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玉碎香消
作者: 莫小诗章节字数:36909万

她也还记得那晚自己是被电影学院的朋友给带去的,原本是要将她介绍给圈内臭名昭著的王少,她也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可是临到关头正要退缩,却叫这位王少的好友陆离给瞧了去。

裴淼心点头冲他笑笑,却总觉得这男人的目光似乎从他们初见面开始就有些不对。

“有异议!”曲耀阳皱眉指了指她手中的画板,“这里,还有这里,这些地方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简单?是怕‘宏科’出不起钱吗,还是瞧不上我这批专门从拍卖会上拍回来的钻石?”

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无法放开,蜿蜒而缠绵的亲吻放开她的双唇,顺着她白皙光滑的脖颈到挺翘的胸前。他每吻一分便用力喘/息一分,这小女人身上的一切真是太美好了,柔滑细腻,他的唇落星星点点的落下去,就像落在雪白绵密的冰激凌上,每一下的感觉都是香甜可口,爽到不行。

卧室里的尖叫和笑闹又起,直到打打嚷嚷的声音到最后,全都变成迷人的娇语。

对方轻笑起来,“我又不是被判了无期徒刑,怎么,你以为,这一生,咱们都没有机会再见了吗?

失控中的男人,显然已经愤恨到了极致,尤其是在看到她刺眼的双唇时,他额头的青筋暴跳心也跟着狠狠地疼。他头晕眼花他呼吸急促,他从看见她出现在客栈茶座里有被别的男人搂了腰开始,他的大脑就像被人丢了枚炸弹,瞬间头晕眼花得不行。

裴淼心吃了一惊,之前早就听说过“摩士集团”的梁家主上三代都是满清贵族,其中一代还曾与欧洲王室结过姻缘,所以本就实力雄厚的梁家,专门建造起这座堪称王府花园的“沁心园”,供梁姓族人在此居住。

“不用……”曲耀阳快步过去夺了他手中的东西便下楼去。

她安安静静吃东西,又安安静静接过沈俊豪夹来丢她碗里的东西。

“嗯。”

有急奔过来的狱警,几下将她制服在地上,哈哈大笑着的夏芷柔仍然撕扯着嗓子从裴淼心狂喊:“裴淼心你得意不了多久的,我看着你怎么死,我等着的!还有你的女儿,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裴淼心想了想说:“没什么,其实就是用不着了而已。”那是她工作上的事情,近来他已经帮她许多,若是再让他知道什么,他一定会出手帮忙。

“你生气了吗?”按理说这男人也是无敌,非要惹她生气,可等她真的生气到不愿意接电话的时候,他又偏要打到她接为止。

裴淼心继续,“现在你是老板,我是陪游,你花钱你开心,你想让我什么样子我自然就是什么样子。”

她看着他抱她上车,又看着他坐在车窗边深拧着眉头仰头看站在二楼过道上的自己。

他自自然然往柔软的沙发上一靠,摁亮自己手机的时候,毫无意外瞥见信号那一栏打了个红色的小叉。

小家伙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

她记得那天他也在她的家里。

“曲耀阳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资格问这样的话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口口声声说臣羽是你最亲最疼的弟弟!”

曲母越说越激动,看到身侧户外桌上漂亮的英国骨瓷茶具和道道精致漂亮的点心,一个侧身,全部推到地上,“吃吃吃!你还有脸吃!我儿子每天辛辛苦苦在外面赚钱那么辛苦,养着你这米虫也就算了,你不只不让他安心,你还尽丢我们家人的脸!你让我儿子以后在这a市,在他的公司还如何做人!现在人人都知道他娶了一只鸡!”

以前这些东西她全不懂,现在她也看明白了,人家说婆媳相处是门大学问,现在她终于懂了。

赶忙掏出手机就给曲臣羽挂了一通电话过去,“臣羽哥。”

裴淼心听着就笑了起来,“曲先生,你知道我要多少钱吗?你就给我……”

“啊……不要……”她深呼吸着还是跟不上他的节奏,太过生疏的姑娘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反而在漫长的折磨中渐渐适应起来。

曲婉婉还想张嘴再劝什么,手中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皱眉笑看着她,“你把我当你女儿?”

曲臣羽弯腰下来吻了吻她的唇,“真的不用,陪着我转了一天,你应该也饿了累了,你先下楼吃些东西,我很快冲个澡就下来,你别全吃完了,给我留点就成。”

“其实认不认可也没有什么关系。”裴淼心的话让他一怔,就见前者娇红着一张脸道:“大叔,刚才我不是有意偷听,可是你妈妈说的话也确实很有道理。虽然我从前并不怎么了解和明白她,可是刚才听她说话的口气,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关心你,并且想要维护你。”

“……你是不是知道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

曲耀阳苦笑,“他们俩这种样子,已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人前再怎么恩爱都好,背后的那些旧疮疤,只要偶尔有人想起,这日子都只能痛苦地过下去。”

陈行的话点到为止,曲耀阳自然也赔笑着过去,“有陈行您这句话我心里自然一万个踏实。只是今天这地儿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地儿,改天,改天我私人设宴邀请,把您还有郭行一块请到家里,正好这段我父亲的棋瘾也犯,时不时就会惦念起郭行的棋艺。”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二嫂!”娇滴滴的一声亲唤,甚至带着些嗔怒的娇羞,“你快帮我说说耀阳吧!他这个人好奇怪,在北京的时候都还不是这样对我,一回到他的地盘就开始欺负我,他要把我扫地出门了,二嫂,救我!”

后头是小女孩欢快的笑声:“我不闪,我就喜欢你。”

“你……后悔当初娶了我?”一瞬间的泪眼迷蒙,她只是觉得今天过得实在是太糟糕了,糟透了,所有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块巨大的石头,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头,把她的心情往谷底里逼。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她红着眼睛回身,哪怕仰起头来,眼泪还是不可遏制地滑过脸颊,他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他也会红眼睛?

“婉婉,你没事吧?”尤嘉轩的声音是同样的焦急。

软软弱弱一声轻唤,一下就惊了门外的人了。

那时候的事裴淼心知道,也还记得。就像当年自己为了逃开曲耀阳而远赴他乡,易琛也曾义无反顾抛下a市的所有,与她同行。

“对了,我听上个月从香港出差回来的同事说,好像看见裴总监和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叫你‘麻麻’来着,我这没看见你戴戒指,所以不知道,裴总监你……结婚了啊?”

裴淼心苦口婆心教育了半天,可小家伙小脖子一仰,说:“是奶奶给我喝的,她说咱们家又不是喝不起,奶奶给我喝的。”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可是这次从渔村回来,方觉得她的不易。

曲耀阳没提自己刚才在家中又喝了杯伏特加的事情,伸手去接酒杯,“不碍事,待会我找代驾就行了。”

她说:“我有什么不会明白?我只知道你爱淼心姐,爱的话,当时怎么忍心放开!”

曲耀阳抬手拂过夏芷柔颊畔的碎发,眼神里全都是如水的温柔,“那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芷柔?你的额头上好多汗,怀孕让你身体不适了?”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扯了几下鞭子都抽不出来,情急之下四处回身去找打人的东西,可是荒荒草地上哪里有什么能让她抓了继续打人的东西?她一回身,瞅准身旁那匹马的马鞍,扑上去便用力抓扯。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厉冥皓看着就开始冷笑,说:“你现在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天不怕地不怕,随便撩了马鞭就开始打人的曲四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现在搁这装什么啊!”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就是低血糖再加上心情郁结以致的一些不良身体反应,多休息,多喝水,不要动不动就生气,这个时候的孕妇最需要的就是家人在旁的关心与支持,还有,让她多休息。”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没有道别没有问候,他兀自拉开庭园外的栅栏门,他的车就停在外面,出了去,车灯一亮,便安静消失在这夜色里。

她的短信没有回过来,大抵是真以为他的凌晨会有会议,所以早早就睡美容觉去了。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她的心狠狠一痛,还是要怪自己的不争气。低头抬手揩了下眼角,抬头的时候却对他笑得起劲,“你放心,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紧张成了什么样子!我会结婚,我一定会结!而且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只爱我的男人,我再也不要别人施舍的东西!”

端午节的清晨,洋洋洒洒的光线透过客厅半掩着的窗帘映射进来时,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早就被摆在角几上的电话吵醒。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曲耀阳站在原地咬紧了牙关,到底还是没忍住,过去拖了他就往屋子外面甩。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

“我到并非想要再找人帮他,我这个弟弟,从小比我跟臣羽都要幸运,含着金汤勺出世,闯了祸也有人为他善后,又有我爸妈无条件地那样宠着,确实是给他养成了一些不好的毛病。”

她看着他笑了一会儿,“这话要是换成以前,你绝对不会说的。从来只要是你弟弟跟你要钱,你都是有多少就给多少,让他失去了自己挣钱给自己花的那份独立和坚持,所以他今天变成这样,也有你的一部分责任。”

“是么,我从前是那个样子的?”

夏芷柔从医院做完产检出来,已经模糊看得清楚一些东西的曲耀阳就站在医院外的草坪上抽烟。

洛佳也是隐约知道一些他同吴曦媛之前的旧事,于是更觉得这人轻浮,只道:“别跟着我们了,我们就快到超市了。”

她说完了话他就轻笑起来,都是游戏人间的男女,谁又会真的想谁了?

扬手抓过一只肉串,当着曲臣羽的面张嘴咬了一口,皱眉,“真咸。”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她嘻嘻笑着往他身上靠去,“那这是一坨一坨的么,但我还是很喜欢,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喜欢,你送什么给我我都喜欢。”

小姑娘的闯入,让本来热情拥吻着的两个人之间尴尬得不行。

甚至是,他触在她肩上的大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牵一发则动全身。

她知道一向最沉得住气的大哥其实一早便在隐忍。

她只会在私底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唤出“大叔”这个称呼。

曲耀阳怔愣着站在当场,搁了好一会儿后才道:“我跟她是多年的老同学。”

他知道敏感如母亲,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

病床上的聂皖瑜听到这样的话,好似哭得更惨了,歪头奔进聂母的怀里。

裴淼心点头,“所以我自问没有曲耀阳的那种能力,也没有他的狠劲,光凭我一个小女人的能力能同时对抗得了这么多人。”

那么他拥有那只珠光蓝的钢笔,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笔是人送的,而且送笔的这个人,应该非富则贵,且知道投其所好,送别人心头所好的东西。

从新区开车回曲家大宅的高速公路上,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眼神却随着后视镜窥望着后座里紧紧缩躲在曲婉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她先前对于他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想起先前跟裴淼心分开时的情形,压抑了这么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他是从没想过也完全不敢去想在他这一生有限的生命里头还有机会与她再见。

她双手在他腰间上上下下,恨恨顺着他腰线向下滑进他口袋时,下巴猛的被人一捏向上,唇瓣突的就被人狠狠吻了下来。

芽芽小朋友此刻正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里,手中一只ipad,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抬眸看着前座里的两人。

曲耀阳发动引擎,将车开了出去,“苏晓的事情我问过庄律师了,这次夏芷柔肇事伤人案的主谋和车辆都是由她提供,他们那边就算拼尽全力去上诉,这次她也不可能完全脱罪,一院依然会维持二院审判,她暂时还出不来。”

已经春末的a市,淅淅沥沥地小雨过后便要开始升温,整个城市因为临海的关系,始终浸润在一种粘腻的空气里。

接过餐厅经理递来的电子菜单,裴淼心着意重新点菜。

“麻麻!”小家伙芽芽突然从卡通熊的背后跳了出来,适时制止了正准备将他们拦下来的服务员。

裴淼心抿唇笑笑。

姑娘们哈哈乱笑得前仰后翻,一个个地起哄:“亮啊!亮!你们现在就亮,姐姐们吃的盐比你们吃的饭还多,还怕你那小茶壶啊?亮!”

他发现今天新娘模样的她美得跟团火似的在烧,烧得他神经痛,全身痛,大脑也痛,心尖一颤一颤的,整颗心都乱了。

“结婚?结什么婚?”曲母气得浑身发抖,“她已经是我们曲家的儿媳妇了,你是她的大伯啊!这时候如果说你们要结婚,外面的人会怎么看我们?怎么看我们家?耀阳啊,就当是妈妈求求你了好吗,妈妈求求你了!”

她说:“大叔……”

“从前我一直都很敬重你,因为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你是我永远追不上的脚步,所以我又羡慕你又嫉妒你。”

夏芷柔几句话便弄得裴淼心心跳有些失衡。

她皱眉站在那里,夏母过去扯了一下她的手臂,“干什么摆一张苦瓜脸站在这里?我可跟你说啊!不管你跟耀阳有没有办那手续,这商厦里头但凡是个人我可都跟他们说你就是曲家的大少奶奶,你就算心里头再不高兴,也得给我把这场面撑起来,听见没有?!”

夏芷柔的脸色白了白,也不知道夏之韵的那句话刺伤了她,她站起身就走,“妈,我走了,我不想再在这里待,我人不舒服,我先回家了!”

老人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的眼睛。

驾驶座的车门被人打开,穿着休闲短袖t恤的曲耀阳正好从车门里面迈步出来,一把将欢快得又蹦又跳的小家伙从地上抱了起来。

“去幼儿园!”小家伙拍着小手,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

曲耀阳扣好安全带后,面无表情地重新坐正身子,发动引擎开出去以前又问了她一句:“到哪里去?”

她突然想起这几日听桂姐说,曲耀阳已经没有住在曲市长的那个大宅子里,而是重新搬出来,有时候住在他外面的公寓里,有时候则宿在爷爷的老宅里。

“臣羽在国内通过我原先收养他的孤儿院帮他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前段我已经让人到伦敦去接他回来了,原来当年他父母丢弃他的原因是因为两个都是小年轻,瞒着父母没有结婚就在一起,等到孩子生出来发现养不起的时候,才只好将他丢弃在了路边。”

这些日子她是知道他的眼睛经过几次手术以后又见光明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6909条评论
  • 最新评论