府外,不要说是人,就是连只鸟都没有。

现在正是夏日,又正值中午,众人站在那炎炎的烈日下,都快要烤焦了,上官云端虽然坐在轿子里,不必忍受太阳的毒晒,但是轿子的空间太小,而且不透风,此刻就如同一个蒸笼,闷的她透不过气来,脑子有些晕晕的,似乎要中暑了。

那丫头被她打愣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等过回过神时,便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又急又怒,急声道,“我没有打你,明明是你这个傻子……”

蓝岚也微怔了一下,唇角也随即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笑,眸子中,却隐过几分不曾掩饰的得意,这下,她是赢定了,就算上官云端背的跟她一样多,可是也是她先背出来的,算她赢。

不过,丞相大人还是一字一字依着上官云端背的速度认真的看着。

大殿上的气氛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似乎更多了几分紧张。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蓝岚的惊呼声,众人纷纷的转眸望向她这边,看到那猛然的跪在地下,吓的全身发抖的丫头,再看到蓝岚面前桌子上的茶水,以及她那烫红的手,都纷纷的愣住。

蓝岚的眸子微闪,望了凤阑绝一眼,随即望向皇上,柔声说道,“皇上,这件事不怪这个宫女,是岚儿自己不小心,岚儿听王妃背书听的太专注,一时间忘记宫女正在为岚儿倒茶了,伸手却拿茶杯时,宫女一时没收住,才会倒在岚儿的手上的,要怪只能怪岚儿,不管那宫女的事。”

“既然公主不想追究,就暂时饶过你一命,还不退下。”皇上冷冷的望向那跪在地上的宫女,狠声说道。

“女人,女人怎么了?女人不是牺牲品,女人也不是附属品,每个女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主见,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女人不是注定要为男人而活,而是要为自己而活,只有这样,我们女人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

这就是个人的魄力。

刚刚那些捣乱的男子都被凤忆希清理干净了,那个女人此刻也淹没在这人群中,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了,她此刻只怕也无话可说了,而且她再说什么,百姓也不会再听她的了。

“大家现在是不是能够让个路,让我进城了。”上官云端看到众人表情,听到他们的议论时,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只是看到她们只顾议论着,都忘记给她让路了,不由的提醒着。

“他没有帮她?”房间里的人听到她的话,声音中的怒火明显的少了几分,似乎更多了几分希望,只是却随即再次问道,“既然他没有帮她,为何还让她进了京城?”

“你先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再出现,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自己来处理。”那声音冷冷的下了命令,只是,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后,再次的狠声道,“我就不信,我还对付不了她,进了城,我一样可以把她赶出去,更何况现在的情形,有的是可以被我利用的机会。”

上官云端的唇角多了几分轻笑,成亲已经是早晚的事情,早点或者晚点都没什么了。

她原本是担心他会没时间,所以才说让其它的人教她,不过依他爱吃醋的性子,若是换了其它的人,只怕,她会被醋淹死了。

只是,这笑声传到某些人人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后面的轿子中的人,此刻只怕快要气炸了。

月儿已经将茶端到了她的面前,笑道,“小姐,喝茶。”

她易容成月儿的样子站在这儿,那真正的月儿呢,还有依琴,她对依琴做了什么?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上官凌雨突然笑出声来,只是,那笑声并不是很大,很显然,她也怕被人听到,她那笑声很快便猛然的停住,然后一脸阴狠的望着上官云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上官云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马上死的,我要让你看着我嫁给绝王,眼睁睁的看着我,嫁给原本属于你的男人,不过,从现在起,他就会属于我了。”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690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